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玉玲,中國
有聲播讀:枝子,中國

 

在每隔1-2分鐘的宮縮持續了12個小時之後,2021年3月25日10點23分,我們五個月大的寶寶米樂蔻出生了,她是個小姑娘。我從2米開外的產床上看著她。心裡沒有迎接新生命的喜悅,而是另一種複雜的情緒。因為全身水腫的她看起來像個布娃娃,沒有一點生氣,樣子也無法清晰辨別。不一會兒護士便把她包裹起來。

而她的心跳已經在3月20日或許更早一兩天停止。雖然我們知道愛我們的上帝已經把米樂蔻帶去祂預備的樂園,那裡沒有疾病和疼痛,心裡仍然非常不舍和悲傷。回首來時路,看到上帝一次次的引領、幫助和安慰,心裡有一個聲音告訴我,上帝的安排必定是最好的,凡是都有祂的美意。

生命誕生之初的欣喜激動

2020年12月3日凌晨快4點,驗孕棒上赫然的兩道紅線,證實了我的預感,我們有了第一個寶寶。壓抑著激動的心情,我回到房間告訴先生,我真的懷孕了。我們欣喜地相擁在一起,每一個呼吸都是那麼暢快幸福。非常感恩上帝垂聽我們的禱告,讓我們一次備孕就成功。此後熄燈我再也睡不著。陸陸續續告訴了我最親密的一些家人和朋友,並寫下了長長的第一篇孕期日誌,開啟了屬於我們的孕育之旅。

產檢之路的步步驚心

2020年12月7日,經過多方比較之後,我們最終選定全國排名靠前的婦產醫院作為建檔醫院。並在醫院做了第一次孕酮檢測。檢測數值很好,好得令人暗暗想著會不會是雙胞胎。我每天看著美柚上的孕期日曆,看著胎寶寶每一天成長,在憧憬和喜悅中等待新一天的到來。然而,此後的產檢之路卻是步步驚心。

 

第一次危機:先兆流產

2020年12月15日迎來了第一次B超檢查以確認是否宮內孕。身邊多數的朋友孕育過程雖然偶有波折,但是都有驚無險地度過。在此之前我對即將到來的一切艱難一無所知。當天檢查結果是宮內孕,但因為絨毛膜下積血有先兆流產的跡象。醫生開了兩周的保胎葯、建議休假。看到流產兩個字,心裡不免湧上了一股擔憂。此後兩周歇了工在家保胎。詩篇127篇3節說「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所懷的胎是祂所給的賞賜。」在禱告中,上帝的話語給了我及時的安慰。這賞賜既是出於上帝,我們只要靜心等候,祂會將祂的旨意向我們顯明。

 

第二次危機:平安夜的劇烈腹痛

2020年12月24日平安夜如期而至。當天我身邊發生的第一例胎停是寶媽群里新認識的一個朋友,狠狠地挑動了我的神經。第一次在別人的故事裡,感到生命的孕育過程是怎樣的奇蹟,上帝造人何等奇妙可畏。不知道是胚胎髮育問題還是被驚嚇,從夜裡10點多起一直到凌晨3點多,我一直腹痛不止輾轉反側。到3點多實在忍不住搖醒身邊的先生,讓他為我和寶寶禱告。

他禱告以後仍然還沒有心裡的平安,我又繼續禱告。上帝是我們的主,我還怕什麼呢?在讚美詩《安靜》的歌聲中,上帝的平安終於臨到我。我的腹痛明顯得到緩解,只是仍舊毫無睡意。此後,我聽著線上聖誕讚美會慢慢入睡,再次醒來,一天都平安,身體的疼痛全無。

 

第三次危機:仍舊先兆流產,積血擴大

2021年1月5日已經保胎半月有餘,到了第二次B超檢查的日子。這次檢查結果仍舊是先兆流產,並且積血面積進一步擴大。此後醫生又開了兩周的保胎葯、建議休假到1月26日,也就是滿三個月的NT檢查日子。都說先兆流產需要好好休息,等過了3個月以後就穩定了。那時是否能穩住胎兒我們自己完全做不了主,我們夫妻二人唯有共同來到上帝的面前為我腹中的寶寶禱告,我們別無選擇,唯有全心倚靠上帝,祈求得著祂賜的平安和喜樂。我們為寶寶取了小名米樂蔻,取自英文Miracle的譯音。取這個小名源於我們對生命新的理解,生命的孕育不就是闖過無數道關卡的奇蹟嗎?

 

第四次危機:NT增厚伴水腫水囊瘤

當我們終於脫離了先兆流產的危機,新的危機又來臨。2021年1月26日,由於寶寶位置不正導致NT B超反覆檢查5,6次。每一次的信息都在轟炸我的心臟。宮腔積液、胎兒全身水腫、頸部有水囊瘤內見分割、NT增厚9.8mm(正常值2.5mm以下)、胎兒靜脈導管未顯出。等待中已經查到這些異常可能伴隨著什麼疾病。醫生說這樣情況的胎兒90%以上會有異常,建議我們引產並且終止妊娠,同時諮詢產前診斷。唯一值得開心的是我們一直想知道寶寶的性別,通過NT結果預判了是個女寶寶。

 

艱難選擇,軟弱中靠主剛強

90%的異常率,我們該怎麼辦?上帝的旨意是怎樣的呢?我們要引產嗎?不引產的話要做進一步檢查嗎,檢查的目的是什麼呢?可能面對哪些結果?我們是否能承受這些結果?我們是否可以看著孩子受苦?我們受教如此:人的生命是上帝所賜、神聖且寶貴,奪走生命是一種罪。

