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Rebecca Lim,馬來西亞
翻譯:曉晴,中國
*文中圖片來自網飛

 

編者註:本篇評論包含劇透。

和大多數人一樣,我開始看網飛的最新韓劇《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只是想看看闊別韓劇已久的金秀賢回歸。

但是當開場故事一亮相,我便完全沉浸在這個光怪陸離、蒂姆·伯頓式風格的故事裡:一位美麗的女孩被獨自困在一座塔里,因為全世界都認為她是一個「帶著死亡陰影的怪物」。在這短短的三分鐘里,我們得以一瞥女主角高文英(徐睿知飾演)的生活,黑暗又孤獨。

她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孤獨感,以及她破壞性行為背後渴望被愛的痛苦吸引了我,我想了解更多關於她的故事。

雖然被稱為「治癒」劇(角色通過與他人互動來感受某種形式的心理治療或宣洩),但《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並不是那種最具安慰或治療作用的劇。整部片子沒有帶給觀眾疫情下人人都渴望的對現實的逃避,而是通過對劇中角色的生活和治癒過程進行堅定而強烈的描繪,挑戰我們去直面那些告訴我們自己真正是誰以及可以成為什麼樣的人的故事。

 

 

你緊緊抓著什麼故事?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圍繞幾個有著各自問題的人物展開。他們每一個人都緊緊抓著一個關於自己故事的消極版本,無法享受真正的生活。

第一個角色高文英是一位暢銷兒童讀物作家,她患有反社會人格障礙,這種性格障礙使她很難與周遭相處。她生活在過去的陰影中——住在一座哥特式廢棄的城堡里,被悲慘童年的鬼影籠罩,她一再被告知長大後會成為一個怪物,永遠無法逃脫自己的命運。

接著男主角文康泰(金秀賢飾演),是「沒關係精神病院」中的一位護工,他很善良但永遠把自己的情緒和想法都深藏於心。康泰從小就認為,母親生下他唯一的原因就是為了照顧他那患有自閉症的哥哥。他被苦苦拉扯,一邊是要照顧哥哥,另一邊卻是由此而對哥哥產生的恨。

三人組中的最後一位是康泰的哥哥,熱愛恐龍的尚泰(吳政世飾演)。尚泰患有自閉症,只有通過藝術才能最完整地表達自己。他在絕大多數時候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但在目睹了母親被謀殺後,他便患上了創傷後遺症,恐懼蝴蝶。

 

隨著三個角色的生活有了更多交集,兄弟倆搬進了文英的城堡,在那裡他們學會了放下戒備,互相信任,並在一起面對恐懼時學會寬恕、最終找到友誼並組建了家庭。

這個小家庭看起來似乎過得不錯,但當劇情到達高潮時,我們以及三個主角發現了劇中一大謎團背後毀滅性的真相——殺死文康泰兄弟母親兇手的身份——這極大地威脅到了三人建立起來的親密關係。三位主角用各自不同的方式去應對真相,並在通往治癒的旅程中學到了以下讓人寬慰的三點。

 

1.面對恐懼…..也沒關係

尚泰是唯一目睹母親被殺的人,但找到兇手身份的唯一線索是這起殺人案與尚泰對蝴蝶的恐懼有關。通過一系列的事件,他發現自己痊癒的關鍵不是抹去記憶的創傷或逃避,而是去克服,「用更美好的東西覆蓋它」。

正如尚泰學到的一樣,通往治癒之路需要我們自己邁出第一步,找到脫離過去的那扇門,否則我們就會把自己鎖在內心痛苦的地牢里,一遍又一遍地重演過去。

但是,如果實在無法獨自面對並克服恐懼時,我們可以記住……

 

 

2.倚靠別人…..也沒關係

對文英來說,發現真相讓她精疲力盡,感覺自己無法寫出或講述故事了,但尚泰的堅持推動她完成了需要她寫的最後一個故事(至少是劇情時間內的最後一個)——《找尋最真實的臉孔》。這個故事正反映了三個主角探索「最真實的自我」的旅程。

