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anice Tai,新加坡

翻譯:Cindy Wang,澳大利亞

編者的話:Andrew弟兄在上周六(8月31日)晚上已被主接回天家。

32歲的Andrew估計還能活兩到三個月。

因為無法有效控制癌細胞的擴散,一個月前他最新的放射治療方案也停了。自此,淋巴瘤生長迅速,幾乎擴散到他每一個重要器官,並壓迫著重要的血管。

儘管醫生預計他只剩下一個月左右可以神志清晰的時間,Andrew依然熱情地抽出時間在醫院接受了採訪,然後才出院回家,接受臨終關懷。

他說:「我想鼓勵人們在生命中最黑暗的時刻依然相信上帝。」

晴天霹靂

對自己的病情,Andrew一開始的看法不是這樣的。去年6月份接到診斷結果,對他來說簡直就是晴天霹靂,後來經過好幾個月的掙扎,他的內心才逐漸平復,並最終能接受這個結果。

一天晚上,Andrew因為發高燒去了醫院的急診科,醫生給他做檢查時發現了他身上的腫瘤。X光顯示他胸部上方有個還在生長的腫瘤,進一步的活檢確定了他患有1期惡性非霍奇金淋巴瘤。

然而,醫生們相信他的狀況並不算複雜,甚至告訴他,在他這個階段,90%的患者都能被治癒。

所以Andrew寄希望於這90%的概率和醫學,把接下來幾個月的治療當作給自己「放個假」,也相信自己很快就會康復。

然而他卻屬於那10%。

六周期的R-EPOCH化療對他絲毫沒有幫助。

於是,醫生們決定使用更強的化療——RICE療法。這一次,他們說成功率大約70%到80%。

四個療程後,卻發現Andrew屬於那20%到30%治療失敗的情況。

接下來,他接受了被認為適合99%患者的免疫療法。

然而,由於對該療法出現嚴重的副作用,Andrew被列為1%的不適合這種治療的病人。

「上帝給我的信息再直接不過了,不是嗎?」Andrew笑了笑,眼睛裡閃著光,直言不諱地說。

他補充道:「我曾對醫學抱有信心,但當我的信心落空時,上帝讓我看到,我需要徹底改變自己的眼光,完全依靠祂。」

為什麼?

儘管Andrew從小就篤信上帝,也是教會的樂手和領袖,積极參与服事,但在今年年初面對這場疾病,他和上帝還是摔了一番跤。

為什麼是我?

Andrew不是那種隨意飲食和生活不節制的人。

這位年輕的銀行經理從不抽煙喝酒。而且,他每周五天午餐堅持吃沙拉,下班後還經常去健身房。

為什麼是現在?

他有一肚子的委屈向上帝發泄。「我的夢想只實現了10%,我原以為你會更多地使用我。我在教會裡服事20年,祢要我就這麼離開嗎?這就是祢要世界看到祢愛祢僕人的方式嗎?」

因著對上帝的憤怒和失望,Andrew也開始排斥其他基督徒。

「他們為我禱告,宣告我得醫治,因為他們相信主借著祂的鞭傷,擔當了我的痛苦 (以賽亞書53章5節)。但我不僅沒有痊癒,而且病情不斷惡化,這讓我無法接受。覺得所有的盼望都是虛假的。所以我呵斥他們,把他們拒之門外。」Andrew說。

「在我看來,如果上帝醫治我,就是說世界上還有我未完成的任務;如果我沒有痊癒,就意味著我該回天家了,所以無論怎樣看這都是一個雙贏的局面。」

Andrew的掙扎和絕望也源於癌症帶來的巨大痛苦。

他不得不忍受噁心、虛弱、脫髮帶來的痛苦,劇烈的嘔吐發作時,胃裡的東西甚至會直接噴射到牆上。

猛烈的咳嗽讓他在床上蜷成一團,而每當看到母親在床邊哭泣時,他都會心碎。

2018年12月Andrew和媽媽在濟州島。這也是他最後一次出國旅行。

 

轉折點

然而,當Andrew對上帝的看法轉變時,他的內心獲得了極大的平安和對死亡的接納。

「我一直認為祂對我生命的主權是不容置疑的。他憑己意而為,如果他不施恩,我們就沒有權利要求。我認為祂的主權是公正、至高和強大的。」 Andrew說。

「但後來我明白,祂是透過愛來彰顯祂的主權的。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可能並不是好事,但祂是良善的,祂的主權體現在祂如何領我走過生命中的風暴。」Andrew補充道。

2019年4月,Andrew和家人合照,侄女Naomi也在

以弗所書3章 17-18節幫助Andrew有這樣的看見。經文說:「使基督因你們的信住在你們心裡,叫你們的愛心有根有基,能以和眾聖徒一同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並知道這愛是過於人所能測度的,便叫上帝一切所充滿的充滿了你們。」

對上帝的愛和主權的信任,驅散了他曾經對死亡的恐懼。

Andrew在St. Matthew’s教會聚會,他說:「我現在絲毫不怕死。當我最後一次閉上眼睛時,我會和祂在一起,這比乘飛機時相信自己能安全到達目的地還要可信」。

「這是我緊抓不放的真理。如果不是這樣,或者如果上帝或耶穌不存在,我會自殺,因為那樣的話我活著沒有任何盼望,生命也沒有意義。」

他也非常感恩自己有一個教會大家庭。在他生病期間,教會的家人們為他禁食禱告並和他一起哀哭。很多家人還自發給他送吃的,或載他往返於家和醫院之間。

Andrew和他的人聲合唱團,在一次進社區活動合唱期間

老我死去

Andrew出生在一個基督教家庭,並在教會長大,但他真正接受耶穌為自己的救主是在他16歲那年。

有一天,他在參加一個青少年基督徒的主日崇拜時,《祢為我而來》這首歌的歌詞深深地打動了他:

