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Lee Yune Yee,馬來西亞
翻譯:Tutu,中國
有聲播讀:Lillian,中國

 

我們在生活中的各個方面都能體會到上帝的恩典——祂在十字架上的救贖之工,祂使病人得醫治,祂保護我們出入的平安……但有時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失敗者,根本不值得祂給我恩典。然而,上帝並沒有記下我的失敗,回頭找我算賬。相反,正如陸可鐸(Max Lucado)在他的書中所說的,乾渴的心靈應該就近上帝,更深地領會祂的恩典。

我們小組中有個人曾說過,深入領會和體驗上帝的恩典就像深海潛水訓練一樣。當專業潛水員接受訓練時,他們會嘗試一次比一次潛得更深更久。所以漸漸的,潛水員就培養出了能夠探知更多海洋中未知部分所需的技能和耐力。

將這個比喻運用到我的生活中,如果我只知道接受上帝的恩典而不能給出恩典,我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深入了解恩典的力量的。關係本質上是雙向的。聖經清楚地記載:「因為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托誰,就向誰多要」(路加福音12章48節)。我們常常會認為這節經文是在說給出我們的金錢、時間、才能和行動,但我認為也包括把上帝的恩典傳遞給別人。

「你們聽見有話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馬太福音5章38-39節)

幾年前當我開始在一家食品飲料公司上班時,我對這份工作一無所知,但我的主管非常樂於幫助我。有一天,主管的上級老闆分派我去管理一個項目。因著我初入職場的天真,我以為我只需向最高層老闆彙報工作,而無需再向我的上屬主管彙報。

我的主管因為我沒有事先和她溝通而越級彙報的事非常惱火,之後她就開始給我分配一些無關緊要的任務,還告訴別人我能力不行,甚至不願意再跟我說話。雖然她否認因為我越級彙報的事被冒犯,但我還是因此給她賠禮道歉了。然而有一天晚上,她當著一屋子工作人員和實習生的面,大聲譴責我犯的錯誤。接下來便是老闆將我從我們的消息組中移除。意思很明確:讓我離開。

我當時真的非常想要立刻消失再不出現。但我知道這樣不對,所以我堅持在原崗位工作了一個星期才去當面跟老闆請辭。

那個星期,上帝的恩典與我同在。祂給了我回公司上班並把最後的工作做好的力量。

祂提醒我,我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挽救如今的局面。當我宣布離職時,我真的感受到上帝的恩典包圍著我整個人。我能夠平靜地講話,冷靜地感謝老闆給我提供這次工作機會。我感謝了每一位同事,包括我的主管,儘管她對我態度冷淡,愛搭不理。是上帝的恩典帶我度過了那一周。

最近,我又要從另一個崗位離職,但這次必須提前三個月做出離職申請。這三個月我一直做得不錯,直到我犯了幾個小錯誤。這些失誤在我提出離職申請前並不算問題,但根據不成文的公司文化,已經作出離職申請的我卻不可以犯這樣的錯。

我的主管想藉此機會讓我早點離開,也許是因為他已經找到了接替我的人。他用激烈犀利的言辭把我逼到沒有退路的角落,並且給了我兩個選擇:要麼當天離開(差不多提前七周離職),要麼離開他的部門去樓上工作。他希望我因為尷尬而主動走人,但我卻選擇了去樓上工作,向總經理報告說明,並在餘下的時間都留在樓上的工作崗位。

事實再一次證明,上帝的恩典夠我用。雖然我擔心過同事們會為了自我保全而冷落我,但他們沒有這樣做。只是我之前的主管在我們碰面的時候把我當成空氣。但我請求聖靈保守我不要去埋怨他。

因著我的工作就是要時常幫別人收拾爛攤子,所以會常常聽同事吐槽。但我請求聖靈幫助我,讓我在同事們抱怨的時候不說閑話。

相反,我理解他們情緒上的失落,並幫助他們想出解決方法。

過去幾周,我經歷到了上帝在各個方面的恩典。當我努力幫助公司完成了一個項目,卻在慶功時刻被遺忘時,是上帝的恩典提醒我,我不是為人的榮耀而工作。而是無論做什麼,都是為了榮耀上帝(哥林多前書10章31節)。因此,雖然我感覺自己已經被降級為實習生級別,我仍然決心盡自己最大努力完成工作。

在新職位上班的我能準時下班,黃昏可以經常漫步在綠茵旁,可以花更多的時間和上帝親近而不是忙著打工作電話。在我離職的最後一天,我感謝了包括我的上級在內的所有人,最後和大家平靜道別。

當上帝慷慨地滿足我們的需要和渴望時,我們很容易說「哈利路亞」,但是當我們處於困境或面對一些難纏的人時,卻很難向上帝表示感恩。然而,當我們將恩典傳遞給他人時,祂的恩典就會帶領我們度過這個困難階段。我們有兩個選擇——要麼選擇承受傷害負重前行,要麼選擇將我們高傲的自尊心放下,借著恩典的力量讓自己走進自由。

 

此文章譯自雅米英文網站

*原文與譯稿均由雅米事工編輯後發表,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心青年的角落!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黑暗中的旌旗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