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Emily

翻譯:秋雨,加拿大

有聲播讀:鍾林君,中國

 

我平生第一次目睹一個母親哀悼她死去的孩子是在我叔叔的葬禮上。

我那時還是個孩子,記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奶奶的哭泣。葬禮儀式結束後,所有來賓一個個走出禮拜堂,奶奶彎下腰伏在她第二個孩子敞開的棺木上嚎啕大哭了足足幾分鐘,傷心欲絕。我當時正在教堂院子里和表姐妹們玩耍,奶奶的哭聲劃破長空,至今仍回蕩在我的腦海中。

她驚天動地的哭聲傳到我們耳朵里,於是我們急忙回到禮拜堂的側門,默默地看著奶奶緊緊地抓住叔叔的屍體,不停地呼喊著他的名字。她無論如何也不肯放手,直到我爸爸不得不將她拖走,眼淚從他倆的臉上簌簌流下。那一刻我才明白白髮人送黑髮人是違背常理的事情。

從那以後,我再也沒聽到過有誰像奶奶當時那樣哭過。直到二十年後,從我自己的口中居然發出了同樣的哀嚎。

意外驚喜

那是九月的一個早晨,我和丈夫Aaron盯著驗孕試紙,上面顯示一條淡粉色的線和一條紅色對照線。我們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於是拍了張照片發給我姐姐。她已經做了母親,同時還是一名助產士。

三十分鐘後,姐姐打來電話,她在電話中大叫道:「你懷孕了!千真萬確!」 我笑了出來,幾乎不敢相信這突如其來又令人欣喜的奇蹟。我和Aaron本來打算幾個月後要孩子,看來上帝想要我們提早實現計劃!

之後的四周我們興奮地討論著近期我們要做的一切安排。我從圖書館裡借來有關懷孕的書,開始服用孕期維生素,吃健康食品。我們猜想孩子會像誰,我們會住在哪裡,全家一起會做什麼。我們暢想著未來的一切和充滿無限可能的人生。

與寶寶的初次見面

當寶寶的心跳在超聲波屏幕上閃爍時,我和Aaron為第一次見到我們的孩子興奮至極,不禁大呼小叫起來。

B超剛剛結束我們興奮的心情卻急轉而下。產科醫生Z說,我們八周大的胎兒心率為每分鐘80下,而這個階段的胎兒通常應為100以上。她說我們除了等待觀察外別無良策,並要我們一周後回來複診。

走出醫生辦公室時一陣焦慮和恐懼向我襲來,一個又一個的問題閃現在我腦海里——「難道我註定會流產嗎?」;「寶寶還有存活的希望嗎?」

回到家後,我決定不去查找有關孕初期胎兒心率低的資料,而是向上帝禱告。我們邀請了幾位家庭成員和好友幫助我們一起為這個小生命代禱。

我在上帝面前專心禱告寫靈修日記,一周時間很快過去。我祈求上帝完全醫治寶寶的心臟,也為寶寶身體每一個部位的發育禱告。雖然這個階段還無法知道寶寶的性別,但直覺告訴我他是個男孩。

破碎的夢

一個星期後,我走進Z醫生的診室,滿懷信心,希望會在儀器上看到和聽到寶寶健康的心跳。然而,一陣沉默過後,我聽到了最可怕的幾個字:「對不起,聽不到心跳。」

我坐在那裡驚呆了,Z醫生告訴我,我是過期流產,也就是說我腹中的胎兒已經停止發育,死在體內,但還未能排出體外。她說導致這個情況最可能的原因是染色體異常,與過去九個星期我做了什麼沒有關係。

擺在我們面前有三個選擇:等待胎兒自然脫落,吃藥或者做手術。

此時,我的眼淚像打開了閘門的河水傾瀉而下。我們還未從可怕的消息中緩過神來,根本無暇顧及該如何把死去的胎兒從我身體里取出來。Z醫生說我們可以考慮好了再做決定,然後擁抱安慰我。

我和Aaron回到家中,為失去我們的第一個孩子抱頭痛哭。我們無言相對,屋裡只有哭泣和喘息的聲音。

我們所憧憬的與這個孩子一起共度的美好未來全都破滅了。雖然我們可以再努力生很多的孩子,但我們想要留住這個孩子。

在一片寂靜中坐著痛哭了幾個小時候後,《罪債全還清(Jesus Paid It All)》那首讚美詩出現在我們的腦海里,於是我們唱了起來,它的歌詞深深地觸動我的心弦:

