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Hazel Casimier,美國

翻譯:Abby,中國

有聲播讀:小七,中國

 

和媽媽聊天的時候,她把最近的消息告訴了我。

原以為指控階段已是過去式了。原以為時間已夠長,祖母會放下對我的一切不好的看法。原以為或許有一天,最好是儘快,我們之間傷人的話語與關係進一步的惡化會結束。

如今,我「偷了她一件毛衣」的故事,又一次被傳給另一個世交。然後,隨著故事的發展,我對此感到很痛心,把錢留在了祖母的聖經上。確切的說是一張100美元的鈔票。現在,我再一次聽到了她指責的話,這些話直刺我心。

最新的指控重新撕裂傷口,我大聲笑了起來,不是因為故事有趣,而是因為我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

我笑,因為我知道這一切所說的都不是事實。我在那些給我講起這個故事的人面前笑,但我知道這只是自己對痛苦的一種掩飾。我痛苦祖母會有這樣的感受,有這樣的想法,以及她如此扭曲地篤信一切。

我笑,但內心卻希望和禱告一切不是現在這個樣子。

我笑,因為我知道,從她嘴裡流出的話源自她很久以前經歷的某種痛苦,這與我無關。我只不過正好是那個倒霉蛋,成了她情緒和痛苦的出口。

這不是我第一次聽到,也不會是最後一次。但每一次,它都會再次影響我。這導致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在質疑自己:「我做了什麼讓她對我有這種感覺?」「是不是我有什麼問題,她不想和我有任何關係?」「當這種情況似乎越來越糟糕的時候,為什麼我還要為此禱告?」

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好多年。過去,我任憑它佔據我心靈的重要部分,嚴重影響我的情緒。很多次,我沒有食慾,無法睡眠,哭成淚人。我很不理解,為什麼我們的關係會是這樣的。

上一次見到祖母,是在哥哥的婚前單身派對上。我想和她聊天,她甚至都不看我一眼,更別提和我說話了。她不再記我的生日,好像我已經完全不在她的生活里了。可悲的是,我們並不是生活在幾百英里之外,她就住在我們的前院。

我想走過去,也多次接近她家。我也想過寫一封信給她。我為此禱告,至今仍在禱告,要採取什麼步驟,以及我們的關係是否會再好起來。

每次我快要去的時候,我就意識到現在還不是時候。所以,我每天能做的就是禱告和信任,在適當的時機,上帝會憐憫和修復我們的關係。

 

相信上帝會醫治和修復

日子一天天過去,儘管我看不到任何實質上的改善,但上帝微妙的跡象使我確信,一切都在祂的控制之中。去年,無論我去到哪裡,羅馬書8章28節都在黑暗中閃耀。上帝使萬事都互相效力,叫人得益處,即使看起來不是這樣,即使說不通,即使現在很痛。

慢慢地,我開始明白上帝不想讓我為這關係擔心,焦慮或難過。我渴望得到一段屬世的關係,但祂吸引我與祂建立更深的關係。

祂不願我去想或質疑祂在做什麼,祂只讓我單單的相信祂,專註於祂,而不是我的掙扎。

那個周一晚上,我出去跑步。我不再沉湎於其中的情緒,而是轉向了祂——那個了解我的內心和掙扎、知曉一切已發生和將會發生之事的上帝。

我一步一步向前,每跑一步就念耶穌的名字。我不知道該怎麼祈禱,但我問上帝當我經歷這些的時候祂在哪裡。我休息了一會兒,當太陽透過玉米桿上的穗照射過來時,上帝提醒我,祂就在那裡,祂無處不在。祂一直與我同在,現在也不會缺席。

那天晚上晚些時候,我翻開聖經,恰巧是《約伯記》。我讀到約伯如何被剝奪一切,他仍讚美耶和華。我們不是也應該這麼做嗎?當然,事情可能不同於我所希望或祈禱的,但主仍在裡面,因此我要讚美祂,在我生命中不斷創造美好。

讚美上帝,不沉湎於痛苦,這是每天的選擇。

這需要一種力量,一種只有上帝才能供應的力量。這是我必須孜孜不倦,自覺地,熱情地追求的東西。

當艱難的日子來臨,我渴望那種自小就渴望的關係時,我必須有意識地選擇專註於上帝的計劃。有時需要不斷地說出祂的名字來回應這一路走來祂給我的祝福,我相信有時看起來說不通,但祂填補了空白,並以祂知曉我內心需求的方式提供幫助。

無論你曾經經歷什麼,正在經歷什麼以及未來還有經歷什麼,握住祂的手並信任祂。不要讓痛苦、恐懼、懷疑或遺憾佔據太多今天的時間。每時每刻都有其獨特的美,而祂也不會任其作塵土。祂可以將灰燼塑造成你所見過的最美麗的傑作。

 

 

此文章譯自雅米英文網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出品,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濃情蜜意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