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Jordan Stoyanoff       翻譯: 夏天

 

Jordan 是墨爾本南基爾西斯浸信會教會的青年事工牧師,他熱衷於看見下一個代人在基督里找到自己的身份認同,這也一直是他在教會、高中和大學校園以及宣教組織里服事時所秉持的信念。 他在墨爾本神學院完成了本科學位,現在正在神學大學(University of Divinity)攻讀神學碩士學位。 他是 Clytie 的丈夫、Isaac 和 Eliana 的父親。 他喜歡喝好喝的咖啡和看英超聯賽。

有一天下午,一種再也走不下去了的感覺向我襲來——那些來自於自己和他人期望的重量,已經大到了令我相信唯一的出路就是結束自己的生命。

當時的我是一個年輕、渴望改變世界的牧師,並在盡全力完成我事工所要求的一切任務。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這樣的狀態正在一點一點吞噬我。

那天下午,就像一根蠟燭終於燃燒到了最後,而正如我妻子所說的:「蠟燭芯的盡頭藏著一些炸藥」。 潛伏在表層之下的消極情緒完全淹沒了我。 我憎恨自己,因為我相信了「自己一無是處且一文不值」這個謊言。

平時冷靜淡定的性格變成了一台混和著複雜情緒與困惑的雲霄飛車。只需要一個瞬間,就足以讓我陷入深深的悲傷、張牙舞爪的憤怒,或者深深的憂鬱。會變成這樣連我自己都很驚訝,因為我原本以為自己天生就是一個堅強能忍耐的人,這樣的我居然也會情緒崩潰,我感到很奇怪也很不自在。有時會覺得生命索然無味,不再能享受那些平常總會讓我覺得開心的事物。

當時並不知道,但回過頭來看,我想我可以說,當時的自己正在經歷著「職業倦怠(Burnout)」(感謝我的心理輔導員指出了這一點)。

「職業倦怠(Burnout)」看起來好像是疲憊和工作過度的總稱。

然而,「職業倦怠(Burnout)」不單只有「精疲力竭」的意思。 根據職業倦怠量表(Maslach Burnout Inventory),職業倦怠有三個指標性的特定癥狀:情感衰竭、去人格化和低個人成就感。 [1][2]

以下讓我分享更多關於每個特定癥狀的信息:

我們如何識別職業倦怠的癥狀?

情感衰竭的人會很難調節自己的情緒。你可能會發現自己對身處的情況反應不足或反應過度,或者以完全不適當的方式回應。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如果你發現自己「為打翻的牛奶而哭泣」,可能就是情緒低落的表現了。

有一次,我看到妻子開了果醬瓶卻沒順手蓋上蓋子,當下就引爆了我心中的炸彈。我非常憤怒,因為明明不是我做的,卻不得不將桌上的果醬罐子蓋上瓶蓋!但這正是一個完全過激的反應。我意識到這種情況每天都在發生,這是我感到自己不太對勁的第一個跡象。

作為情感衰竭的延伸,你可能還會感到身體疲勞,早上起床困難、晚上難以入睡。你可能還會發現執行日常任務變得困難,並且無法進行平常喜歡的活動,例如和朋友見面、運動或其他休閑嗜好。

當我們情感衰竭時,我們會試圖用社交媒體、電動遊戲、在Netflix上追劇、看色情影片、過度飲酒或吸毒來麻痹自己。儘管這些麻痺機制看起來好像可以幫我們擺脫絕望和失望,它們其實只會讓我們受困於疲憊之中。

當我們經歷情感衰竭時,我們需要轉向活水的源泉,安息的源頭——耶穌。

轉身花時間與耶穌在一起。禱告、閱讀聖經並且寫下屬靈筆記,讓你的教會社群能夠進入你的生活與你溝通或者服事你,參與教會活動——給耶穌機會幫你恢復。

去人格化則意味著失去同理心,以及想要麻木自己的情緒和不想要有情緒。當人們與你分享他們的脆弱時,你會變得無法與他人共情,無法產生同理心來對待這些人。你也可能會感覺到自己憤世嫉俗,不信任別人。

當我在職業倦怠期時,我注意到自己對一些最親近的人感到懷疑且不信任。

我開始將他們與我的每一次互動都解釋為人身攻擊,並且總是能連接到任何蛛絲馬跡證明自己是如何被他們打擊或操縱的。

我還發現人們在我眼中不再被視為「人」的存在,我會輕蔑地將某些人當作是物體。例如,我經常在背後叫

某個人「土豆」,因為這個稱呼隱含著無趣和幫不上忙的負面意義。

儘管當時自己覺得這樣叫他很幽默,但我發現,當我用人的用處來衡量其存在價值時,我其實是在否認他們是按著上帝的形象所創造的。當我來到上帝面前,祂提醒我,人的價值不是取決於他們有或沒有能力做某事,而在於誰創造了他們。

