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Nelle Lim,新加坡

翻譯:Nancy,中國

有聲播讀:Joya,中國

 

這不僅僅是她的手怎樣悄悄地伸到我身上,或者是知道這還會再次發生所帶來的恐懼。

她事後編造故事,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找盡借口。對我因此而被毀掉的狀態,她多加嘲諷,並歸罪於我,說是我把她引上了這條路。她把自己描繪成一個沒有其他人愛的受害者,如果我不再給她機會,她就說我不是一個好基督徒。

她的故事版本永遠都會勝出。我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敢告發她。她40多歲,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教會資深職員,而我才20出頭。誰會相信我勝過相信她?

儘管五年後我終於舉報她,讓她因性行為不端而被解僱,她仍然把自己描繪成受害者。

這些侵犯沒有留下任何身體上的傷痕。我的憤怒和痛苦好像是唯一可以證明我遭遇了這些可怕事情的有形跡象。如果我原諒了她,我是不是在告訴所有人不公也沒關係呢?

「看顧我」的上帝

我拒絕原諒侵犯我的人,是源自我對「被理解」的深深哀求。我需要知道,當我被他人侵犯去滿足那個人的私慾時,上帝會感到悲傷。我需要知道,我的痛苦值得得到人們的關注。

我需要像夏甲一樣認識上帝(創世記16章1-13節)。作為一個被性剝削、懷著主人的孩子、被主母虐待、被迫逃離以保護自己的僕人,她滿足「被忽視的女人」所有的定義。但她遇見上帝之後,就宣告說上帝是「看顧人的上帝」(創世記16章13節)。

上帝用兩種強有力的方式告訴我祂也看顧我。第一次是我在一個晚上讀Elie Wiesel的《夜晚》。這是一本標誌性的回憶錄,講述了15歲的ElieWiesel如何在對猶太人的大屠殺中倖存下來。他扎心的文字使我為猶太人所受的苦難而悲傷。然後,一個清晰的想法浮出水面,如果我能感受到這種不公正的痛苦,那上帝呢?

無以言表地,我可以想像上帝為我的遭遇所感受到的痛苦了。

幾周後,我在思考上帝作為 「按公義審判人的主」(彼得前書2章23節)具體意味著什麼。我開始想像自己在祂面前陳述我的案子,然後停頓了下來,不確定事情會如何發展。

令我驚訝的是,這一幕在我腦海中繼續進行下去。這位無所不知的審判者比我更清楚地看到了一切,祂立即回答說:「是的,正如你所說的。」緊接著祂說,「罪的工價乃是死」(羅馬書6章23節)。在我還沒來得及完全體會這個審判的嚴重後果時,就看見耶穌走向前說:「我來償還。」

整個場景五秒鐘就結束了。但當我意識到在我面對的是一個完美的法官,我不需要去懇求祂相信我所說的話時,我得到了極大的解脫。因為沒有什麼能逃過祂的眼睛。突然間,侵犯我的人再怎樣敘述這件事情都已經不重要了。上帝知道真相,在祂面前,謊言最終都會化為烏有。

我再也不想為了被人理解而緊緊抓住我的痛苦了。因為我知道我已經被祂看顧了。

寬恕不會讓我們吃虧

但「耶穌全盤擔當了她應受的懲罰」這件事情仍然讓我不安。我知道傳統的基督教教導會提醒我,我也是一個罪人,因為十字架已經做成的工而得到寬恕。我既然領受了那恩典,就應該把同樣的恩典施加給侵犯我的人。

然而對此,我完全無法贊同。給她恩典讓我覺得是對自己不公。我想讓她,而不是耶穌,感受到她對我所造成的每一點痛苦,這樣她就能知道她的行為讓我付出了多大的代價了。我擔心如果我免去了她所虧欠我的,我就永遠得不到償還了。

