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Ashley Ashcraft,美國

翻譯:Nancy,中國

 

前兩周的大選之夜,當我的家人看著選票湧入時,我不禁對美國明顯的分歧感到沉重。兩位候選人的得票率在大多數州是如此的相近,我覺得就算我們再努力,也製造不出更完美的分裂了。

我們現在的這種分裂是許多人心靈的負擔。看到代表美國分裂程度的非常清晰的數據,至少可以說是令人沮喪的。

而現在民主黨候選人喬·拜登已經獲勝。我聽到很多人討論擺在他面前的任務——重新讓「美利堅合眾國」合一起來,這是一項艱巨的任務,甚至或許是不可能的。

是的,喬·拜登可能贏得了選舉,但他贏得了一個很分裂的國家的領導權。

不幸的是,美國的政治分裂也影響了教會。基督徒和這個國家其他地方一樣分裂。雖然我們都想相信一個新的候選人會讓我們合一起來,但一直壓在我心裡的想法是,真正的合一不是喬·拜登的工作……而是我們的。

把這個責任推到他肩上是錯的。合一始於教會(腓立比書2章2節)。我們在教會裡的合一會反映到全世界。它將改變我們與他人的互動方式以及人們對教會的看法。這是最重要的,不僅對美國的政治分歧如此,而且在教會如何向世界展示基督這一方面也是如此。

 

合一的呼召是依據聖經的

 

這呼召始於約翰福音17章中被稱為大祭司的禱告中,耶穌祈求與祂的子民——教會合一。祂在22和23節禱告,

「……使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合而為一。 我在他們裡面,你在我裡面,使他們完完全全地合而為一,叫世人知道你差了我來,也知道你愛他們如同愛我一樣。」

耶穌的合一禱告與愛緊密不分——天父與聖子之間的愛、耶穌與教會之間的愛、教會與世界之間的愛緊密。與耶穌的連結需要合一。它要求我們彼此相愛。

保羅延續了耶穌在教會中合一的主題。在《哥林多前書》一書中,他為哥林多的教會祈禱,這座城市被稱為一個大熔爐,是一個不同民族和文化的聚居地:

「弟兄們,我借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名,勸你們都說一樣的話,你們中間也不可分黨,只要一心一意,彼此相合」(哥林多前書1章10節)

所有這些聽起來都不錯,但我們該怎麼做呢?我們如何成為一個統一的民族,一個播種和平而不是分裂的民族?

 

 

從家裡開始

 

特蕾莎修女說得最好:「如果你想改變世界,回家愛你的家人。」我相信合一的呼召從我們的家庭開始。

這個呼召塑造了我如何教導我的孩子,如何在他們面前說話,以及他們如何看到我與朋友和同事的談話。

我和丈夫有責任為我們的孩子樹立團結和愛的榜樣。這意味著去肯定我們所看到的各種膚色的人都是上帝偉大創造的一部分,或者教導他們:即使我們不同意我們朋友的看法,我們仍然可以愛他們。

前幾天我把女兒從學校接回來,她哭著跑到我懷裡——一個女孩在操場上說了些不友善的話,我的孩子很傷心。

我們討論過,即使別人不友善,我們也要待人友善。有時這是一個很難做出的選擇,但我們要做到這一點,我們將以愛為標誌,而不是仇恨或憤怒。

隨著孩子們的成長,我知道這些實踐和平與合一的機會將繼續出現。

 

正因為如此,我對耶穌呼召尋求合一的回應,是從家裡開始的。

 

 

但它不會停留在家裡

 

不過,這種合一的效應不會只停留在家裡。它將滲透到我們的生活、人際關係、工作和世界裡。

達拉斯·威拉德(Dallas Willard) 談到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特定的影響領域,作為基督徒,我們可以把上帝的國度帶到我們特定的領域。對我來說這可能是我的教室。我在這個小小的角落裡有影響力和權威,所以我可以在那裡成為一支合一和和平的力量。

但是我們該怎麼做呢?實踐起來是什麼樣子呢?

首先,我認為在我們對別人做出判斷之前,我們應該先向內看。耶穌在馬太福音第7章說:「為為什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第3節)。

向內看,我們可以考慮試試依納爵·羅耀拉(Ignatius of Loyala)對良心檢討的實踐。可以每天晚上有意識地回顧我們的對話,我們所採取的行動,我們與之互動的人,然後考慮有什麼需要懺悔,以及需要注意的上帝的指導或指示。

 

第二,我們可能需要進行艱難的對話並接受糾正。想想你所在領域的人。是否需要與他們進行任何談話?有沒有需要說出或聽到的真相?你是否需要接受糾正?

最後一個想法是關於社交媒體的。甚至我們在社交媒體上的發言也應該如何反映基督。我經常和我的學生討論這個問題,我們發布的言論將會很長一段時間裡對他人造成極大的影響力。教會需要未雨綢繆,不要在社交媒體上助長狂熱。我要假設,真正的改變將來自於真正的面對面對話,而不是在社交媒體(Instagram)上發布推文、模因或夸夸其談。讓我們意識到我們的言論——在它呈現的所有形式上都有它的影響力。擁有一個影響領域是一個責任重大的事情;我們需要確保我們是為了別人的益處而發聲,而不是為了傷害他人而發聲。

因此,思考我心中的挑戰後,我懇請教會——尤其是美國的教會——在這個時候追求和平,願意「雖然不一致、仍然彼此相愛」。

 

願定義我們的不是我們的政黨,而是我們對耶穌的愛。希望我們記住,至少在教會方面,合一不是喬·拜登或其他政客的職責,而是我們自己的職責。

 

*此作品由雅米事工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感恩的美好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