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Wendy Wong,新加坡
翻譯:Cindy Wang 澳大利亞

我和我丈夫結婚已有半年多了,這之前,談了兩年多戀愛。談戀愛的時候,我們曾掙扎在羞於啟齒的性慾之罪裡,除了密友和一位教會領袖之外,沒有別人知道。從牽手到擁抱,隨著我們越走越近,肢體接觸的誘惑也越來越強烈,難以抗拒。

為了抵​​擋誘惑, 我們真的全力以赴。借禱告爭戰;默想關於貞潔和淫行的經文;閱讀相關的基督徒文章和靈修日記;制定肢體接觸界限,規定相互守約;也有越界後的羞愧、挫折和悔改的淚水;尋求過屬靈導師的幫助,也諮詢過基督徒心理輔導員。

我們卻常常覺得徒勞無功。然而我們一路都有做那些“對”的事情,不是嗎?

矛盾的是,儘管有聖經、屬靈書籍和已婚夫婦的諸般警告,我們還是不太明白。知道什麼是對的並不足以阻止我們犯錯。

本該聆聽聖靈的叮嚀,但滿足肉體的慾望總是輕易占了上風。

只有在嚐了罪的苦果後,才明白了律法背後的原因。屈服於慾望,雖有當下的罪中之樂,而隨即而來的羞愧、內疚、傷害和痛苦,卻會持續幾天甚至幾週。一切淫思、淫行都對雙方帶來傷害,也讓全然聖潔的上帝擔憂,為了讓我們從罪中得潔淨、赦免,祂是付上了獨子寶血的代價啊。

性慾是隱秘的罪,榜樣基督徒夫婦不會公開談論,似乎也不受其困擾,這讓我們感到孤獨和疏離;他們似乎一心撲在愛上帝和愛別人的善行上,這讓我們覺得相形見絀,為缺乏自製力感到羞愧。所以戀愛期間的慾望之戰真的是讓我們吃盡苦頭。

 

爭戰中的盼望

回想起來,我看到上帝在我們生命中每一季的工作,即使看似平凡或曾經歷痛苦。貞潔之戰,讓我體會了寫下詩篇51篇的大衛王 (與我丈夫同名 )的經歷。

這首詩曾是我得罪上帝時悔改的禱告。但在與性慾爭戰的那幾個月裡,它內化為我自己的哀歌,有了更深的意義。

大衛在和拔示巴通姦後,因懼怕和內疚而殺了她的丈夫,然後寫下詩篇51篇。這首詩讓我們一窺大衛經歷生命谷底時的內心世界。

他向上帝的痛哭悔改是因為他知道自己首先得罪的是上帝,不是被他佔有,懷上自己骨肉的拔示巴;不是他密謀殘殺的拔示巴的原配丈夫烏利亞,也不是揭露其謊言和偽善的先知拿單。

大衛首先得罪了上帝。正如第四節所述——“我向你犯罪,唯獨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這惡,以致你責備我的時候顯為公義,判斷我的時候顯為清正。”

他認罪的態度流露出他的痛苦。但痛苦的雲翳沒有遮住盼望的光——他和他的國家能從罪中得靈裡的救贖和恢復 (詩篇51篇7-15節 )。

但他的盼望從哪里而來呢?黑暗籠罩時他是如何尋得此盼望的呢?

大衛知道姦殺罪不是故事的結局。上帝聖潔可畏,會公正審判,但祂更喜愛憐恤、有豐盛的慈愛並會親自救贖我們。

大衛知道上帝原不愛祭物或祭祀,而愛迴轉向祂的憂傷痛悔的心(詩篇51篇17節)。他知道無論罪孽多麼深重,上帝都能將他的每一個罪消除盡淨(詩篇51篇7-9節、14節 )。

而且,大衛知道上帝會為他“造清潔的心”, 恢復他“正直的靈”,“仍得救恩之樂”( 詩篇51篇10-12節)。

 

把上帝的話刻在心裡

我已經記不清自己多少次在淚水和悲傷中祈禱這段經文了。

走過戀愛期的雲翳,我將這首詩刻在了心裡。它伴我經歷低谷、羞愧、過失、挫折,成了我的盼望和安慰。

它一次次地提醒我,我是向上帝犯了罪,但這不是故事的結局。當我謙卑痛悔向上帝求助時,祂都用豐盛的慈愛和無限的接納環繞我——不是因為我做了什麼,單單因為祂的偉大和良善。

祂的話讓我獲得盼望和每次跌倒後向祂哭訴的勇氣,並讓我經歷饒恕,忍耐前行,甚至願意寫下這段心路歷程。

那兩年裡,上帝的話和靈在我們身上做瞭如此深刻的工作,讓我們在身、心、靈裡渴望向上帝全然敞開。

我們學習到,對付慾望最有力的武器不是忙著做什麼或不做什麼,而是每天坐在耶穌腳前,側耳聽祂的話,選擇那上好的福分——我們的救主本身(路加福音10篇38-42節)。

這是我們的故事,願它在你們爭戰時也可以為你們帶來所需的勇氣,正如大衛王將過犯化作見證:

“上帝啊,你是拯救我的上帝,求你救我脫離流人血的罪,我的舌頭就高聲歌唱你的公義。
主啊,求你使我嘴唇張開,我的口便傳揚讚美你的話。
你本不喜愛祭物,若喜愛,我就獻上,燔祭你也不喜悅。
上帝所要的祭就是憂傷的靈,上帝啊,憂傷痛悔的心,你必不輕看。 ”
(詩篇51篇14-17節)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出品,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復活的能力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