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essie,馬來西亞

有聲播讀:枝子,中國

 

每日早晨起床洗漱之後,我就會跪地禱告。這個固定的習慣從兩年前開始。那時候我在一位敬虔愛主的姊妹家留宿,醒來的時候看見她正跪在地上專心地禱告。從那時候起,我就決心效法這位姊妹的榜樣。從一開始建立習慣的艱辛,後來初嘗早晨禱告的美好,經歷被聖靈引導的禱告(明白禱告確實是在對上帝說話,而不是自說自話),慢慢地我無法不禱告。如果不以禱告開始一天,我就無法好好「活過」當日。我享受禱告的甜美,也享受在禱告中與上帝親近的美好。

許多屬靈偉人也都如此仰賴禱告,馬丁·路德在百忙之中仍然不忘禱告,他說:「我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所以我每天如果不花三小時禱告,便應付不了」。加爾文在《基督教要義》中說禱告是每日上帝祝福的管道。禱告如此甘甜美好,只要經歷過的人就會明白,真正的禱告是與活的上帝相交,在聖靈的帶領和感動下懺悔、坦誠、讚美、感謝……禱告前也許沮喪、失望、焦慮,但往往禱告後卻得著安慰和力量。在認罪中我們認清自己的本相,又在讚美和感謝中重新看見上帝的信實和慈愛。我們的靈魂來到上帝面前時彷彿是在深淵之中,知道自己沒有任何資格來向聖潔的上帝開口,然而因為基督的救贖和聖靈的更新,我們能在禱告中與上帝相見,在上帝的光中見光。

正因為明白禱告能夠如此甘甜和美好,所以每次禱告我都渴望能夠在睜眼之時感到信心充足,力量充滿,喜樂,也滿懷盼望。然而事實卻不是如此。我有多少甜美禱告的時候,就有多少平淡或痛苦禱告的時候。有時候我心中被許多事纏繞,無法安靜專註,禱告著禱告著就會「語無倫次」,像在碎碎念;有時候我內心浮躁,正為了什麼事兒煩憂,儘管在禱告中說要交託倚靠,但睜開眼還是不平靜。更有些時候,我閉上眼就開始落淚,哀嚎,胸中像有一團火在燃燒,不管說什麼都無法平息,又或者麻木、失望,跪在地上好久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不是每次禱告結束我都能信心充足、力量充滿,喜樂又有盼望,然而這是否正常?是不是這樣的禱告就不是真正的禱告?詩篇中也有許多痛苦和悲傷的禱告,但最後他們總能讚美崇敬上帝,並且對上帝有盼望,那我這些禱告是不是就不被上帝悅納和垂聽呢?

一次主日講道解答了我的疑惑。牧師特別講到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的禱告。在主耶穌禱告:「父啊!禰若願意,就把這杯撤去!然而,不要成就我的意思,只要成就禰的意思」(路加福音22章42節)之後,有天使從天上顯現,加添給耶穌力量。然而耶穌並沒有因此就變得比較「好受」,或者就豁然開朗,完全喜樂了,而是「……極其傷痛,禱告更加懇切,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路加福音22章44節)。

就在耶穌禱告了,甚至天使來加添力量之後,耶穌的痛苦並沒有消失,甚至可能比剛才更加猛烈,因為聖經記載他禱告更加懇切,甚至汗如血點。從那時開始一直到在十字架上經歷天父的掩面,主耶穌的痛苦是一直加深到極致,直至死亡。如此看來,上帝並沒有應許人禱告之後就會感覺好受,或者痛苦得以減輕;也不是每一次禱告都是以甘甜和信心充足為結束。有時候,即使是迫切禱告,我們仍舊會感覺痛苦,或者事情仍然不是朝我們期望的方向結果。

但正如主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的禱告一樣,在祂禱告了一遍,天使加添力量之後,祂能夠更加迫切地禱告,繼續倚靠上帝。原來上帝沒有應許禱告會挪去我們的痛苦,但是上帝會保守我們持續倚靠祂,祂會賜給我們堅忍的心,使我們能夠持續禱告,持續在困境、失望、沮喪中倚靠上帝。上帝在禱告中加添我們力量去倚靠祂到底,直到我們看見祂早已命定的旨意——祂的榮耀的彰顯。

那時,我們曾經一切的痛苦就都煙消雲散,我們快樂變為永久喜樂,再也沒有什麼能使我們不安和恐懼。未到那完全榮美的日子,我們的禱告就不會是總是美好和喜樂的,必定有些時候苦澀,有些時候甘甜,有些時候似乎平淡乏味,更有些時候令我們極其痛苦無法開口。但我們要忍耐,耐心等候,因為盼望的原意就是等候,我們在禱告中等候上帝,將來就必看見祂良善的旨意和作為。

「要等候耶和華!當壯膽,堅固你的心!我再說,要等候耶和華!」(詩篇27篇14節)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