我聽救主說道:「你力量實微小,

應當儆醒祈禱,因我為你中保。」

主替我捨身,罪債全還清,

無數罪孽污穢心,主洗比雪白凈。

唱著唱著,我心裡開始感到些許平安;此時此刻,我感到如此的渺小無助,但我在天父的懷中找到依靠,我感謝祂為我付上生命的代價。

哀悼失去的寶寶

但是接下來的三個星期,我還是沉浸在悲傷中不停地哭泣。短暫的初為人母的甜蜜變成了傷心欲絕的苦毒。我為寶寶的逝去感到憤怒、茫然和哀傷。

內心深處我相信這次懷孕是上帝對我過去十年在宣教工場服事祂的獎賞,雖然我非常清楚不能把這次流產歸咎與上帝,但是我覺得這個孩子是我應得的獎賞。我明白由於罪的原因這個破碎的世界裡會有苦難發生,但是我的傷痛絲毫沒有因此減輕。

11月,我們決定藥物流產,即在家裡服用藥物將死胎排出體外。整整三天我躺在客廳里的沙發上不停地流血,我的心和身體在痛苦中顫抖,我的口中發出如同奶奶多年前撕心裂肺的嚎啕。隨著眼淚和血同時從我的身體里流出,我感到身體被掏空,被榨乾。

第三天結束時,孕囊脫落,我將它捧在手中。當流產的事實終於擺在我眼前的時候,我的眼淚已經流幹了。看著我手裡的孕囊,它不再可怕也不再神秘;恰恰相反,我覺得它美極了,這是我和Aaron愛的結晶,它曾在我的身體里。

我們在家裡為寶貴的小天使舉行了一個小型的葬禮。我們把他連同一封親筆信和沾滿淚水的紙巾一起放入一個漂亮的小盒裡,為他祈禱,唱詩,然後和他依依不捨地道別。

悲傷中的我遇見上帝

上帝在這個過程中一直與我同在。祂來到我的身邊,伴我一同走過痛苦的深淵。當朋友和家人的話語不能安慰我的時候,祂用祂的話語扶持我。

當人們說:「至少你知道你能懷孕。」

上帝說:「我知道這次懷孕對你意義非凡。」

當人們說:「你們還年輕,還有很多機會。」

上帝說:「此時你盡可以為失去的寶寶痛苦哀傷。」

當人們說:「應該等你滿三個月後再告訴我。」

上帝說:「你可以隨時跟我訴說你的任何心事。」

當人們說:「他本來就與你無緣。」

上帝說:「我是賜生命的主,我會在最合適的時候賜給你們孩子。」

 

療傷旅程中的朋友

在我療傷的過程中,上帝通過兩個人給予我安慰:一個是大衛王,另一個是名叫Lee的新朋友。

當我的情緒失控時,《詩篇》幫助我緊緊抓住對上帝的信靠。當我讀到詩篇13時,我對大衛的傷心和痛苦感同身受。

「1耶和華啊,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嗎?你掩面不顧我要到幾時呢?

2 我心裡籌算,終日愁苦,要到幾時呢?我的仇敵升高壓制我,要到幾時呢?

3 耶和華我的上帝啊,求你看顧我,應允我,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

4 免得我的仇敵說「我勝了他」,免得我的敵人在我搖動的時候喜樂。

5 但我倚靠你的慈愛,我的心因你的救恩快樂。

6 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他用厚恩待我。」

大衛的例子讓我明白,我可以承認我的痛苦、釋放情緒,又同時可以相信祂、依靠祂,為祂的愛和美善敬拜祂。我愈是對上帝敞開心扉,我就愈發地靠近祂,從祂那裡得到的安慰也愈多。

是的,我的寶寶死了,我很傷心,但我也因此不再是從前的我。而且,是的,上帝仍是善待我的上帝,即使在悲傷中我也要選擇讚美祂。

***

流產一個月後,在一個共同朋友的生日聚會上我遇見了Lee 和她的丈夫。我們見面後不久,Lee便透露她今年早些時候流產了。

我驚訝不已,上帝為我預備了同我一樣正在痛苦深淵裡,深知我所經歷的一位姐妹。我們有相同的憂愁和掙扎,但是我們敬拜的也是同一位行神跡的上帝。

此後我和Lee定期交談,互相提醒對方我們的婚姻應以上帝為中心,相信祂會精心安排我們的未來。我們一起悲傷,一起禱告,互相勉勵。

雖然我和Lee之間在流產問題的交流上沒有障礙,但我和Aaron所經歷的痛苦旅程卻截然不同。

Aaron的見證

我所承受的傷痛是雙重的:一是因為失去寶寶而痛苦,二是因為Emily的痛苦而痛苦。

失去寶寶我的第一反應並不是很強烈。我坦然接受了現實,因為畢竟我沒有親身體驗懷孕的感受,也沒有機會和寶寶建立更深的關係。無論是在感情上還是在心理上,我仍在為做父親做準備。

