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薰衣草,馬來西亞

有聲中文:小七,中國

 

2020已進入五月。我還是一樣,在世界眼中,我依然處在人生的谷底。我想,如果我不認識上帝,我自己也會這麼覺得。

 

 

一直相信的謊言

 

我依稀記得2015年的畢業典禮,我挺直了身子,興奮又緊張的一步步走上台,在掌聲和歡呼中對著攝像頭鞠躬後,接過了期待已久的畢業證書。一切看起來又華麗又光榮。小學,中學,大學,我都是別人眼中的優等生。我曾經一直告訴自己,我要改變自己貧困的家庭,我要讓自己出類拔萃,我要儘力往高處爬,我要讓曾經取笑我的人懊悔。我心裡既自卑又驕傲。在我的認知里,在做過比較了以後,得出的結論是:最為優秀的孩子,就最值得疼愛。而為了得到他人的愛,為了我自己以為的責任感,我可以犧牲一切,包括健康。

 

雖然我自稱基督徒,卻過得好像沒有信仰一樣。我清楚上帝是唯一的真神,我知道祂的存在,但我的信仰卻都只停留在頭腦里,生命絲毫沒有被改變。我的生活依舊是我的,我的成就也是我的。我對愛的定義認識有誤。我一直相信我一定要付出很多才值得被愛。同時我也不懂得怎麼去愛他人。

 

 

手術令我驚醒

 

經過了他人看似輝煌的學校生涯以後,2016年我正式進入職場。那年國家經濟面臨危機,我卻因著上帝的恩典,在公司裁員時,順利進入一間大公司。一開始,一切似乎都挺順利,然而後來我的部門卻經歷重整,我剛適應的工作性質完全發生改變,我的工作量每天也在不停地增多。就在那時,我的健康開始出現問題。過大的壓力讓我得了痔瘡,進而形成了肛裂。傷口癒合得快,卻也重裂得快。我的每一個動作,走的每一步,都會牽扯著我的每一個神經,直到我連呼吸都感到劇痛。我去看了醫生,醫生只是無奈的說,開刀也不一定會痊癒,醫生說我接下來要經歷的痛會跟生孩子的痛相似。所以我需要攝入大量的止痛藥和消炎針。每次痛得厲害的時候,我會無意識地屏住呼吸,一動不動,而當下每一分痛楚我都清楚記得,也無法忽視自己臉上的冷汗、蒼白的臉和消瘦的樣子。可為了順利度過員工保證期,我仍堅持繼續工作。就這樣過了六個月,無數個夜裡,我有很多失望,很多埋怨,但有次我致電給一個大學認識的基督徒姐妹,她的安慰讓我感到自己並不孤單。有時候我會一邊流淚一邊熬夜工作。然而我也不能大哭,因為任何稍微劇烈的動作都會給我帶來愈發的痛苦。整個過程里,我變得越來越悲觀,越來越孤僻。

 

後來有一天,我的傷口完全裂開,我在租的房間里,看著地上的血,感受著身體的疼痛,我知道我已經到了極限。那個夜晚,我只有一邊禱告,一邊打電話叫救護車。我去了當地的大醫院,醫生要我立刻動手術,我問他可否延遲,我還有工作沒有做完。他譴責我看工作重要過生命,責罵我不懂得愛惜自己。想起來,身為身體的管家,我真的很失敗。那之後的幾個小時,我決定動手術,簽了手術同意書,就被推進手術房。我依然記得,手術房很冷,手術台很冰,醫生告知我手術的成功率50%。我遠在香港做牧師的阿姨得知後,就致電為我禱告,她哭著為我禱告的時候,我才驚覺,我錯了。我以為我要快點成功好讓家人幸福,可是,我卻讓大家擔憂。就連一向嚴肅的阿姨也哭了。

 

在手術之前,我很害怕,我怕手術失敗,我就又要受痛苦。但就在我閉上眼睛睡著之前,心裡有個聲音說,我的醫生是上帝,不是人,所以不要怕。後來我就暫時失去了意識。醒來的時候,我看到我的母親,父親,我的其他阿姨,我的外婆。她們看著我哭了,說怎麼把自己弄得那麼憔悴。不過真的很感恩,我的手術很順利。

 

 

墜入躁鬱的深坑

 

然而我休息沒有多久,因著公司人手不足,我就又回去工作了。工作量依然不斷增加,而且多了更多職場上的爾虞我詐。一開始我選擇不理會繼續趕工,但後來情況影響到了我的工作。我當下的想法是,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不過想了想,我是基督徒,如果那麼做,我和世人有什麼分別?上帝一路來都那麼愛我,我如何去刻意傷害祂造的人?於是我努力對她們好,並為她們、也為我自己禱告。感謝主,後來我們的關係真的緩和了許多。不過我被影響的工作卻沒有那麼容易恢復,當初那些惡意破壞我的謠言也不是一兩天就可以平復。

 