經過再三慎重的考慮,我們決定不引產。進一步檢查無益於治療、也不影響最終的決定,所以我們放棄進一步檢查。可能面對的結果有三種:最好的結果是寶寶沒有任何異常,另外兩個壞的結果是胎死腹中或生下有先天疾病的孩子,其中最壞的情況是先天愚型的孩子。我們都願意承受,因為上帝說祂的恩典夠我們用,上帝應許我們的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

儘管我們已經做了決定,但是醫生持續建議引產、朋友也帶著關心給我們不同的建議,我們對未知的擔憂,此後的孕程還是有很多軟弱和艱難,唯有定睛在上帝的身上才能勝過這一切。「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哥林多後書4章17-18節)。我們顧念的是上帝的心意和將來的榮耀,眼前的苦楚確是至暫至輕。

此後每次的檢查結果,舊癥狀不斷加重,又添加新癥狀。直到最後一次寶寶還有胎心的B超檢查是在3月16日,她的頸部水囊瘤已經比頭部還大,疑似有足內翻,胎心一直超過上限160維持在170以上。醫生說孩子再大了有意外需要引產,持續變大的水囊瘤會影響正常引產,最後可能孩子保不住,還得剖宮引產。最壞的情況也可能危及大人。

我在軟弱中甚至開始交代先生如果我和寶寶發生意外,你要找一位敬虔的姊妹一起度過餘生。然而在不停地禱告中,我再次看到上帝是怎樣一位上帝。「耶和華在他面前宣告說:『耶和華,耶和華,是有憐憫有恩典的上帝,不輕易發怒,並有豐盛的慈愛和誠實……』」(出埃及記34章6節)。我相信這位有憐憫、恩典、豐盛慈愛的上帝必不丟棄我們。

 

胎停和引產

雖然寶寶一直沒有什麼胎動,但是3月20日周六這天,連我都感覺到我跟她「失聯」了。晚上在家拿胎心儀測了很久都沒找到胎心。第二天主日崇拜後,我們直奔附近的建檔醫院急診B超最終確診胎停了。雖然前一晚已經知道這個結果但仍不願意相信,希望自己檢查方法有誤,當被醫生確診之後忍不住抱著先生一陣痛哭。肢體陪伴回家的路上,我再次嚎啕大哭,切身地體會到喪子之痛是怎樣的痛。此後就是住院引產,出院在家坐月子。

 

上帝的安慰和醫治

 

上帝知道我經歷怎樣的痛苦。我可以從哪兒得安慰呢?約伯在失去兒女時說:「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約伯記1章21節)上帝計劃祂的獨生兒子主耶穌為世人的罪被釘死在十字架,使我們藉著耶穌得生,上帝愛我們的心在此就顯明了。

主耶穌順服天父上帝的旨意,為我們破碎祂自己。在我的生命尚未經歷大的破碎之前,我未曾深刻地體會到主耶穌破碎自己救贖我們是何等深沉的愛。那一刻我體會到了,雖然還不能完全。感謝如此愛我們的天父和主耶穌,這讓我們知道凡我們所經歷的都有上帝的美意,而祂也必定醫治我們。

那時,唯一感到遺憾的是寶寶不能來看看這個世界,與我們面對面。4月2日耶穌受難日當天,我收到胎兒組織的染色體檢測結果是特納綜合征。這是一種無法治癒的先天性疾病,可表現為智力尚可但低於常人、身高矮、第二性徵不發育、可能會伴發骨骼畸形、軟組織畸形、腎臟畸形、心臟大血管畸形、高血壓、聽覺損害等軀體異常。

「人若生一百個兒子,活許多歲數,以致他的年日甚多,心裡卻不得滿享福樂,又不得埋葬,據我說,那不到期而落的胎比他倒好。因為虛虛而來,暗暗而去,名字被黑暗遮蔽,並且沒有見過天日,也毫無知覺,這胎比那人倒享安息」(傳道書6:3-5)。是的,我們的寶寶米樂蔻因為上帝的憐憫和恩典得享安息,她的大名叫吳纓。我們曾珍惜每一天給她講故事、放胎教歌、夫妻同心為她禱告的時光。這都是上帝的美意吧。

我如今剩下的只有感恩。感恩上帝的話語一路光照我們。軟弱如我,有時獨自一人邊走路邊禱告,不禁淚流滿面。我已經記不清如何一次次從上帝的話語中得著力量勝過那些軟弱。如果不是倚靠上帝,我根本無力走過這5個月。

感恩我們可以倚靠祂,對寶寶,我們也是盡了全力,因此對她我們是毫無虧欠的。因遵循了祂的旨意,我們在祂的面前坦然無懼。感恩祂憐憫我們和寶寶,在這個經歷中掌權和指明道路。

感恩上帝藉著我們同工的弟兄姐妹一路陪伴我們。他們的代禱和關懷,還有那些關心安慰我們的朋友,帶給我們那麼多的溫暖和力量。還有我的另一半,吳先生,這個經歷讓我知道他是家裡可靠的頭,如果沒有他的代禱、支持、陪伴、安慰,我將破碎得更甚。經此一番更加堅固了我們的關係。感謝上帝把我們聯合在一起。

願我們這樣的經歷能帶給與我們同等經歷的人以安慰和鼓勵,上帝的話是光,照著我們走過生命中一段幽暗的隧道,也必照著一切跟隨祂的人走過生命的幽谷。

最終會發現凡事都有上帝的美意。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