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Ng Jing Yng,新加坡

翻譯:Xining Wang,愛爾蘭

身為父母,當面對突如其來的悲痛,最大的安慰是什麼?

對於羅恬恬和她的先生黃勤達來說,今年1月他們面對著極大的掙扎。當時,悲劇從天而降,奪走了他們心愛的5歲女兒黃睿祈。

如今,羅恬恬能夠自信又切確地說出她一直所困惑的答案:“睿祈認識主耶穌”。羅恬恬記得女兒曾經分享:“主耶穌為了我們的罪, 也為了醫治生病的人,被‘壞人’(羅馬士兵)殺害了。”她也確信,上帝提前為女兒做了預備。

事實上,在黃睿祈去世的幾個月前,這個快樂的孩子在主日學親手彩了一幅有關天堂的畫。正是這樣的一個確信,幫助了他們慢慢接受在餘生里無法再見女兒的事實。

 

 

悲劇的發生

一切始於1月15日,當時黃睿祈說感到胸、腹疼痛,然後她開始發高燒。儘管內心忐忑不安,但他們還是決定先對她的病情觀察一天。

然而,至下午時刻,黃睿祈卻突然癲癇發作。這時,羅恬恬察覺不對勁,決定打電話給先生趕緊送女兒去醫院。

那時,黃睿祈已經開始失去意識。平時鮮少在社交媒體發布帖文的羅恬恬,開始透過社交媒體管道呼籲親友們為黃睿祈禱告。

經急診科醫生診斷後,黃睿祈立即被送入了加護病房。黃勤達和羅恬恬不斷禱告懇求主的醫治,但她與先生禱告的內容卻是截然相反的。

過去,黃勤達曾親歷過父親逝世前變成植物人的狀態,所以,他祈求上帝完全治愈黃睿祈,抑或上帝親自來將她帶走,因他不忍心看見他活潑可愛的女兒變成植物人。

與之相反,羅恬恬則祈求上帝給她第二次機會,讓她能繼續當黃睿祈的媽媽。她在病床前對著黃睿祈低訴:“即便妳變成植物人,媽媽也會照顧妳。但是,如果妳覺得太痛苦,我會放手。”

在病房外等待的36小時,對於這對夫婦來說是一個漫長的煎熬。經過數小時的等待後,他們終於瞥見了小女兒一眼,頃刻間,漫長等待的煎熬得到了絲絲喘息的機會。

“我們通過分流屏障的窗戶看到了她。她側身躺著,睜著雙眼,眼睛眨也不眨。那時我就已經知道她的腦部受到損傷了,很可能活不下來了” , 黃勤達憶述著。

後來,當他們第一次被允許可以和黃睿祈有身體接觸時,黃勤達當時就淚如雨下,他發現她的身體很冷,身上綁著呼吸器和生命體徵監護儀。

他來到床邊坐下,在黃睿祈耳邊唱起詩歌,這是她經常在教會演唱的敬拜歌曲之一。他唱著:“有了基督,我們可以在暴風雨中微笑”,並讚揚他的小女兒在這場暴風疾雨中堅強而勇敢。他盼望女兒能聽見並且確信,若她在天家遇見了耶穌,就不再有苦難。

黃勤達說:“我告訴睿祈,她會和她曾經在主日學中學到的聖經中的使徒們見面並玩耍。這也許是一種自我安慰,但也時刻提醒著我,除了屬世的生活之外,其實還有一個更好的天家。”

對羅恬恬來說,儘管她仍沒有辦法接受黃睿祈離開自己,但她在那一刻對上帝的禱告已與之前不同。她請求上帝讓黃睿祈能堅持到在緬甸的外婆和遠在曼谷的干爺爺來見她最後一面。上帝應允了這一請求——黃睿祈的血壓曾一度上升,但當黃勤達開始在黃睿祈的床前祈禱後,她的血壓開始下降並保持穩定,一直等到羅恬恬的母親和黃睿祈的幹爺爺到來。

之後,她的四肢開始變黑,這是血壓變低的表現。接著,她的脈搏停止了。

失去黃睿祈

1月17日凌晨,黃睿祈在住院約36小時後逝世。她的病情后來被診斷為罕見的神經系統疾病,被稱為兒童急性壞死性腦病(ANEC),該疾病僅見於東亞原本健康的嬰兒和兒童中。 ANEC的特徵是呼吸道或胃腸道感染以及高燒,快速喪失意識,並癲癇發作。

雪上加霜的是,他們不得不推遲黃睿祈的葬禮,因為他們的第二個孩子,小兒子黃慎祈需要被送進醫院進行防預性觀察,而羅恬恬同時也因感染甲流H1N1被送進另一家醫院。

在接下來的兩天,待黃慎祈和羅恬恬相繼出院後,一家人開始為黃睿祈的葬禮做準備。黃勤達回憶說,“當她的身體被裝進棺材運回家時,我心中充滿了複雜的情感。看到她的第一眼,我感覺有些安慰,因為她終於回家了。但讓人痛心的是,她回到了家,卻沒有了生命的氣息。”

