作者:Jez Lee,新加坡

翻譯:Abby,中國

有聲播讀:Jovial,中國

 

在女兒Val兩歲的時候,我和她的父親離婚了。因為我覺得自己無法在兼顧工作的同時很好地照顧Val,而且也不希望女兒離開熟悉的生活環境,經過我的同意後,她父親得到了她的撫養權。而Val的父親最終娶了那個導致我們離婚的第三者。

儘管Val 4歲的時候已經在上托兒班,但她仍然不會讀寫。她父親因此同意讓我在周間的晚上去他們那教她讀寫。每天晚上,我都會過去,吃過他們家幫傭準備的晚餐,就陪伴Val。我們能這麼安排,是因為那時我已經原諒了Val的父親和他的妻子,再說他們大部分時間也都不在家。我很感恩能夠和Val一起。我也從一開始就跟她解釋一切都沒事,唯一的區別就是我和她不住在同一個房子裡了。從Val幼兒園一直到中學,每天晚上,我都會看著她睡著後再離開。Val十歲時,她父親接了一份國外的工作,每三個月才回家一次。那時我才知道,Val的繼母常常在賭博輸錢後,會對她進行言語和精神虐待。

後來,Val去了一所女子學校。在她初中二年級的某一天,當時正在上班的我接到了Val家裡幫傭的電話。她告訴我有一個穿著男性化的女孩,每天放學都來找Val,她們看起來很親密。於是,在當天晚上我見到Val時,我就告訴她不要再見這個女孩了,因為那不合常規,兩個女孩子是不可以約會的。然而她們卻一直保持著「關係」,直到有一天她們大吵一架。那個女孩在爭吵中變得暴力,摔壞了Val的房門,最後我們不得不報警處理。之後我和Val好好聊了一下,我以為這件事結束就結束了,她的同性戀情也會從此了結。

這事以後,一切看起來都恢復了正常。我仍然是那個給予支持的家長,從家長會、音樂會到年度學校開放日和年度運動會,我參與了Val的每一次學校活動。在全國GCE 『O』水平考試中,Val的成績有了明顯的提高。後來,她去了理工學院,甚至開始和男生約會。

2004年,Val和男友去了澳大利亞留學。他們計劃畢業後就結婚並留在澳大利亞生活。

2005年時我再婚了,Val每年兩次大學假期回來都會和我住在一起。她的男友也經常來我們這玩。所以我完全沒有想過她會仍然喜歡同性。後來,她告訴我,她之所以選擇和男生約會只是為了掩蓋她的真實性取向並讓我高興。

那時,她父親和繼母的婚姻走到了盡頭,很快就離婚了。然而繼母對Val在言語和精神上的虐待,父親的缺席,我和她父親的離婚肯定都深深傷害了她。

讓我難過的是,Val選擇和男友分手了,畢業後她便回到了新加坡。同時,我也發現她和一個女孩有著不尋常的關係。

2009年,她對我坦白了她的同性戀問題。當時的我豈止是崩潰,我感到整個世界都垮掉了。我覺得自己被背叛、被欺騙,心痛的要命。我一邊斥責她一邊勸誘她,告訴她這麼做是不對的。我自己也垮了,常常為著她是同性戀而流淚和責備自己。我覺得她給家庭抹了黑,甚至想過要和她斷絕關係。我打電話給Val的父親,告訴他關於Val性取向的事情,可令我驚訝的是,他居然可以接受!我不停地告訴自己,這不是真的,這只是一個噩夢,我會從中醒來,然後一切都會好起來。Val意識到了我有多難過,於是給了我一張講述同性吸引的DVD,希望我看過之後能夠理解她正在經歷的一切。可我沒有勇氣看,而是給了我的丈夫去看。從知道Val的事情以來他對Val一直都很支持,並鼓勵我接受Val本來的樣子,而不是最終永遠失去她。

為了保持理智,我接受了丈夫的建議,接受了Val和她女朋友。我也決定告訴我的兄弟姐妹和他們的家人Val的同性戀情。令我驚訝的是,他們也接受了Val和她的新女友。事實上,我也慢慢喜歡上了這個討人喜歡,很有禮貌的女孩。

儘管我接受了Val的性取向,但我很清楚同性戀違背了上帝的旨意。也是在那個時候,我才迴轉歸向了這位我背棄多年的慈愛天父。我跪下來,求上帝原諒我,我迫切地禱告,祈求祂用奇妙的方式阻止Val的同性情結。

然而我的禱告並沒有得到應允,因為Val和之前那個女生分手後,又交了另外一個女朋友。而且她們加入了一個LGBTQ社群。我對此非常不高興,因為這個新女友不光很霸道,還很沒禮貌。

可我沒有放棄希望。我不停地禱告,相信上帝會在Val的生命裡創造奇蹟。2014年7月Val因為椎間盤突出住院。住院期間,她的同事Evans來探望她。我和Evans交談一番後,對他印象很深刻,因為他散發出自信,不同於我見過的Val的其他朋友。

Val在出院後的第二天組織了一場音樂聚會,我再次見到了Evans。他不僅有魅力,還是一位才華橫溢的音樂家。我告訴Val說,我知道她不會和男生約會,但是如果能再次見到Evans,我會很高興,因為我很喜歡他。接下來的一周中,我又見到了他一次,我告訴Val如果她感興趣的話,Evans會是一個很棒的男朋友。

幾天後,我回到了加拿大,之後在那裡住了好幾年。很自然地,我開始擔心Val和她的幸福,因為她一個人和那個霸道女友在新加坡。但不久之後,Val告訴我她正在和Evans約會。我給她的第一反應是「哇,太好了!」,但內心深處,我想她可能又在取悅我。基於兩個原因,我沒有再追著她問任何關於新男友的事。首先,如果消息是假的,我不想再次失望;第二,如果消息是真的,那便是我的禱告蒙了垂聽。

後來,Val告訴我她如何鼓勵Evans重新回到教會——自從8年前遭遇了一場事故後他就再也沒有去過教會了。Val則是從十幾歲開始,就遠離了上帝並再也沒有去過教會。當Val多年後再一次返回教會時,她聽到了嘉賓講員Raphael Zhang關於同性吸引的講述。她告訴我上帝終於回答了她對於同性戀的疑惑。她感到上帝是理解她的,並不是上帝把她變成這個樣子,祂從來沒有要她遠離,而是叫她回到祂身邊。Val知道是上帝在通過Raphael同她說話,於是她決定順服上帝的話語,並從那時候起開始定期參加聚會。一天,我接到她的電話,她告訴我她和Evans正在參加婚姻預備課程,因為他們準備要結婚了。

感謝讚美主!

2016年,Val和 Evans結婚了。上帝也非常祝福他們,在2017年11月他們的第一個兒子出生了。如今,Val仍然在和同性吸引的問題鬥爭,但是她依從聖經的誡命在操練順服並持續尋求祂。靠著全能主的憐憫和愛,Val和Evans被拯救,走在與主耶穌基督同行的道路上。我也感謝讚美我們的上帝,因祂在祂完美的時間裡回應了我的禱告。

 

原文出自出版書籍《Good News for Bruised Reeds – Walking with Same-Sex Attracted Friends

 

*本文由雅米事工編輯後發表,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成長的身量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