在這個故事中,三個主角——空罐頭公主、面具男孩以及箱子叔叔——為了找回被邪惡的陰影女巫偷走的「真實臉孔」而踏上旅程。他們在旅途中遇到了不同的角色(與他們在全劇16集里遇到的角色有一些相似之處),每個人都會幫助他們更了解自己,或獲得勇氣擺脫自己故事版本的枷鎖,一步一步找到自己的「真實面孔」。

這是文英寫的唯一一個沒有以殘酷和悲劇結尾的故事(之前故事裡的主人公都是被拋棄,只能自己捍衛自己)。在這個故事中,她不僅找到了新面孔和新身份,還找到了新的希望以及一個願意接納她原本模樣的新家庭,她不用再當任何人的影子,也不用承擔父母的過失,更不用再背負那些相加於她的惡言惡語。

單憑主角們自己無法積蓄力量戰勝陰影女巫的陰謀,只有當三人聯合起來——相互取長補短時——才成功打敗了陰影女巫,找到通往「從此幸福快樂」的道路。

如果三位主角能通過彼此倚靠而獲取力量,那麼想像一下,如果我們不僅倚靠彼此,還倚靠基督里的力量,會發生什麼?

正如傳道書4章12節所說,「有人攻勝孤身一人,若有二人便能抵擋他,三股合成的繩子不容易折斷。」

當我們單靠自己與敵人的計謀鬥爭時,我們很快就會灰心喪氣,寡不敵眾,但正如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2章中提醒我們的,上帝創造我們作為基督的肢體彼此倚靠,作為基督在地上的代表,我們需要彼此方能看到、聽到、行走和移動。或許到那時,我們也會有足夠的理解與明白去告訴彼此……

 

 

3.慢慢治癒…..也沒關係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中最美好最打動人的一幕就是當有人在自己爭戰、設法尋找出路時,其他人會為其留出空間。

這部劇讓我們深入了解到到治癒的過程有多麼艱難、不舒服和耗時,並展示了主角們是如何在相互連結中成長的——學習表達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3章4-7節中談到的那種愛,一種 「不求自己的益處」或「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而是在恆久忍耐和恩慈中與他人相處的愛。

當看到文英和尚泰從爭奪康泰的感情,到學會說對方的「語言」,並建立起牢固的友誼,是多麼令人欣慰。

當看著這些角色邁向「從此幸福快樂」的方向時,這讓我想到我們聽到他人的故事或最黑暗秘密時是如何反應的呢。我們向周圍的人呈現出來的是一個充滿希望還是挫敗的故事?

當我們無路可走時,我們又會去聽誰的故事版本?

 

 

 

 

你聽誰的故事版本?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展示了毀滅性的語言對我們生活的影響(雅各書3章5-6節),以及當我們允讓這些故事版本來定義自己的生活時帶來的危險。作為基督徒,我們聽到了世界上最偉大的故事——福音的故事。這個故事比精心編寫的童話更真實、更奇妙、更令人敬畏。

福音告訴我們,自己或周圍的人用什麼故事版本來定義我們的生活並不重要。也許像文英一樣,別人說我們是個「失敗者」,註定被遺棄;或像康泰一樣,相信自己生命的價值是與他人牢牢綁在一起的;或像尚泰一樣,覺得自己的弱點是另一個人一生的負擔。

我禱告,當我們聆聽別人有深深破碎的故事時,要「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互相寬容」(以弗所書4章2節)。我們要幫助彼此,把過去拋諸腦後,聽聽那位已經知道故事開頭和結尾的作者的聲音。祂將我們所經歷的每一次痛苦、每一次傷害、每一次虐待都贖回。祂看到我們身上的傷疤,用更美好的東西覆蓋它。

 

 

耶穌邀請我們放下自己的故事,進入那個祂進入死亡深處才為我們贏得的故事。

在這個故事裡,我們決定選擇光明的國度而非黑暗的國度(歌羅西書1章13-14節)——這個故事給了我們希望,覆蓋了我們內心最深處、最黑暗、最悲慘的故事。這個故事幫助我們在世界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它是唯一真實且值得相信的故事。

 

 

 

點擊鏈接查看原文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門徒訓練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