但如果我認為她的痛苦可以償還她的罪過的話,豈不是有如她偷了我10億美元,我卻只要回10億塊石頭。她的痛苦不會讓我的生活再次豐滿起來,也不會給我的生活增添任何本質上的益處。這些,只有上帝能做到。

當耶穌為我們的罪而死時,那並不是祂故事的結尾。上帝的大能使祂復活、讓祂戰勝了罪和死(以弗所書1章19-22節)。當我相信祂時,上帝用這同樣的能力在我的生命中動工(羅馬書8章11節)。

在基督里,她的罪在我生命中造成的「死亡」(雅各書1章15節)不必是永久的。我的性或情感健康的死亡不必永久。我的信任和心理健康的死亡也不必永久。因為被困在一個操控的關係中而導致的我這麼多年光陰的死亡亦不必永久。唯有耶穌承擔了罪的後果,才能有這死後的生命。

正如精神科醫生Henry Cloud和StuartTownsend所寫:「寬恕意味著承認我們永遠不會從那個人那裡得到我們應得的東西。[…]放手吧,去從上帝和能夠給予的人那裡得到你所需要的東西。」[1]

上帝讓我接受耶穌償還了她的罪過這件事情,並不是要我抹去我的過去。祂要我選擇一個更好的未來。借用神學家Miroslav Volf的話來說,十字架的復活力量意味著「酷刑者不會永遠戰勝受害者。」[2]侵犯不用成為我故事的結局。

我原以為原諒那個侵犯我的人最終會讓我吃虧,但上帝告訴我,寬恕反而會豐富我的生活。

祂還了她的債,這樣我就不必白等她永遠也不能給的東西了。我現在可以自由地求祂「使我復活」(羅馬書8章11節)。

祂也做到了。祂給我提供了一個治療師,幫助我在8個月內消除PTSD(創傷後應激障礙)。祂把我帶到一個新的教會,增強了我健康的友誼,給了我有意義的工作和志願服務的機會。最重要的是,祂重建了我信仰的基礎,告訴我祂是值得我信任的。

這個過程很慢,有時也很費勁。看起來一天天的變化並不大。但是,當我看著一年前從學會原諒她開始的新生活時,我可以看到祂已經為我建立了多麼美好、健康、和平的生活。儘管我沒有從她那裡得到任何我想要的東西,但我意識到我並不需要任何這些來讓自己成長。

寬恕——一個持續的選擇

這並不是說我不會時不時感到憤怒,尤其是當我被PTSD(創傷後應激障礙)觸發或者又一次意識到侵犯給我帶來的代價時。但當我不斷選擇寬恕時,原諒她的罪、回到上帝那裡去尋求我所需要的就變得更容易。也許有一天我可以原諒她,純粹是因為我想給她恩典,而不是因為這對我有好處。

現在,我知道原諒她並不意味著掩蓋、忘記或重寫我所受過的侵犯。上帝已經看見了;祂必按自己的公義在祂的時間,幫我處理所發生過的事情。相反,原諒她意味著我能看到的不僅僅是我的痛苦和破碎:我能看到一個超越侵犯的生命。

章節附註:
[1]Henry Cloud博士,John Townsend博士,《過猶不及——如何建立你的心理界限(Boundaries: When to Say Yes, How to Say No to Take Control of YourLife)》(Grand Rapids,Michigan:Zondervan,2017),第292頁。
[2]MiroslavVolf,《排斥與擁抱:認同、他者與和解的神學探索(Exclusion and Embrace: A Theological Exploration of Identity,Otherness and Reconciliation)》(Nashville,Tennessee:Arbington出版社,1996),第124頁。

編者按:這篇文章是一個關於性侵犯的系列文章的第二部分。點擊這裡閱讀第一部分:《戰勝「性侵」的噩夢——我是如何學會原諒自己的》,並請關注未來將要發布的最後一部分:《戰勝「性侵」的噩夢——我是如何學會原諒教會的》。

此文章譯自雅米英文網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出品,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為愛而生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