低落的個人成就感則是指,在完成自己的角色和職責時,你更傾向於過於消極地評價自己。你會發現自己總是專註於自己的錯誤,而無法肯定那些自己做對了的事情。

我在低個人成就感這個部分感到特別掙扎。每次當我向前邁出一步時,我感受到的卻是自己正在退後兩步。回想之前的日子,我看見自己其實是在立志完成一些並不是上帝要我做的事。而當發現預設的目標做不到時,我就會感到加倍喪氣。這樣一來,原本應該要留意上帝的作為或是儘力在我的責任和能力範圍所及的我,卻定睛在那些我做不到的事情上了。

這些經歷讓我想到《撒母耳記上》第15章的故事:掃羅王在戰場上向上帝獻祭,即使上帝並沒有要他這麼做。先知撒母耳後來對掃羅發預言說:「耶和華喜悅燔祭和平安祭,豈如喜悅人聽從他的話呢?」(撒母耳記上15章22節)

當時的我以為自己為上帝犧牲了一切,但事實上,上帝根本沒有要求我這麼做。

後來上帝漸漸地讓我發現,祂看重的是在祂所命定的季節里,我可以如何忠心地事奉他,祂所要的不多也不少。

所以,面對職業倦怠你可以怎麼做呢?

如果你發現自己也有這三種癥狀,你也可能正在經歷職業倦怠,請務必尋求專業的幫助,可別自行診斷喔。

又或許你只有這三種提及的情況中的其中一種,這樣的話,也是值得你注意一下自身的情況,別讓這樣的困擾惡化下去。

如果你正在經歷情感衰竭,有可能是因為你承擔了過於你所能負荷的重擔了。不如試著減輕你的任務負擔吧,也試著做些能帶給自己快樂和成就感的事吧。留更多的時間和家人朋友們在一起。找你信任的人來交談,和他們分享你的感受。

如果你察覺自己的情況是去人格化,有可能是因為你對所做的事情沒有參與感。試著衡量自身的情況:你的個人價值觀和你所處的工作單位的價值觀是不是一致的呢?如果你觀察到這和你的職務有關,那麼你可能需要釐清或者調整一下你的工作內容;如果是和單位文化有關,試著和領導討論看看吧。又或是,你的價值觀和單位的價值觀有直接衝突,那最好的解決辦法也許是換個工作。

也許你正面臨和同事之間難解的衝突,我的長輩總說:在矛盾中強化彼此的關係。與其去躲開那個人,不如想辦法和他們成為朋友。約他們出去喝咖啡、送他們禮物、用你對待朋友的方式和他們相處,你將會看見你們之間的衝突一個一個被解開。

你有沒有某個還跨不過去的傷痛,正影響著你與他人的共情呢?去找專業的心理醫生或你的牧師和好友,開始處理這些痛苦的經歷吧。

如果你正在經歷的,既不是情感衰竭,也不是去人格化,而是低落的個人成就感的話,你有可能會覺得自己毫無用處。這時候可以評估一下,你對自己現在的工作感到充滿熱情嗎?這份工作能讓你發揮天賦或才能嗎?你有相應的支持或訓練讓你能勝任這份工作嗎?有沒有可能上帝希望你試著找到更符合你的熱情、天賦或才幹的,對你而言更有意義的工作呢?

有些職業倦怠的癥狀是和抑鬱症及其他精神疾病共有的,這些細節關乎到接下來你的治療方式和治療計劃,所以如果你發現自己有任何相關癥狀,請諮詢醫療專業人員,例如你的家庭醫生、專業的輔導員或心理醫生。他們可以診斷你的癥狀,並幫助你制定專屬於你的康復計劃。

離我經歷職業倦怠已經有七年了。如今,當這三種情況出現的時候,我自己是意識得到的。這些發現也提醒著自己,在我花時間安靜下來與主耶穌獨處的時候,是不是還存在著罪的攔阻,是我需要向主坦承的?或者我是不是在工作中承擔了不應該承擔的責任?

職業倦怠就像叫我們起床的鬧鈴,告訴我們上帝創造我們並非要讓我們在世上靠著自己自給自足——祂創造我們為要讓我們倚靠祂。

意思就是說,我們要信靠並順服上帝給我們的呼召,我們的生活和工作都源自於我們與耶穌之間建立的個人關係。

倚靠上帝也表示我們與上帝在我們生命中所安排的朋友、前輩、牧師們彼此相互依靠,並善用醫學專業人士的恩賜,透過更新我們自己的心思意念來轉化我們的生命更像耶穌(歌羅西書3章10節)。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一代的聲音!www.ya-mi.org」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