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Sara Koh,新加坡

翻譯:秋雨,加拿大

有聲播讀:洋瀾,中國

 

小時候我一直想不明白為什麼那些離開教會的人很難再回來。我知道這些人通常是因為受到傷害或因為失望而離開。但年幼的我以為既然教會的使命是向人展示恩慈和包容,那麼這些「浪子 」應該很容易回家才對。

我萬萬沒有想到自己要來親自找尋這個問題的答案——因為我在受到一次深深的傷害後也離開了教會。

我第一次嘗試回到教會時感覺很尷尬。面對我之前離開的那間教會,我發現從踏入大門,進入禮堂,高舉雙手敬拜,到不讓腦海中的質疑淹沒台上講員的聲音,這一切都非常艱難。好像有一塊石頭壓在我心頭,沉重得讓我很難像以前那樣經歷耶穌的同在。

見到之前的老朋友,我臉上擠出一絲苦楚的笑容,也恭敬地與長輩們打招呼……但感覺就是跟以前不一樣。

崇拜剛一結束我就迫不及待地開溜了。這時我才明白為什麼很難再回到教會:因為當痛苦還沒有得到處理,看到那些相關的人還全然不知他們給別人所造成的傷害時,再次走進教堂就像踩在燃燒的火炭上。

我感到曾經擁有的快樂被剝奪了。所以我告訴自己我不會再回去了。

時間快進到三年後——在教會外經歷了許多的困難、逃避和成長之後,我終於嘗試第二次回到教會,但這一次是去到另外一間教會。

這一次,我覺得自己已飽經風霜,靠著上帝的恩典我也成熟多了。我將期望值降低,而且朋友的支持給了我信心和勇氣 。

我仍然感到有些尷尬,但這一次舉手唱詩敬拜和禱告我都不再覺得艱難。主持人講話以及講員證道的時候我也可以專心地聆聽。

回望過去這四個月,我深切地感受到上帝的救贖和自己的渺小,也為此深深地感恩。儘管醫治的工作才剛剛開始——聽到有些人的名字仍然會勾起我的痛苦回憶,我也仍然為那件事憤憤不平——但我選擇將整個過程放在上帝的手中。

在我離開教會的這三年(我稱之為我的曠野漂流期)里,我學到了一些功課,讓我第二次回教會的路可以走得輕鬆一些。

第一點:傷害不僅發生在教會之外也可能發生在教會之內。

以為在教會裡我們就不會受到傷害或冒犯是不現實的。無論是在教會內還是在教會外我們都需要接受這樣一個事實:我們永遠不可能完全躲避這個世界的負面影響和痛苦。因此,為了用更明智合理的方式處理這些傷害,我們非常有必要擴張自己的境界,加深與上帝的關係。

身為基督徒的我們非常幸運:在處理彼此之間的關係時我們有可遵循的準則;我們也知道,當受到傷害時可以投靠上帝(詩篇18篇2節),並且苦難於我們是有益的,即使身處其中時的感受完全相反(羅馬書5章3-5節)。聖經中有許多表達哀痛的方式(僅詩篇中就有很多!),也教導我們該如何與人和解(馬太福音18章15-17節),以免讓痛苦發酵以致污穢我們的心靈。

