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Amor Aurelio B. Alvarez          翻譯:Cindy Wang,澳大利亞

 

「寶寶在哪裡?」 第一次做超聲波檢查時,我和妻子Maricar因為看不到胎兒而倍感困惑。

那是2000年,才結婚幾個月的我們,一想到這麼快就要為人父母了,就有掩飾不住的興奮! 可是當B超師反覆尋找胎兒時,我們琢磨著所有的懷孕跡象,心裡不禁納悶,應該是懷孕了呀……不是嗎?

晨吐: 有。  

體重增加:有  

月經推遲:有。  

妊娠試驗陽性:有。  

「的確懷孕了, 不是嗎?」  

B超師就像念劇本一樣,告知我們去諮詢醫生,因為醫生更有資格來解釋結果。直到我們去看醫生,他做出最終診斷時,我們才如夢方醒:

「你的結果是假陽性。 你沒有懷孕。」

事實是,Maricar患有一種名為多囊卵巢綜合征(PCOS)的複雜的內分泌失調症,這造成她體內的激素失衡,從而引發了驗孕測試的「陽性」結果。我們後來才明白,這也是為什麼她在成長過程會經歷月經周期不規律,情緒波動異常,易發胖,以及這種病症的一系列其他癥狀。

我們離開了診所,醫生的每句話都讓我們心如刀絞。走到樓梯口時,再無力舉步,一屁股坐在台階上,淚流滿面地抱在一起痛哭。

艱辛、坎坷懷孕路  

接下來的每天、每周、每個月都很難熬。不過很快,我們就開始了積極備孕:接踵而來的是頻繁的檢查,諮詢專家,各種化驗,和用藥物來調節Maricar的月經周期。

一位醫生告訴Maricar 「也許你壓力太大了」。她隨後便辭去了Guidelines International Ministries菲律賓辦公室主任的職位,該事工通過廣播、電視、書籍、會議、研討會和互聯網,服事100個國家。

似乎多囊卵巢綜合征和其它健康問題還不夠,Maricar的健康在2005年再次受到挑戰。 一天,在打掃我們的公寓時,她正彎腰從地板上撿東西,突然啪的一聲!她腰部的一個椎間盤從脊柱上脫臼,壓迫到身體上最大的神經,導致右腿極度的疼痛。

她為此住院兩次,接受了四次昂貴的脊椎推拿,更多的測試,幾個月的物理治療和無數劑量的止痛藥。 極度的疼痛持續了幾個月,造成Maricar無法控制地抽搐,直到她暈過去。 最糟糕的時候,她不得不服用嗎啡和用於治療癌症的藥物來緩解疼痛。

一天晚上,給她注射下一劑嗎啡的醫生遲到了。 隨著體內嗎啡的藥效逐漸減弱,疼痛再次襲來,她開始產生幻覺,相信上帝馬上會帶她回家。我檢查了她的生命體征後,知道她沒有任何危險。但我多麼希望她能免受所有的痛苦。 如果可以,我願意立刻和她交換!那一刻,我是如此無助。

是時候放棄了  

一年多後,Maricar的腰椎間盤突出終於有很大緩解,她也學會了控制疼痛。但這讓我們生孩子的夢想越來越遙遠。醫生說,懷孕並非不可能,但目前的情況確實讓一切難上加難。儘管如此,我們依然配合醫生,Maricar繼續積極備胎。

到2006年10月,又一年過去了,我們厭倦了所有的一切 ——各種檢查,昂貴卻毫無效果的生育治療。 我們的資源耗盡了,終於決定放棄一切,第二年重新開始。 我們把想要孩子的願望交給了主,相信祂掌管一切,祂的旨意是最好的。

與此同時,Maricar和我繼續投身於上帝的事工。 我已經接替Maricar成為Guidelines International Ministries菲律賓辦公室的主任,該事工經歷了不可思議的成長!作為一名藝術家,我一直很喜歡平面設計,也有越來越多的機會讓我在事工上發揮才能 —— 比如設計簡報、書籍封面,以及我們的創始人Harold Sala博士在世界各地演講時所使用的演示文稿。

Sala博士和Darlene博士不僅是我們的老闆,也是我們的導師,在我們個人和夫妻的成長過程中指導、勸誡和糾正我們。他們就像我們的第二父母,充滿愛心地向我們敞開他們的生命,效法耶穌驚人的愛,關心著我們。 很多時候,我們會趴在他們的肩膀上哭泣,尤其是我們渴望孩子的時候。

2006年11月,Sala博士帶我一起去Dumaguete參與事工。在那裡,我們服事在偏遠貧困地區服事的牧師和他們的家人。 有一次,他講到哥林多後書4章1節,「我們既然蒙憐憫,受了這職分,就不喪膽……」  

講道之後,大家開始分組禱告。Sala博士隨後加入了我所在的小組,先是為牧師們的需要禱告,然後開始為我和Maricar禱告,當時她在馬尼拉。 這是我聽過的最衷心的禱告,那一刻,似乎只有我們兩個人在上帝面前,而他正為我誠懇地代求。祈禱結束後,他像父親一樣緊緊地抱住我,安慰我說上帝會給我們最好的。

出乎意料 

接下來的一個月,Maricar又開始出現「癥狀 」。 我們一笑置之,自嘲著買了個驗孕棒,看到試紙上顯示的「+」, 我們笑得更厲害了!又試了一次……一次……又一次, 結果總是一樣!我不想為此太激動,覺得應該找醫生核實一下。

2006年12月12日——就在我們決定將心愿交給上帝的幾個月後,在Sala博士和我做了那個重要的禱告一個月後, 在Pasig的一個小診所里,我們一起看著超聲波的銀幕上,我們的第一個孩子五周大了,心臟強而有力地跳動著。我們要當爸媽了!

九個月後,Maricar生下了一個健康的男孩,Adrian Adam。兩年後,我們迎來了另一個優秀的男孩,Azriel Aiden。今天,他們已長成為聰明的青少年,朝氣蓬勃。

回顧過去,我們感謝上帝讓我們等了七年才有了第一個孩子。 這讓Maricar和我有機會深入了解彼此,享受彼此的陪伴。 在那七年里,我們日日夜夜聊個不停,在商場看夜場電影,一起參加各種各樣的教會活動,共進親密的晚餐。在無數個夜晚里,一起夢想著有一天我們會有一個孩子。這麼多年的等待也讓我們更加珍惜這兩個孩子,他們的確是上帝恩典的禮物。

人生,有時讓我們陷入看似不可能的境地。但在我們的上帝,難道不是凡事都能嗎 (馬太福音19章26節)?這個福音真理讓我們認識祂是怎樣一位上帝。因此,當不可逾越的困難臨到時,讓我們銘記永恆里我們的身份——上帝的兒女,不管在何種境況里,祂都珍愛我們,保護我們,供應我們。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一代的聲音!www.ya-mi.org」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