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Rebecca Lim
翻譯:奇奇

 

前方劇透,請小心!

想像一下:經過多年的努力和掙扎,你發現自己掉進人生的深淵,山窮水盡,走投無路。就在這時,一個陌生人為你提供了一個不可多得的的機會,可以贏得一卡車錢。

你要做的就是參加一系列簡單的遊戲。

你會怎麼做呢?你願意忍受背負巨額債務的屈辱和羞恥,不停地躲債,還是抓住這個機會快速獲得一筆意外之財,即使這會讓你堵上一切?

這就是電視劇《魷魚遊戲》的主題。這部網飛上的最新熱播韓劇風靡全球,目前已經成為網飛有史以來收視率最高的電視節目。

和其他觀眾一樣,我也忍不住要去看一看這部劇。這部以「適者生存」為主題的電視劇被大家拿來和《飢餓遊戲》、《無主之地》,甚至《蠅王》等其他劇相提並論,這些劇不是我通常會喜歡看的那種娛樂節目。

但是看到社交媒體上一個又一個關於此劇的截圖和表情包出現時,我決定不讓自己錯過其他人都在談論的話題——儘管朋友們警告我說這部劇既血腥又暴力,看了後有可能會做噩夢,但我還是冒險看了。

魷魚遊戲講什麼?

《魷魚遊戲》在一個簡單的前提之下開展開來:456 名已經走到人生盡頭的人被邀請到一個隱世島嶼上參加比賽,在那裡他們將有機會贏得 456 億韓元的大獎。

在比賽過程中,他們必須參加六場以韓國傳統兒童遊戲為原型的不同比賽:有單人、雙人和團體比賽。一旦他們決定參加比賽,他們就必須每場比賽都參與,並且只有在大多數人都選擇棄賽時才能夠退出。

但整個比賽只是聽起來很簡單。參與者並不知道他們將要玩什麼遊戲,如何玩,最重要的是——他們並不知道如果他們未能贏得遊戲,就將被徹底淘汰(即被槍殺)。再加上有時間限制的壓力,以及策劃者給玩家們進行的心理遊戲——一會兒要求他們相互合作,一會兒又要他們與最信任的人決勝負,於是我們看到了人性最好的一面,也看到了最陰暗的一面——參賽者們為了能夠繼續遊戲和贏取大獎不惜使用各種手段。

我只想說,這太殘酷太可怕了。

在這九集里,我們看到了一幅凄涼且非常現實的畫面——這就是當我們掌管世界並且每個人都在做自己眼中認為正確的事情時,會發生什麼。

我們看到富人因無聊而剝削窮人,朋友相互背叛、反目成仇,絕望的人為了自保而去謀殺他人。

但與此同時,其中有的不僅僅是屠殺和罪惡。穿插在這些可怕的場景之間的是發人深省的瞬間、美麗的背景故事,以及角色之間特別讓人感動的善意和真實流露——這些因素讓我明白了為什麼《魷魚遊戲》會那麼吸引我們:

這部劇讓我看到我們與這些角色並沒有什麼不同,甚至當我對這些角色對待彼此的方式、評估他們眼前的情況並制定進一步策略感到震驚時,我意識到如果我陷入同樣的情況,可能會以同樣的方式評估我的選擇和我周圍的人:這個人會幫助我前進還是拉我的後腿呢?誰是我可以依附的強者?誰是我應該避免合作的弱者?

推動這部劇的大部分的緊張氣氛來自於不斷的精神鬥爭,即弄清楚你應該信任誰並與誰結盟——卻不知道策劃者會如何或何時讓他們與你反目。獎金隨著每個角色的淘汰而呈指數增長,不難看出為什麼玩家們會隨著闖過更多的關而變得為了生存以毫無人性的方式做出回應。

當我在這些不同的角色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時,我開始審視自己的心:我是否也按照自己所謂的「好壞」標準來評價另一個人的價值?我是如何對待那些我自認為比我「弱」的人的?

這部劇讓我們看到生活並不總是如我們所願

但正如現實生活一樣,成功的人並不總是最強壯、最健康或最聰明的人。事實上,《魷魚遊戲》顛覆了我們對哪類人能贏得這類遊戲的認知。通常,贏家不是那些能夠根據過去的經驗獲勝,利用他們的技能計算生存概率或使用他們的先見之明擺脫困境的人,而是那些安靜、被忽視、被拋棄、甚至被嘲笑和鄙視的人。

這部劇讓我們直面自身知識的局限,證明無論我們的戰略多麼深思熟慮,我們的想法多麼出眾,甚至我們的團隊多麼強大,總還是有一些不確定因素或一些我們沒有考慮到(或根本不可能知道的!)的因素會破壞原本的計劃。

我自己也在思考是否我也被「自力更生」所捆綁。我有多少次以為我已經把一切都弄清楚了——結果卻遇到了阻礙我努力或讓我走上了不同道路的障礙?