就這樣我在工作壓力和人事壓力之中不斷被碾壓,面對眼前的人和事,我越來越不知所措。似乎一切都在變本加厲向我襲來。我被侮辱,被性騷擾,但我的申訴都被忽視。漸漸地,我開始害怕人群,害怕黑暗,害怕很多事物。我覺得自己有時候根本撐不下去。我每天睡一兩個小時趕工,可是不管我怎麼努力,得到的卻是一些領導連看也不看就鋪面而來的指責。我禱告,每天只要少一個人刻意欺壓我就好了。可是我沒有意識到自己其實已經生病了。有一個晚上,在工作之餘,我出去透透氣順便倒垃圾,可是我突然很想從當時住的二十三樓跳下去。後來家人的電話讓我驚覺自己剛才的行為。又有天在公司一邊啃著餅乾一邊趕工的時候,一個同事簡單的一句問候,我的眼淚就不自覺地流了下來。

 

我知道自己生病了,可是我不想面對,我怕我說出口,就會被議論,就會因此失去工作。直到有天我知道我完全沒法撐下去了。我連走出房間的勇氣都沒有。我打了電話回家,買了機票,請了假,失魂落魄地去飛機場。機場里人來人往,可是我卻覺得內心異常孤單。在飛機上,我甚至禱告希望飛機墜機,因為我想死。可我卻又不想其他人被連累。後來去檢查,醫生說我已經患上嚴重的憂鬱症加焦慮症。在醫生的指導下,我開始重新認識自己。我想知道我生病的原因,想去面對和去克服。在治療的過程中,我偶爾還是會莫名地想自殺,莫名地情緒低落或絕望,有時候自己都不知道情緒從何而來。很多人跟我說,去運動,想開點,但問題是,我真的有心無力。我在心裡吶喊無數次,我比誰都想痊癒,比誰都不想承認自己憂鬱。這在當時的我看來是缺陷,是我人生的污點。

 

感恩的是,整個過程里,都有基督徒好朋友一直安慰我、扶持我。她們的聆聽,理解,給了我很大的安慰和鼓勵。然而,後來事情又急轉直下。就在我的憂鬱症好轉的時候,我因為藥物沒有及時被減少,開始有了副作用,我因此患上了另一個心理疾病———躁鬱。我會情緒不受控地一陣過度興奮之後又過度低落。在這樣的來回徘徊中,我的行為也不受控了,我做了很多自己之前非常排斥的事。比如去刺青和借債。後來感謝主,因著服用了一個中學老師介紹的營養品,我的大腦開始產生變化,慢慢恢復了穩定。但我對那之前事情的記憶卻斷斷續續。

 

恢復意識以後,我又陷入極度的痛苦中。我自責,自我厭惡,很想徹底毀了自己。我覺得自己是最不值得被愛的人。我也因此失去了很多朋友。我過去一直緊緊抓住的金錢也毫無蹤影。我不止沒有了儲蓄,還多了許多債務,繼而影響了我和朋友,和家人的感情。

 

因為身體和精神原因,我的工作也一直在停擺,人事部一直沒有讓我復工。我覺得自己失去了一切,我努力的成就、金錢、我重視的朋友、我愛的家人……我開始逃避,我不想面對自己,也沒有勇氣面對別人。我把自己鎖在家裡,每天讀著自己其實不感興趣的小說,不再跟人交流。

 

 

學會禱告和交託

 

後來在教會幾個姊妹和我家人朋友的幫助下,我開始慢慢走出來,開始去面對,雖然我還是會自責,可是我比較可以面對了。只是萬萬沒有想到,這個時候,我媽媽憂鬱症複發了。我在自己還未完全康復的情況下,發現自己根本沒有辦法接受這個事實。我感到自己走到了絕境,再也沒有辦法和出路了。我只好選擇放下從前自以為的那巨大的責任感。我可以做的,就做,不能的,我就交託。只是在內心深處我還是會責怪自己,我怪自己什麼都做不好,可是上帝也在這個過程中讓我看見,祂已經將最有力的爭戰武器賜給了我————那就是禱告。

 

到現在,我還是沒有復工,偶爾我也還是會低落,可是我漸漸學會了跟自己相處,跟自己的情緒相處,真的受不了的時候,我就會聽詩歌,安靜自己的心,然後禱告。而每一次,上帝都給我巨大的平安。世上沒有任何人的安慰,可以比得上上帝所賜的平安。偶爾我的心裡仍然會有不甘,可是我知道,我在世人看為一無所成的時候,卻得著了至寶————耶穌基督。上帝讓我看見自己的不足,祂拿走我的驕傲和我大部分的執念,讓我看見別人的需要,讓我懂得體諒,懂得在很多事情上都要平衡,也讓我知道我需要好好照顧祂賜給我的肉體心靈。

 

我也深信,雖然現在因為疫情的緣故,國家經濟在下滑,但祂早已畫下了我的生命藍圖,我既然是跟著主走,就要相信祂。造我愛我的主,必會陪著我走。我相信只要尋求上帝的國和祂的義,祂就不會虧待我。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篇 23篇4節)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出品,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榮耀的身體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