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Ruth,新加坡

翻譯:蔣冠華,中國

有聲播讀:Carol,中國

 

我一生都在跟抑鬱症作鬥爭,但是最近,我到了奔潰的邊緣。我對上帝很生氣,質問祂為什麼不醫治我的抑鬱症。

我開始有意犯罪來得罪上帝,因祂使我獨自一人承受抑鬱症的重擔。我和網上認識的男人約會,還花很多時間和他們相處,而不是和教會裡的弟兄姐妹、朋友、家人們在一起。我也開始沉迷於喝酒,這成功地將我的注意力從思考上帝和我自身行為上分散。我常常喝到心滿意足,讓自己充滿麻木和「幸福」感。

我尋求著暫時的解脫,和任何可以麻痹我內心揮之不去的痛苦的事物。但是不管我如何努力,每天清晨醒來時,痛苦仍然還在,我的內心仍然空虛。

在這過程中,儘管我的心很冷漠,可我仍然會去教會,我也繼續與一些基督徒朋友聚會。現在回想起來,這一切都是祂在計劃中一點一點地向我清晰地顯明祂自己。

 

上帝對我的不懈追求

這一段時間,我的基督徒朋友們針對我的行為的反應,對我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他們沒有擺出一副「比你更聖潔」的樣子,要求我停止犯罪,而是陪伴著我,向我展現上帝的愛和恩典。他們給我時間去思考,也給我空間去與上帝摔跤。

一位朋友每天都專門為我禱告。每一天,她都給我發簡訊,詢問我的進展和感覺。她也花時間來了解我,無論什麼時候,只要我需要,她總是會出現在我身邊。最重要的是,她禱告並將結果交給上帝。直到今日,她依然在為我禱告。

即使在我叛逆上帝的時期,我也知道我那些朋友們對我付出的愛、忠誠、無盡的忍耐都是源自於上帝。

我能感受到祂在呼喚我,即使我試圖和祂以及周圍的人保持距離。

最終,我不能再否認祂的同在,也不能再無視祂對我的追尋。我明白了我所追求的生活是沒有意義的。它永遠不可能給我帶來我所渴望的自由。除了祂,沒有什麼能給我帶來自由和快樂。於是我下定決心,即使我仍然在與抑鬱和其他罪作鬥爭,即使我可能還會一次又一次地使祂失望,我都要抓住上帝,因為祂永遠不會拋棄我,而且祂配得我的信靠。

回到基督里的困難

然而,即便我下定決心重回到祂的身邊,我還是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才鼓起勇氣再次呼求耶穌的名。

轉折點發生在我聽到一篇關於浪子回頭的講道時(路加福音15章11-32節)。這篇信息讓我思考:我是否因著認為祂不可能再張開雙臂接受我而害怕再回到祂身邊?

我猜想上帝比我的朋友、家人或任何我能隱瞞罪過的人更了解我對祂所犯的罪。那祂怎麼會真的想要我回來呢?

當我想到我犯的罪有多深、多重時,我感到非常痛苦,在神聖的上帝面前我甚至都難以抬起頭來。但是路加福音中的這個故事提醒了我上帝願意接納我。我現在慢慢地開始明白,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犧牲足以代替我的罪,我不再懷疑上帝的寬恕和耶穌在十字架上為我所做的犧牲。

我的經歷對現在的我意味著什麼

今天,我知道沒有任何事物——甚至是抑鬱症,能讓我與上帝的愛和寬恕隔絕(羅馬書8章38-39節)。回到上帝身邊給我帶來的平安和充滿盼望的感覺是酒精和男人都無法提供的。

雖然有時我覺得自己仍處在黑暗的井底,但我緊緊抓住上帝的應許。正如祂對約書亞所說的:「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哪裡去,耶和華你的上帝必與你同在(約書亞記1章9節)。」我知道即使我身處井底,上帝都與我同在。

祂使我出黑暗入光明,這光明讓我看到祂就是愛。我也確信,因著基督,我不再是罪的奴僕,乃是義的奴僕(羅馬書6章17-18節)。雖然有時我仍會屈服於肉體的軟弱,但我不會再背離上帝了,相反,我會祈求祂賜給我一顆順服的心,去做祂喜悅的事。

如果你一直在逃避上帝,或像我一樣在掙扎(我有時仍然如此),我祈禱你能找到力量迴轉向你靈魂的創造者和安慰者!如果你感到自己走失了或遠離了上帝,請記住:上帝愛你。祂揀選了你。為了能讓你蒙赦免,祂為你流血為你死,祂的恩典夠你用。請把這段經文,當做上帝對你個人的呼召: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凈我們一切的不義。(約翰一書1章9節)

如果你有一個朋友離開了教會,我向你保證,他(她)需要的是愛、恩典、幫助和時間。你的朋友可能需要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才能恢複信仰。在這期間,請持續地向他們顯明上帝的愛,用信心為他們禱告,並記得一切都會好起來——不是在我們的時間裡,也不是在你朋友的時間裡,而是在上帝完美的時間內。

 

此文章譯自雅米英文網站

*原文與譯稿均由雅米事工編輯後發表,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山上的城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