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Nelle Lim,新加坡

翻譯:奇奇,中國

 

親愛的Joshua和Marty,

我看到了你們幾周之內先後發出的文字,我只能想像究竟發生了什麼才讓你們發出這樣的聲明。我知道,你們告訴公眾的只是你們複雜而痛苦的故事裡冰山一角而已。因為沒有誰會因著一個突然的念頭就離開自己的信仰。

我並非站在制高點,只是想對你們說我能理解你們所面對的這個轉折點。我當然不像你們兩人那樣出名,但在我所在的教會裡,我也有一定的地位。更重要的是,我有和你們一樣的經歷。我曾經也覺得自己真的與上帝建立了關係,然而生活中發生了變故,有一天我決定不再相信祂了。

之後我對很多基督徒的反應很失望。有些人表示他們無法相信「像我這樣的人」會「放棄信仰」(我真的不太能理解他們這樣說如何能幫助我回歸信仰)。另一些人確實試圖接受現實。但是,因著他們迫切地想修復我,在聽我講話時他們似乎只想要指出我的邏輯錯誤。好在我不需要發出任何關於離開信仰的公開聲明,所以我可以不用看到網路上那些肆意發布的惡意回復(我非常抱歉你們不得不面對這一切)。

問題是,這些回應並沒有帶給我任何建設性的意見,他們說的這些我都已經自己試過了。被告知我應該如何想如何做不足以讓我重拾信仰。

你們也有過這種感覺嗎?雖然知道應該怎麼想和怎麼感覺,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你卻越來越意識到自己無法做到。我有這種感受已經好幾年了,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彌合我現有的狀態和我應該有的狀態之間不斷擴大的鴻溝。

「回家吧!」大家都在喊著。「你知道家在哪裡!」沒錯,回家很好。但是,如果沒有先找到自己此時所處的確切位置,誰又能給我提供回到正確位置的有用指示呢?

也許那才是我所需要的,我需要先做好準備面對我自己的痛苦。我需要有人能夠看到我正在痛苦之中,然後耐心地和我一起找到痛苦的起因。我為什麼會痛苦?在我心中有哪些深深的吶喊和需要是我的基督徒生活方式沒有辦法滿足的?雖然我是個多年的老信徒了,但是否有某個真理是我沒有領會到的呢?

也許是因為沒有人教我們如何與痛苦對話。因此,當我們面對痛苦時,總是會感到恐慌和不知所措。然後我們就用我們熟悉的方式來面對:陳詞濫調,尋找解決方案,實話實說(哦,我們真的太擅長這個了)。

但是,理性的說辭並不適合用在一顆受傷的心上。這不能夠讓人感到自己的痛苦得到了理解。

當然,我並不是說自己當時立即就能解決這個問題。而且很有可能,你們兩個也不會。但也許,給我們空間去懷疑,正是我們在痛苦中所需要的。

也許如果當時有人能告訴我該如何面對掙扎並在我的信仰開始動搖時問我一些更值得思考的問題,我就不會走向反方向去其他地方尋求安慰了。也許我會多花些時間來搞清楚這一切。

因為也許我們想要離開的「上帝」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上帝,只是看起來和聽起來很像祂。我並非是相信了關於上帝的錯誤信息——我相信祂是一切基督徒信條的基本準則。只是我對祂的了解不夠完全。我錯失了一個關鍵細節,一個能夠讓我扛過暴風雨的關鍵真理(馬太福音7章24-27節):我不相信上帝比我更了解我自己(詩篇139篇1- 4節)。這就使得我在艱難時刻很難相信祂,因為我並不確定祂知道我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我們錯失的關鍵部分可能並不一樣,但它們帶來的結果很相似。在剛開始跑時缺了一個零件看起來並無大礙。但是如果我們跑了足夠長的時間,就會發現自己嚴重跟不上。我們會走得非常艱難,背負著沉重的壓力,卻也沒有任何果效。要為跟隨一個不是真正上帝的「上帝」付上代價,真是想像不到的痛苦,即使他身上寫著「耶穌」的名字。

我剛開始放棄信仰時真覺得自己完全自由了。我終於可以根據我的感覺來生活了。這三年來,我確實找到了一個更好的居所。但是在這個過程中的某個時刻,曾經告訴我自己之前的基督徒生活有問題的直覺再次讓我意識到我的新生活模式也有些不對勁。

痛苦再一次襲來。但這一次,有人真正聆聽了我的困境。在聽了我的說法後,她幫助我看到了對於上帝我錯信了的關鍵部分。只有找回這部分才能讓一切回復和諧,並帶給我盼望,最終給我平安。我真希望她在我放棄信仰之前幫助我。但也許我需要先自己走到盡頭,才能真正願意尋求幫助。

Joshua和Marty,我最最希望的是能有人在你們生命的這個轉折點為你們創造一個安全的空間。

我盼望他們能夠耐心地陪伴你們,和你們一起哀悼你們所失去的並看到你們真正的痛苦。我盼望他們能夠用話語安慰你們,同時又能清晰地指出問題的關鍵,這樣你們就能夠走出痛苦,走進新的生命。我力挺你們。

最真摯的Nelle

 

 

此文章譯自雅米英文網站

*原文與譯稿均由雅米事工編輯後發表,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山上的城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