這部劇讓我看到我們是多麼容易對罪放鬆警惕

《魷魚遊戲》在世界範圍內獲得如此大的吸引力的原因之一可能是因為它填補了大家因著全球疫情大封鎖而造成的無聊和內心不安的空洞。相比之下,《魷魚遊戲》具有視覺衝擊力的場景將我們帶入了一個幻想世界,在那裡我們可以得到豐富的視覺享受、不間斷的動作戲和扣人心弦的情節。

對我來說,幻想和現實之間的界限一直很清晰,直到我看到VIP們(或遊戲的贊助商們)摘下了面罩,面目可憎的打賭誰會活到最後。當攝像機顯示他們坐在大屏幕後面觀看整個比賽的那一刻,我突然意識到,作為觀眾,我們也被安排在與 VIP 相同的位置。

我不得不收回自己開始時對他們粗魯行為的厭惡,並承認我也正在享受偷窺的樂趣——讓網飛自動播放功能引導我一集接一集的看,急切地想知道誰能在這一輪中倖存下來,以及我討厭的玩家是否終於被淘汰了。

看著別人受苦不應該讓我們上癮和感到被娛樂。坦率地說,猜測最終獲勝者是誰並不需要花太多時間(不幸的是,猜對這一點沒有獎品!),讓人想要繼續看下去的是他要如何克服困難並取得勝利。

就在角色們看到他們的同伴死亡並隨著時間的過去賭注越來越高而不再互相保護時,我看到了自己看劇時的相同變化:最初幾次我聽到槍響,我用手捂著眼睛,無法忍受這樣的血腥和暴力。

但是當我不再被驚嚇之後,我就對死亡和地上的血泊變得麻木了。它們不再影響我——我只是想快進這些殺戮場景並找出我問題的答案(究竟誰是這一切背後的策劃者?獲勝者真的會得到所有的錢還是會有另一個轉折?這些面具背後免費向人射擊的人是誰?)。

這讓我不禁想:為什麼觀看邪惡會如此令人上癮,尤其是當它從有趣的角度被拍攝、使用某種特定濾鏡並拍攝得很美時?我們是否正在滋生一種認為自己可以免受暴力的影響並將其正常化的文化?

這部劇讓我大開眼界,讓我看到作為基督徒的我們在面對罪和試探時是多麼容易放鬆警惕。

事實上,當我反思我最初為什麼要開始看這部韓劇時,我意識到我讓自己周圍的世界認為好的、可以接受的和有趣的標準(一個不斷變化的標準)引導了我的看劇習慣——而沒有思考這些是不是聖經所定義的真實、可敬、公義和清潔的(腓立比書 4章8節)。

藉此,我開始更好地理解保羅警告我們「不要效法這個世界的樣式,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羅馬書 12章2節)是多麼的重要。

看到在我們覺得什麼是好的和可以接受的以及我們查驗「祂對我們的生活的良善、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馬書 12章2節)之間的界限在我們沉浸在罪中時是多麼容易變得模糊時,真的超級可怕。

那麼,我們應該看《魷魚遊戲》嗎?

如果你還沒有開始看,你可能會想,「我應該看這個劇嗎?」或者,也許,像我一樣,你已經趕上了這波潮流,並在劇集結束時感到矛盾和「空虛」。

也許關鍵問題不在於是否可以觀看如此暴力和血腥的節目(但同時,讓我們不要高估我們「處理」此類內容的能力!)。相反,當我們更深入地參與和反思像《魷魚遊戲》這樣的劇集所揭示的關於我們自己的本相時,我們需要問問自己這些會如何影響我們的靈魂,並將我們的目光移到屏幕之外,真正看到我們身邊那些沒有被看到的痛苦和苦難。

我們是否也像這些玩家一樣陷入了無休止的追逐以自我中心的、無意義的追求的循環之中?我們是否會對那些我們在街上看到的很容易被忽視的陌生人的內心掙扎敏感,尤其是那些隱藏在微笑面具和完美妝容的外表之下的人?或者是那些我們自己與之抗爭的隱秘的罪和苦毒的想法?

事實是——我們不需要像《魷魚遊戲》這樣的韓劇來向我們揭示生活中殘酷和絕望的現實或我們內心的墮落(只需閱讀《士師記》或查看《羅馬書》第一章即可!)。我們不需要在屏幕上看到這些暴行,就已經知道我們生活在一個充滿邪惡、貪婪和背叛的世界裡——以及我們多麼迫切需要救贖和拯救。

在一個我們已經準備好相互競爭並根據我們擁有多少、我們認識誰或我們取得什麼成就來衡量我們的價值的世界裡,知道上帝給我們救贖的恩典難道不是很美妙嗎?並且這救贖完全不取決於我們如何?這不是在一個兩難的境地做選擇。更重要的是,它不需要我們跳過鋼化玻璃橋,在蜂糖餅中摳出形狀,最重要的是,我們不需要踩在別人身上取勝。

這是一份禮物,它為我們提供了擺脫今生遭遇的真正希望和自由——無論我們的過去怎樣不堪,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接受它。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一代的聲音!www.ya-mi.org」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