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Osarieman Faith,加拿大

翻譯:Nancy,中國

有聲播讀:楊瀾,中國

 

我在教會長大,看多了人們為他們稱之為的「上帝的恩典」作見證。從我的角度來看,我看到的是人們分享他們犯下的可怕錯誤和做過的糟糕選擇,以及上帝是如何帶領他們度過接下來的挑戰的。我很想不明白為什麼一個良善的上帝會選擇幫助這些人——在我看來,這些人並不是多好的人。

這些人因著上帝給他們的恩典而做的見證讓我滿是懷疑和困惑。但我沒有尋求上帝並向祂提出我的問題,而是選擇了不去理會我的想法。因此,我花了很多年才糾正了自己對恩典的誤解,並且是以最痛苦的方式。

四年前,我開始在我的教會裡服事,並完全敞開內心去信任一些我認為有愛心的基督徒領袖。

然而不幸的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開始注意到他們缺乏責任感,並且不願承認錯誤和對已經存在的錯誤加以糾正。還有,有些講道讓我擔心。

幾個月前,當我(和其他人)向他們表達我們的擔憂時,我們卻被禁止發聲,並被暫停了在教會的服侍。

我感到很受傷——感到我服侍上帝和祂子民的熱情被誤導了。我也覺得自己被操控了,他們讓我以為我有這樣的擔憂本身就是不對的。我拒絕去想自己怎麼才能原諒這些人,我緊緊抓住傷痛不放,因為我覺得不該給他們恩典去原諒他們。

我心中的驕傲不斷提醒我,我完全有權利感到生氣。

每天我都在腦海里重溫這件事,並發問他們是不是該這樣背叛我。我經常得到的答案是「不」,這讓我陷入苦毒,而苦毒開始阻礙我與上帝的關係。

我一直對自己說:「當上帝要我原諒的時候,祂會把苦毒的感覺帶走的。」幾個星期過去了,我開始很難敬拜了。我覺得很沉重。我扛著沉重的包袱卻不知道該如何放手——我也不確定我能不能放手。

我變得非常沮喪和痛苦。為什麼那些傷害我的人在我痛苦掙扎的時候還可以那麼快樂?我終於忍無可忍了,有一天,我崩潰地哭了。

當我大哭的時候,我聽到心裡有一個安靜的聲音在提醒我:「去祂那裡,祂會讓你安息的。」

在那之後我哭著睡著了,當我醒來時,我決定讓上帝介入到我的痛苦中。我知道祂的道路既不容易也不好受,但在祂的同在中待了一段時間後,我意識到,雖然這些人真實地傷害了我,但最好的方式還是聽從耶穌的教導,給予他們恩典和慷慨的寬恕(馬太福音18章22節)。

祂的恩典是足夠的,因為祂是一位仁慈和寬恕的上帝。上帝是如此的偉大和大有能力,祂可以給我足夠的力量倚靠祂去放下這些人對我的冒犯。

第一步是刻意、謙卑、始終如一地來到祂面前。上帝可以在一瞬間或慢慢地使我們破碎的心重新恢復完全。對我來說,我花了大約三個月的時間才完全釋懷,在此過程中,上帝重新定義了我對祂的恩典的理解。

聖靈幫助我認識到,我的驕傲阻礙了我的寬恕。我很不好意思沒早點明白這一點。上帝幫助我看到祂每天給我的恩典。比如每次我答應祂會做什麼但卻沒有做的時候,祂以仍然愛我來讓我看到祂的恩典。

當我明白給予恩典並不意味著他們的行為不會帶來任何後果時,原諒我的教會領袖就變得容易多了。

這意味著我不再在心中審判他們。就如同我如今在基督耶穌里也不被定罪了(羅馬書8章1節)。

這使我對上帝有了更深的認識,因為我知道,當我向他人展現出恩典的時候,我會更像基督。

上帝的恩典就是不基於某個人的價值觀和行為,單單向那個人給出恩惠,這是因為上帝想給我們恩惠。當我們應該受到譴責時,祂的憐憫——另一種形式的恩典——遮蔽了我們。祂沒有譴責我們,而是寬恕我們,安慰我們,提醒我們祂愛我們。

雖然要展現上帝的恩典和寬恕並不容易,但我現在可以告訴你,這卻是必要的。

過去,當我聽到那些我覺得不配得寬恕的人講上帝恩典的見證時,我沒有意識到的是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缺點。

現在,我正努力對他人更加仁慈——只要是在上帝的帶領下,我會儘可能多地給他們機會。因為他們需要這樣的恩典,這也讓他們可以成長為更像基督的自己。

在回應或說出別人的缺點之前,我現在能夠做到停下來先問自己:「換做是我,我希望得到怎樣的對待?」。即使我所看到和經歷的挫折、痛苦或傷害是真實存在的,我知道我們天上的父有足夠的力量和恩典讓我能夠依靠祂,同時祂也讓我變得更智慧、更完整、更寬容和仁慈。

我今天想要為大家做的禱告,就是我們願意讓聖靈來教導我們上帝的恩典,使我們不至於迷失在苦毒的陷阱中,而是將上帝恩典的真理常放在心上,使我們可以日夜默想。我禱告我們學會原諒別人,原諒自己的不足,然後回到我們天父寬恕的懷抱中。祂在等待著你我!

 

 

 

点击链接查看原文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閱讀相關主題文章:感恩的美好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