在親朋好友前來跟黃睿祈告別的儀式上,夫婦倆把黃睿祈過去的照片製作成影片,透過幻燈片播放,並以席琳·迪翁(Celine Dion)演繹的《 What A Wonderful World》為背景音樂。 “睿祈很喜歡這首歌,這也是她對這個世界的看法:美妙、天真和快樂”,黃勤達補充道。

羅恬恬認為上帝賜予了她三天的時間,讓她在醫院裡可以好好休息,並為最痛苦的時刻(葬禮)做準備。

這段期間,她被上帝的話語所安慰,“我豈沒有吩咐你嗎?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哪裡去,耶和華你的上帝必與你同在。” (約書亞記1章9節)她知道在這段信心的旅程中,上帝與黃睿祈同在,也與他們一家同在。這節經文最終被刻進了黃睿祈的墓誌銘。

黃睿祈是上帝所賜的禮物

如今,當羅恬恬回憶起五個月前的經歷,她認為,最難熬的不是上帝沒有垂聽她的禱告醫治黃睿祈,而是她被一波又一波的內疚感所折磨:她認為最大的遺憾是沒有立即將黃睿祈送醫,她也質問自己事發當時是否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來挽救她的孩子。

“我生自己的氣,當時我沒有相信黃睿祈,這是最痛苦的”,羅恬恬說。只有丈夫和教母不斷為她打氣,提醒她上帝的良善後,她才逐漸擺脫了這種自責的心理。

羅恬恬很感恩她的孩子不用再遭受痛苦。負責黃睿祈這個病例的兒科專家告訴她,她接手過的其他3名同被這種罕見疾病感染的孩子中,沒有一個倖存。研究還表明,目前尚未有針對這種疾病的治療或預防方法,只有不到10%的患者能夠完全康復。在極少數年輕患者能夠倖存的情況下,他們不得不靠長期的醫療手段來維持生命。

回顧過去,羅恬恬還意識到黃睿祈是上帝給他們的一個“特別的禮物”——她在過去的五年中,用極具感染性的笑聲祝福了他們,並且給了黃慎​​祈一個與之嬉戲的快樂陪伴。

她追溯過去對黃睿祈的回憶,她剛出生時心律不整,臍帶繞頸,隨後進行了緊急剖腹產以挽救母親和孩子。

對於女兒這一生給他們帶來的祝福,黃勤達也與羅恬恬的想法一致。在他們新婚的生活裡,黃睿祈為他們增添了許多歡樂。他最美好的回憶是帶黃睿祈去遊樂場,陪她盪鞦韆,把她盪得高高的,並在她要求撓痒時撓她癢癢。

面對失去女兒後的生活

儘管如此,失去黃睿祈的痛苦和悲傷仍然在蔓延。

“我們經歷了許多個第一次,但卻是刻骨銘心的“第一次” 。當孩子出生時,會記錄孩子出生後的第一個小時,孩子回家的第一個晚上” ,黃勤達分享說, “但當黃睿祈離開後,我不得一點一點來消化這個噩耗,她離開我們後的第一個小時,第一天……第一次醒來發現她不在了。”

他補充說:“另一個困境是,沒有黃睿祈的生活要繼續,在我的腦海裡不斷重現黃睿祈活著時的點點滴滴。”

現在,這對夫婦正在努力邁步,共同創造新的回憶,同時也把與黃睿祈一起度過的幸福時光珍藏於心。

羅恬恬說,他們現在絕對會對黃慎祈更有耐心。這個兩歲的男孩想知道他姐姐去了哪裡,但他年紀還太小,無法完全理解。

堅定對良善上帝的信心

雖然很心痛,這對夫婦還是希望他們的故事可以給上帝帶來榮耀,並提醒大家珍惜家人,因為人生中可能隨時會發生意外。他們承認自己所經歷的事情可能沒有完整的答案,但是他們可以見證,在無法理解的悲傷中,耶和華給了他們堅定不移的信心和安慰(耶利米哀歌3章32-33節)。

“我們仍然非常想念她。對我個人而言,我每一天都在想她。但是這種磨難幫助我理解了耶穌在被釘十字架的那段時間里天父的感受。它給我提供了第一視角,讓我看到自己的孩子快要死的時候,這種痛徹心扉的悲傷” , 黃勤達繼續說, “這個過程確實很殘酷,但是我把能理解上帝“第一手” 的感受當成無價的榮幸。我仍然不能完全理解上帝的愛,但是在黃睿祈離開後,當我聯想到自己對黃睿祈的愛時,我感受到了上帝犧牲祂的獨生愛子耶穌為我們釘十字架時,祂對我們的愛有多真實、有多真心。”

更重要的是,黃勤達和羅恬恬強調了讓孩子們認識上帝的緊迫性。

“將基督信仰種在孩子的生命中永遠都不會太晚” ,黃勤達說, “這顆種子非常重要,它將帶他們走過一生。”

“主雖使人憂愁,還要照祂諸般的慈愛發憐憫。因祂並不甘心使人受苦,使人憂愁。” ——耶利米哀歌3章32-33節

 

點擊鏈接查看原文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我有一個夢想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