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蔣依含,中國
有聲播讀:悅悅,溫哥華

 

我抑鬱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疫情帶來的不止是新常規生活,還有抑鬱。盼望著盼望著,復工終於來了,但一復工我卻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會了。好可怕,我突然變得扛不住一點壓力。曾經那個好學的我,如今卻懶得不想動腦筋。我整個好像換了一個人,工作沒有想法,連熟練的業務也不會了。

最後,我只能倉皇辭職。那時,男朋友快成為了我的上帝,我自己什麼都不會做了。這簡直不是我,而是我曾經最討厭的樣子。我想,如果我跟別人說我的狀況,誰都不會相信吧。於是,最後我選擇不說,因為就算說了,別人會懂嗎?還會亂說吧。

混亂中的婚禮

我結婚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我為此預備了28年,到真要結婚時,我卻不正常了。那段時間,我拖沓,不打扮,把母親都嚇壞了。我感覺自己每天都在拖未婚夫的後腿,不能幫助他還跟他爭吵,讓他丟臉。我對自己好失望。我怎麼神智不清地就把自己嫁了呢?這可是我的人生大事呀!

我對自己也漸漸失去耐心。我作為一個成年人該有的生活能力都失去了,工作能力也沒有了,我只能赤裸地進入婚姻——沒有工作,沒有金錢,沒有能力。明明我之前是一個很有愛心的人,此刻卻變得不成熟,這讓我很難接受。

然而,讓我感動的是,儘管我精神狀態不佳,我當時的男友,現在的丈夫依然對我不離不棄,也給予我很多的支持和幫助。記得抑鬱嚴重的時候,我每天都想自殺,他就跟我說:「你死了耶穌的血不就白流了嗎?」這句話點醒了我,也讓我有勇氣再次面對!最後,他也如約娶了我。當牧師問他:「你是否願意娶她為妻?」時,他沒有一絲後悔地說:「我願意!」我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結婚初期

婚後不久,我發現自己懷孕了。老公出去工作時,我就每天拚命睡覺,盼著他下班。我不敢做什麼,我怕我情緒失控與同住的婆婆吵架。就這樣,我度過了自己的早孕期——不再聯繫朋友,且將自己封閉起來,因為我覺得無法與人交流,也不敢與別人交流,生怕別人發現我不正常……

就在我以為自己不行了的時候,突然有一天,我恢復了理智。在看我們婚禮錄像的時候我流淚了。我突然意識到,所謂恩典,從來不是靠自己賺來的,而是上帝白白賜予的。那一刻,我哭了。這麼多年來,我從來沒體會過被愛。我一直以為愛是靠自己換來的,結果在我失去所有能力之後,我發現老公還是如此愛我,婆婆對我像自己女兒一樣地疼愛。在上帝的恩典中,我終於明白了恩典的意義。丈夫和婆婆不離不棄的愛和恩典讓我這個離異家庭的孩子感受到了愛!

我父母離棄我,耶和華必收留我(詩篇 27篇10節)。

在離開了原來的工作後,上帝也歇了我一切的工讓我在家裡預備好當媽媽,且重新為我預備了一個工作。一切終於又恢復了正常,我又能思考溝通了。雖然孕期帶來氣虛,和抵抗力下降,我依然仰望上帝!因為我知道恩典不在祂以外!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