然而,正如我的親身體驗所告訴我的,在生活中行出這些真理要比想像的困難得多。

第二點:我們有責任憐憫和寬恕傷害我們的人。

很多基督徒在離開教會後會說:「我的非基督徒朋友對我比教會裡的人對我更好」。雖然這也許是事實,但我們也不可否認,耶穌從未應許過我們會因為是信徒而得到不一樣的恩待。

耶穌明確告訴我們的是,如果我們不饒恕那些傷害我們的人,我們自己也不會被饒恕(馬太福音6章15節)。這些話讓我心生敬畏,並且促使我開始考慮原諒那些傷害我的人。

選擇饒恕意味著我可以停止糾結和放大那些被我暫且隱藏的不堪回首的痛苦,也意味著每當傷痛湧現時只要我不斷奔向耶穌的懷抱就能夠得到完全的自由。

第三點:我們有一位完美的上帝,但不能期望教會中的弟兄姐妹是完美的。

我在處理人際關係方面的不成熟也是造成我受傷害的因素之一。我渴望與人團契超過了與耶穌的相交,我把與朋友關係當成了偶像。

我盼望教會領袖以我期望的方式行事,因此當我看到他們與我的期望背道而馳或令我失望時,我不知道該如何承受我看到的幻滅和虛偽。

當我認識到每個人都在面對自己成長過程中累積的問題,不斷掙扎找尋自己的真正身份,而且我們的療傷之路有時會同時對別人造成傷害時,我對自己受到的傷害也有了更多的寬容和理解。


第四點:療傷需要時間,而且並不總是一帆風順。

傷痛的癒合很少一帆風順。有時覺得自己終於戰勝了可惡的怨恨情緒,可以平靜地談起往事,但有時卻感覺又回到了原點,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會再次勾起那些討厭的感覺。

療傷的旅程更像似一條蜿蜒曲折的河流,而不是一條有明確起點和終點的直線。我們盼望在航行的過程中,耶穌會供應我們每天所需——就像上帝在曠野中每天為以色列人供應足夠的嗎哪,而不是把40年的食物一次全部都給他們一樣。

我的療傷之旅

我的療傷之旅就是給自己時間——讓自己不再糾結於事情是如何發生的,對方做錯了什麼,以及我當時應該怎麼做。有些時候,這樣做看起來像是逃避現實和分散注意力(我不太推薦這樣!),但也有一些時候,我開始思考並重新審視自己對教會內外人的看法。我開始更加理解教會外的人選擇過自己的生活而且為何會對基督信仰有他們的看法。我還意識到,許多在教會中長大的人往往像住在象牙塔里,完全不能了解上帝呼召我們去影響的那些人經歷的真實痛苦。

療傷也包括給我自己一些空間——遠離曾經受到傷害的地方,遠離讓我憤怒和失望的人和物。

除了時間和空間之外,我的療傷之旅還包括許多與上帝不定時的對話。我心裡暗暗地想,為什麼上帝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只不過是想找一個團契而已。對一項「神聖」東西的渴望怎麼會變成如此的傷害?

我想不明白。

雖然我並沒有總是留出時間來為之禱告,但我相信恩典的上帝會與我不期而遇。與上帝及我信任的人之間的對話給了我充分的空間處理心中的不解和懷疑,也正因為如此,我有了處理和治癒傷害的可能。

傷痛癒合的另外一種呈現形式是我心中萌生走出傷痛的渴望。雖然有時我已習慣緊緊抓住傷害和不饒恕,但上帝持續叩擊我的心門,通過我心中不斷湧現的思緒向我說話——「我真的應該回到教會」、「我的確應該趁早好好處理這些傷害,別等到變得連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

我內心深處渴望自由和喜樂能夠重新回到我的生活中。我不希望我的心因痛苦變得醜陋,因怨恨變得黑暗。

就在我寫下這些字眼的當下我的心仍被溫柔和慈愛所充盈。我感謝上帝,祂允許我生命中經歷這個身份動搖的時刻,祂給我能力去探究,給我自由去懷疑和悲傷,並且在這樣的時候,仍然滿有恩典地在我周圍安排給予我友誼和愛的弟兄姐妹們。

如果你正因為受到傷害而不能回到教會,請允許我對你說:我理解你——但更重要的是耶穌更能完全理解你的感受。沒有人期望你會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快快樂樂地馬上回去。

但是耶穌在呼喚你向祂邁出第一步,並且接受在祂所定的時間裡醫治你的傷痛。也許此時此刻聽到這些對你沒有什麼意義,但如果你繼續轉向耶穌,總有一天你會看得非常清楚:只有耶穌和我們與祂的關係是我們的終極目標。

所以回家吧,我的朋友。耶穌在等著你。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基督徒的聲音!www.ya-mi.org」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