第一次孕檢後,我心裡很清楚若非奇蹟發,新生胎兒心跳緩慢的情況很難扭轉。上帝在某種程度上已經為我打了預防針讓我能夠堅強面對將要降臨的沉重打擊。

藥物流產那天是我最難過的一天。那是我第一次真正感受也親眼看到懷孕的現實——Emily捧著胎囊失聲痛哭。那一刻我們呼求上帝,祂感動我們為寶寶舉行了一個告別儀式。

我傷痛的另一方面是陪伴Emily從痛苦中走出來,坦然接受流產給我們生活帶來的影響。

失去寶寶後,我感到無助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安慰Emily。而且我覺得沒有人能夠了解我的處境——妻子在痛苦的深淵中,而我要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用來照顧她。

幾個星期後,我終於決定說出我的感受,尋求幫助。我看到上帝如何供應幫助我們走出傷痛。我結識了一個牧師朋友,他近期也剛剛和妻子經歷了流產的痛苦。能夠與他分享我的感受是我邁向個人成長的第一步,我也開始漸漸地從痛苦中恢復。我非常感謝這位弟兄,他能夠理解我面臨的挑戰:一方面要照顧妻子,一方面自己要挺住不被她的痛苦所吞噬。

我最終學會了更好地與Emily 溝通並給予她幫助。學會如何與對方分享情緒的不同層面需要時間。然而我最大的挑戰是眼看著Emily身陷痛苦走不出來。經過多次艱難的談話,我學會使用智慧的言語,同時堅守自己對走出傷痛後婚姻生活的期盼和憧憬。

學習一起走出傷痛非常不容易,但這也使得我們的關係更加堅固,我們也更加相愛,因為我們是在與傷痛作戰中一起掙扎、一起努力的戰友。(你是否最近也剛經歷流產的痛苦?或者你知道有人身處傷痛需要幫助?下面是一些也許對你有用的建議。)

 

幫助你走出傷痛的四個建議

自流產以來已經四個月了。有的時候悲傷仍會湧現,我感覺更強烈一些,Aaron則緩和一些。我們繼續操練更好地彼此相愛、互相幫助。我們希望把在此過程中總結的一些經驗與正處在流產傷痛中的夫婦分享:

1)主動尋求幫助

流產兩周後,我們參加了教會組織的為期五個星期的悲傷支持小組。這個小組提供了一個安全的地方讓我們可以與輔導員及其他參與者一起處理我們的感受。

你也許會感到非常孤獨,覺得無人理解你的悲傷,但有一些受過訓練的人士,他們專門幫助人們走出失去胎兒和孩子的痛苦。你千萬不要為流產或尋求專業人士的幫助感到丟人。

丈夫們:幫助妻子的同時也要幫助自己。以妻子需要的方式幫助她,也讓自己得到幫助,好讓自己有能力幫助妻子。繼發性創傷不可輕忽,因此確保自己得到必要的幫助至關重要。幫助自己首先需要對妻子敞開心扉,也要對你所信任的,能夠給予你鼓勵和支持你面對現實的人敞開心扉。

2)明白走出傷痛需要時間

療傷的過程可能並不如你所願,妻子和丈夫在療傷過程中的感受和需要的時間也迥然有別。不要對自己過於苛刻,接納自己的軟弱。倚靠上帝的教導,相信祂對於你的家庭有一個完美的計劃。

3)花時間與那些能跟你同悲哀的人相處

通常,那些你開口求助希望給你安慰和幫助的人可能不理解或者無法對你的流產經歷和傷痛給予同情。他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做些什麼,只能給你許多膚淺的安慰(或許是些冷酷無情的評論和你並不需要的建議)。

然而,你也會遇到了解胎兒在腹中夭折這樣私密和獨特經歷的人。當你說出自己的經歷,你會驚訝地發現你周圍有多少人會告訴你:「我也流產過。」你也許跟這些人還不是很熟悉,但是你應該多花時間了解她們與她們相處建立關係。

4)與配偶一同創造新的共同經歷

想想你們有哪些共同愛好,一個你們一直想完成的夢想或目標。設定目標並採取措施實現目標會讓你恢複信心重新振作起來。

我們倆決定一起跑半程馬拉松。我們進行了為期10周的訓練,每周一起跑3-4次,跑的過程中我們一起聊天和交流,不僅身體得到了鍛煉,我們的婚姻關係也更加堅固。

三月跑完半馬後,我們決定繼續把跑步作為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因為它幫助我們有效地療傷並且把注意力放在我們能夠掌控的事情上(而不是再次懷孕或趕快結束疫情或出國看望親人),以及上帝在這個生命階段對於我們的帶領。

在悲痛當中你也許感到人生完全失控,但是確定一個共同目標並且為實現目標而努力奮鬥能夠幫助你們走出低谷重新上路,開啟更美好的明天。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