沒什麼你可做 能使祂更愛你
無一你做過的 能讓祂門關閉

這些歌詞觸動了Andrew的心,因為他之前努力做好事或在教堂事,想以此為自己贖罪。

這首歌的歌詞讓Andrew得釋放,讓他明白上帝對他的愛是不需要他做什麼來贏得的。這也給他帶來盼望,因為儘管他有過犯,上帝卻不會將他拒之門外。

不過之後他的人生也不是一帆風順。

雖然他的專業是傳播和傳媒學,但畢業後,他進入了銀行業,因為那裡的收入更高。

儘管對數字不感興趣,但他把錢看得比成就感更重要,因為他喜歡旅行,體驗不同的文化和美食,也想資助教會的傳教工作。

因此,為了事業上的提升,Andrew常常每天工作12小時。在生病前他坐上了私人銀行經理的位子。

但他在16歲時學到的東西從未完全離開他。Andrew說,當他堅信上帝完全接納並愛他的時候,他的內心也會感到平安。這樣的平安也在幫助他面對這場更大的信仰之戰——那就是面對死亡。

Andrew和朋友們在泰國Banchang幫助建造一個兒童收容所

 

信而得福

Andrew說,除了有平安和知道死後會與主耶穌相會之外,他的信仰也能減輕他目前的痛苦。

Andrew說: 「我晚上會因為疼痛向上帝呼求,我發現當我定睛於上帝時,疼痛就會減輕,之後也能睡得很沉。」」

Andrew的信仰也使他能夠從疾病中看到祝福,比如可以知道自己離世的時間,並且能不受痛苦地離開。

「因此我可以為死亡做準備,說我需要說的話,做我需要做的事」。

「止痛藥和姑息治療能讓我舒適地、帶著微笑離開。」Andrew說。

最近,他可以敞開和父母談論一些話題,比如他走了之後父母要做什麼以及他們將如何使用他的房間等。

Andrew說:「能夠進行這樣的對話是一種祝福,對於父母來說也有個了結。」他正在準備一個「告別盒」,裡面裝上他給親人和朋友們的告別詞。

「我不贊成舉行悲傷的葬禮。我希望我的葬禮是開心的,也想趁我還在的時候,多花時間和我生命中重要的人多聚聚,感謝和肯定他們,並一起享受美食」。Andrew說。他素來喜歡烹飪,並曾為教會募款做過各種小吃,如椰子醬、辣椒醬、月餅等。

如今,他不再多去想死亡,而是專註一些當下想做的事,比如喝骨頭湯等。

他還有一個未圓之夢是和他的兩個好朋友一起為民工或有需要的人設立一個施粥所。

他談到:「如果我能再活一次,我想我唯一要做出的改變就是去從事社會服務工作,因為那樣我就可以更多地改善他人的生活。不過話說回來,我也不太清楚。畢竟是過去每個時光塑造了今天的我」。

最後的願望

現在,他最大的願望是重新聯絡以前認識的人,比如失聯的中小學朋友。

當被問到為什麼要把寶貴的時間花在和他並不親近的人身上時,Andrew說,他想要讓他們認識和擁有從基督而來的平安。

「無論他們是忙於工作還是在面對自己的各種問題,我都想與他們分享這種平安。這樣,當他們走到生命的盡頭時,就可以擁有這份金錢、辛勞、人際關係、健康或財富都無法換來的平安。」Andrew說。

「在我走後,我不想他們把我當作一個已故的人,而是一個在天堂迎接他們,渴望與他們再次相見的人。」

8月16日Andrew在他的Facebook上面發了這段文字:

我最親愛的朋友、家人和所有有幸相識的你們:

上帝賜予了我美好的32年。我很感恩能夠認識你們每一個人。有你們在我的生命中,我甚至無法用言語來表達我的感激和幸福感。

我的人生之旅很短,大概只剩兩個月,我就要向下一個目的地出發了。

癌細胞已擴撒到我身體中所有的主要器官,我的身體每況愈下。經過一年痛苦、漫長的抗癌鬥爭,我已經精疲力盡,醫生也無能為力了。

雖然我的戰袍已殘破不堪,但我內心依然平安。如同早晨太陽必然會升起,我人生的目的地也在翹首等待我。

發這段文字是讓我愛的你們知道,我非常感謝你們。我禱告,即便我要去往人生的下一站,你的記憶中,仍然會留下我與你共度的時光,因我所行的善事記念我,也懇請你饒恕我曾對你的虧負。

記念我曾經和你並肩作戰,如果我曾傷害了你,也求你原諒我。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32年很短,但在永恆的海洋中,一百歲也只是塵埃一粒。

死亡只是通往永恆家園的一扇門。那裡將不再有痛苦、磨難、淚水,而是永永遠遠都是平安。我的主會在天堂張開雙臂迎接我,我也希望能和你們每一個人(在你們走到人生終了時)再次相聚。我將以最燦爛的笑容迎接你們,聆聽你們生命中精彩的故事。

去體驗我無法體驗的人生吧。願你每一天都充滿喜樂、平安和超越死亡的永恆的盼望。

我祝福正在閱讀這段文字的每個人,願主賜你平安、任何事都無法奪走的喜樂、健康、愛、興盛的生命、並滿有力量和恩慈良善。願你們可以面帶微笑地度過每一天,知道天上至少有個人在看著你。

衷心感謝你們讓我度過了一個男孩所能擁有的最好人生。

 

Andrew

 

*Andrew弟兄在上周六(8月31日)晚上已被主接回天家。

 

此文章譯自雅米英文網站

*原文與譯稿均由雅米事工編輯後發表,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黑暗中的旌旗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