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Q Jackson,美國

翻譯:Verena Chi,台灣

有聲播讀:Joya,中國

 

我一直都認為在做決定方面自己是個思慮周全的人。我會儘可能考量所有潛在因素和可能發生的結果,而且我會花很長的時間考慮(我似乎覺得思考時間越長,就會做出越好的決定)。基本上我沒有不考慮就做決定的時候,但即使我這麼努力,卻發現自己依然沒有多好的決策能力。我也不確定我們當中有誰是好的決策者。畢竟,沒有誰能夠預測每個決定帶來的影響。我們無法預料未來會發生什麼事,也無法替不確定的事做萬全準備。

我在大學三年級時就面對了這樣的狀況,當時的我一直苦苦掙扎於一個難以抉擇的決定。我對比較政治學的追求和研究,促使我有機會向華盛頓特區的州代表辦公室申請一個暑期實習的機會。在寄出申請資料、提交專文和面試後,終於我在學期快結束的幾個月前收到審核通過的通知。州代表辦公室不但給予了我暑期實習的機會,更棒的是,他們還獎勵了我一份不容易得到的獎學金。

所有的事情來得又快又急,真的很難以置信我能夠擁有這麼一個能給自己加分又有榮耀的好機會。但與此同時,對這次實習我心中充滿了揮之不去的不安和不確定感。為了應對我的恐懼,我決定在做出任何承諾前,轉向上帝認真地禱告。

在禱告後,我發現其實自己希望這個暑假能夠留在本地,找一個離學校近的工作,而不是跑去700英里以外的華盛頓。但這個結論對我來說毫無道理。於是我列出所有利弊,最終分析的結果全是偏向去華盛頓當實習生。這根本就是此生難得的機會,我可以因此獲得研究領域內的豐碩經驗,還可以藉此機會在國家政治中心傳遞主耶穌的愛與福音。我甚至考慮在完成學位後搬到華盛頓去,讓自己可以更有效地運用自己積攢的人脈關係。這沒準可以幫助我在畢業後找到工作!

不過,我越是禱告,越覺得自己應該留在本地。漸漸地,對於要去華盛頓實習,我感到越來越不平安。在不停禱告及跟自己內心交戰數周后,我終於知道且確定該怎麼做。我通知了州代表辦公室和獎學金委員會,告知對方我無法過去實習。

說真的,我鬆了一口氣。不過還是覺得沮喪,因為面對不解的家人和朋友,我的唯一解釋是「我禱告後覺得不平安。」儘管親近的主內肢體完全能夠理解我在禱告之後的順服,但大部分人不能接受這個老套的回答,並對我的決定深表懷疑。

五年過後,我終於理解當年為什麼我要留在當地。我和我的好朋友因此能在那個夏天有了更深的友誼,進而後來走向婚姻。同時我也看見,當我將自己在比較政治學領域的計劃交託給上帝時,祂如何重新為我訂立了新的理想和職業道路。祂賜給我完全不在我預期之內也不可能為之做預備的新工作機會,這份工作完全和政治以及華盛頓無關。

我們不可能每一次都清楚上帝為何帶領我們這麼走。

有時候我們可能要花大半輩子才知道原因,也許是一輩子都無法懂。但是這個難得的經歷讓我可以回頭檢視,並且發自內心的向主說:「啊……我知道禰為何要這麼做了。幸好當初我順從了禰計劃,而不是自己的。」我緊緊抓住這個見證,用它來提醒自己:我們全知全能的上帝不受人類邏輯的限制,祂的作為也超乎我們的理解。

這樣的時候我會明白不能夠過度依靠自己和追求這個世界告訴我們的,而是應該把自己的道路交託給主。因為祂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祂的道路也高過我們的道路(參見箴言3章5-6節、以賽亞書55章8-9節)。

我非常感謝主沒有讓我在那個夏天去華盛頓,不然我就會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錯過祂給我預備的美好婚姻與工作。儘管主用一個讓我意想不到甚至有些無法理解的方式引導我,但我知道無論如何祂都是值得我信賴的。

上帝是我們完美的作者(希伯來書12章12節)。這說明祂知曉每一個情節的轉變、每一個我們要面對的挑戰和每個我們會犯的錯誤。我永遠都可以尋求祂的指引,完全依靠祂的智慧來度過我的人生而不是自己或屬世的知識。

 

此文章譯自雅米英文網站

*原文與譯稿均由雅米事工編輯後發表,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黑暗中的旌旗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