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ane Lim,菲律賓

翻譯:Cindy Wang, 澳大利亞

有聲播讀:Joya,中國

 

大約五年前,在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固定參加小組以後,我終於加入了教會新成立的女子查經小組。記得剛加入時的一次小組學習後,大家談起各自的禱告請求,其中一位姐妹說:

「 請大家為我禱告,我感覺自己有點購物上癮。花了太多錢去買不需要的東西。」

我聽了後,心裡突然有股難掩的沮喪。不是因為她的禱告請求有什麼不對,而是因為我發現我無法像她那般的坦誠。從「 請大家為我禱告,因為我感覺自己有點購物上癮」到「 請為我禱告,因為…..我戒不掉色情片和手淫…… 這讓我如何啟齒?

高尚的罪與不那麼高尚的罪

美國作家Jerry Bridges寫了一本書叫《高尚的罪(Respectable Sins)》。我雖然還沒讀,但卻一直記得這個讓人印象深刻的書名,因它太適合用來形容大多數能說得出口的罪了——比如沒耐心、批評論斷/八卦、非法下載東西、工作狂——基本上是每個人都比較可能做的事情。

當我們準備「不失面子」地向他人認罪時,往往會不由自主地言語婉轉,讓自己看起來不要那麼糟。

所以本來是,「我今天早上對我媽大吼大叫」,會變成「我和我媽吵架了」;本來是「昨天晚上我看了色情片/讀了一本低俗的愛情小說」,我會說,「我常常有不純潔的念頭。」如果連這都說不出口,我可能會挑個「較輕」的罪來認。或者乾脆什麼都不說。

有時候,我們不願認罪的背後,也許是因為:

我們太驕傲了,不願承認自己內心深處的掙扎和自己需要恩典;我們比較擔心別人的想法,而不是上帝的想法;或者我們在上帝面前並沒有真心悔改——也就是說,我們可能缺乏對上帝的敬畏, 或者言辭中沒有絲毫悔改之心,所以我們僅僅是「告訴上帝一下」我們的問題,好像這就夠了一樣。

我並不是說,我們應該不分對象地向任何人坦白一切。但當我們思考罪和認罪的必要時,我們必須回到聖經,來查驗我們的內心。我們是在試圖將自己的罪合理化,讓自己看起來沒那麼糟呢,還是願意謙卑,看到自己迫切地需要上帝呢?

認罪的好處

作為信徒,我們被召做「光明的子女」,「那暗昧無益的事不要與人同行,倒要責備行這事的人」 (以弗所書5章8-13節),這樣我們才能長久活在光中。

但是,對於那些守著秘密,掙扎在難以啟齒的罪中之人來說,我們知道鼓起勇氣認罪是多麼困難—— 即使這些暗中的秘密讓我們痛苦不堪:

「我閉口不認罪的時候,因終日唉哼而骨頭枯乾。黑夜白日,你的手在我身上沉重,我的精液耗盡,如同夏天的乾旱。」(詩篇32篇3-4節)

色情成癮的確消耗了我的精力,提不起精神做任何其他事情,尤其是那些會使我良心受到責備的事情 (比如讀聖經,聽講道,禱告等)。

那樣的日子裡,我只能完成最基本的日常——上班、吃飯、洗澡——然後直接帶著筆記本電腦上床,「放鬆」身心。但是不管怎麼「放鬆」,我仍舊是很累。這個習慣時間越久,就越難「擺脫」;我越是設法保守這個秘密,它就越發轄制著我。

聖經告訴我們,真正的悔改是承認我們得罪上帝的嚴重性,和罪對我們身體和靈魂帶來的傷害之大,因此,我們不能輕視。我們承認自己罪性的醜陋,不再設法粉飾和遮蓋彷彿自己沒那麼糟糕,因為我們深知上帝看到也知道這一切,也只有上帝能把我們從罪的深淵裡拉出來。

但是正如我們需要向上帝認罪一樣,聖經也告訴我們需要彼此認罪。作為肢體的一員,我們應相互依賴。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哥林多前書12章26節)。雅各書5章16節說:「你們要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使你們可以得醫治。」

帖撒羅尼迦前書5章12-14節和加拉太書6章1節提醒我們彼此認罪有助於我們建立教會,這樣我們可以互相鼓勵,相互監督,並「用溫柔的心」把落入罪中的人「挽回過來」(加拉太書6章1節)。

如何認罪

如何在所處的團體當中建立健康、合乎聖經的認罪習慣呢?

首先,我們需要找到那些在信仰上成熟的,並熟知和理解上帝話語的信徒,因為他們能用愛心說誠實話,並陪伴和監督我們。

其次,我們也要努力成為這樣成熟的信徒,主動在教會裡製造安全的空間,便於會友敞開心扉。有時,這意味著做團體中第一個認罪的人,勇敢展示自己脆弱的一面。有時,可能需要我們斟酌口中的話和對別人的判斷,並始終保持謙卑和感恩,記住我們都是蒙上帝憐憫的人。

最後,符合聖經教導的認罪並沒有停留在承認罪這一步,而是帶我們進一步悔改。缺乏對聖經教導的認罪可能導致我們陷入不健康的自憐、同情的情緒起伏里,卻沒有真正經歷饒恕、醫治和恢復。

所以當我們認罪時,我們也要準備好接受譴責, 要堅決對付自己想要為犯罪做辯護或合理化的本能。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可以請他人在聖靈的帶領下向我們提一些針對癥結的問題,陪我們一起禱告,宣告上帝的話語,並在需要的時候問候督促我們。

坦白認罪

回到我在文章一開始講的當時的狀況,因為我剛加入這個小組,我覺得立刻和她們談我的掙扎也許時機不恰當。不過,聖靈不斷催促我向她人說出我的掙扎,並讓我明白單憑自己的力量,想默默地戰勝這罪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做了兩件事:

第一,我向我最好的朋友認了罪,她是一名成熟的基督徒,也理解我的掙扎。我問她能不能監督我,她同意了。所以我們幾乎每天都聯絡彼此,要麼她會問候我,問題克服得如何;要麼我會在受到誘惑時聯繫她,她就會立刻為我禱告。

第二,我參加了教會組織的治癒性禱告課程,上了幾次課之後,我了解到自己掙扎是一個長期問題,需要特別的醫治性的禱告。每星期,禱告事工的同工們會邀請有需要的會友預約,所以我報了名。因為禱告事工的領袖們都接受了專門的訓練,並採取措施,為認罪和禱告創造了一個安全的空間,所以這個醫治禱告課程對我有很大的幫助,也讓我得了醫治。

向其他的基督徒認罪的經歷,讓我認識到與罪做鬥爭不需要自己單槍匹馬,到頭來徒勞無功。儘管我仍有時頂不住誘惑,又試圖遮蓋,但行在暗中的時間越來越短,因為我知道隱藏的事,遲早會被顯露出來,而我越早承認就能越早獲得代禱,也能越早回到光中。

並非每一個認罪的經歷和過程都一樣,但符合聖經的認罪是非常必要的。所以作為基督的肢體,讓我們一起來禱告,願大家都得著勇氣,謙卑地承認自己犯的罪;也求上帝賜給我們智慧和辨別的能力,讓成熟信徒們來幫助我們,同時自己也要竭力在基督里長大成熟,也能幫助其他有掙扎的基督徒,彼此聆聽,在信心裡經歷基督在我們身上恢復的工作。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