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arlo Justine Gando ,菲律賓

翻譯 :Anna,中國

有聲播讀:劉弟兄,中國

 

我從小在沒有爸爸陪伴的環境中長大。我的爸爸是一名麻醉師,辛勤努力工作來養活全家。因為從小缺失來自爸爸的教導和關愛,我是在兩個姐姐的陪伴下長大的,所以我覺得作為一個男孩子,和她們一起玩化妝打扮的遊戲沒什麼不妥。

有一次,我媽媽出去工作,讓我和一個比我大的表哥呆在一起。我的表哥對我不斷性騷擾。第一次發生時我很震驚,但以後卻越來越享受與渴望這種關係。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對同性產生了越來越深的感覺。上大學期間我沉浸在對同性的吸引中不能自拔。有一些晚上,我會和一些男生見面,和他們發生性關係,爸媽全然不知。我那時覺得無所謂,也沒想過後果。

在那段時期,我還是教會青年小組的領袖。但雖然在外面看我在忙著帶領青年人敬拜上帝,我的內心卻被性的慾望佔據,一點點遠離祂。

我的內心渴求父親的關愛。我多麼巴望著能有人關心我,滿足我內心對父愛的渴求——自從爸爸在我小時候當場抓住我穿著女裝後,他就開始疏遠我。我認為,我的爸爸很厭惡我是同性戀,並刻意跟我保持距離。所以我在其他地方尋求愛和接納,希望有一天,能有人接納我本來的樣子,並信任我。

幾年之後,我在一個商務外包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我想讓忙碌的工作轉移我的注意力,但顯然我錯了。我一有收入就開始光顧夜店酒吧,和同性戀者混在一起,放縱自己的同時還繼續保持在教會作為一名受尊重的青年領袖的職位。我過著雙重生活。

我還變成了同性戀社群的支持者,想幫助那些人提高對艾滋病的意識。我感覺我在支持一項正確的事業,雖然我自己對這個事業並不了解。

在2017年,我的一個同事在知道我倡導提高對艾滋病的意識後,問我能否陪他去做艾滋病檢測。我同意了,決定給自己也做一個檢測。在看到自己的化驗結果時,我驚呆了。我是HIV陽性。

這太不真實了,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我的輔導員給我制定了服藥計劃以及其他的一些治療程序。在回家的路上,我試圖不理會自己正在經歷的負面情緒。

 

意外經歷來自上帝的恩典

我花了數周來接受這個消息。最初,我假裝無所謂,畢竟我還能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但是我越是儘力不去想,負面情緒越多。我決定辭職。之後,孤獨和抑鬱感隨之襲來。

一次我和我的姐姐躺在一張床上,我崩潰地問她:「我是不是一個壞人?」。姐姐抱著抽泣的我答道:「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一切都有它的目的。儘管我們現在還不知道這個目的是什麼,但最後所有的事情都會顯明。」

當我把情況跟家人說了之後,我的爸爸說:」兒子,別怪我當初沒提醒過你」,然後爸爸擁抱了我。

即使知道我的狀況,我的家人也並未對我另眼相待或者拋棄我。他們讓我覺得好像這事從未發生過。

我的家人仍舊和我共餐,在家讓我分擔家務。自從告訴他們之後,這事就一直沒再被提起過。他們的積極反應幫助了我,尤其是身為醫生的爸爸對這個病很了解,但即使他很擔心我的狀況,也沒有表現出來。

因為我跟父母講了我的情況,爸爸開始花時間陪我和媽媽。我們一起去教會,一起吃飯,媽媽多年來的禱告應驗了。那時我才知道上帝按祂的時間安排好了這一切的事。

 

把我的雙面生活交給上帝

在大約休息了11個月,反思了哪些事對我是最重要的之後,我決定再找一份工作。後來也很感恩我被一家公司僱用了。之後我開始尋找一些可以信賴的小組團契,工作單位的一個密友把我介紹給我現在的門訓小組組長。我把我的情況給他說明,但他沒有論斷我。令我驚訝的是,他帶給我安全感。他幫助我重新振作起來,每天借著規律的聖經學習和小組分享來有目的地尋求耶穌。

隨著我家庭關係的重建、我牧者和最好的朋友在六年里的引導以及來自門訓小組的愛與理解,我開始把自己的雙面人生降服於上帝。但是我仍在重建的過程中。上帝只是剛剛開始祂的工作,祂每天都在把我進一步塑造成一幅美麗的藝術品,以展現祂奇妙的救贖恩典。

我是一個殘缺的人,不配得到十字架上的愛,是一個不配得到這份恩典的罪人。現在我因著更高的目的被重建,透過我生命的見證來彰顯耶穌的榮耀。我準備好了為了上帝的榮耀來面對一切艱難險境。上帝給我愛,帶給我改變。我是一個因著更高的使命被破碎的器皿。

我,Marlo Justine Gando,是一名上帝的僕人,我宣告耶穌是我的唯一,唯有祂以完全的愛愛我,祂也是我生命唯一的渴求。

今日,HIV在我的生命中有了新的意義:上帝已經贏得了我(HE IS VICTORIOUS over me)。

「感謝上帝,使我們借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哥林多前書15章57節)

 

 

 

點擊鏈接查看原文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一同坐席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