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禧子    有聲播讀:枝子

 

從很小的時候,我就是一個對自己要求很高的人。

雖然我從小就學習成績不錯,而且聽話懂事,但我對自己卻一點都不滿意。

因為對自己不滿意,所以我總是會為自己設立眾人都艷羨的「目標」,並為了這個「目標」努力奔跑。在一個考試壓力極大的社會環境里,我總是能通過自己的努力和吃苦的精神,衝破壓力,在極激烈的考試競爭中取得一個較為理想的結果。

我就是這樣,一路拿到了重點大學的碩士學位。

與此同時,我對自己的外貌也有很高的要求,從出生後就一直有點胖乎乎的我,不願意接受自己的體型,從初中開始就一直咬牙減肥,控制飲食。等到了大學的時候,居然已經有人開始誇讚我的身材不錯。

我一次次地完成自己的目標,獲得他人的誇讚和認可,卻也在這個過程中對自己越來越不滿意。

為了讓自己認可自己,我轉而開始追求不同以往的另一個「目標」——那段時間裡,我變成了一個叛逆且放縱的人,並且認為自己活成了又酷又自由的模樣。我得意洋洋地完成了「蛻變」,不再是一個壓抑古板的乖乖女。很快,我被身邊另一群朋友讚賞又酷又有想法,我再次完成了自己新形象的塑造。

我遇到喜歡的人,開始談戀愛。為了變成異性眼中有魅力的人,我又重新給自己定了一個目標,以期在兩性的博弈中佔據上峰,並且成功獲得了很多異性的歡迎,談了一場轟轟烈烈又放縱情慾的戀愛。

我想擁有很多朋友,便隱藏自己內向敏感的心,強迫自己去參加各種社交活動。很快,我收穫了很多可以混在一起的朋友,也在社交中遊刃有餘,但幾年後,我卻也被這些所謂的「朋友們」搞得遍體鱗傷。

我發現我越來越不快樂。

我完成的目標越多,越明白,這些目標不過都是鏡花水月。當我到達那裡的時候,它們所帶來的熠熠生輝的價值便消散不見。

我會重新陷入虛無和自我否定當中,也越來越孤獨。

這短暫的二十幾年,彷彿就是我整個人生的縮影,我甚至可以想像,未來每個人生階段,我都會這樣為自己設立讓我更「完美」的目標,然後奔跑,然後再重新陷入虛無的循環。

還好,在讀碩士期間,我被祂拯救。

從遇到祂,再到相信祂、更深地認識祂,我走了很長的路,現在仍在走著。

我開始明白,過去對「完美自我」的追尋,其實就是自我價值缺失的表現。我不知道我的身份在哪裡,我不懂什麼是愛,但我卻天然地渴望愛,所以我一直尋尋覓覓,想要追尋一個可以被愛的自己。

但祂卻告訴我,祂就是愛;祂還告訴我,祂深深地愛著我,卻並不是因為我的完美。

祂拯救我的時候,我還是個罪人,祂愛著我的時候,我也仍陷在罪里。

至今,我還在學習經歷這種愛。因為長期在「埃及地」生存的我,真的很難明白,為何我這樣不完美,還會被祂深深地愛著?

為何呢?難道別人愛我們的時候,不都是因為我們的「好」嗎?

我被祂帶離了曾經那份充滿著罪的傷害,但同時也充滿著祂的恩典與祝福的工作。祂就是如此奇妙,在人的眼中,這些是如此矛盾,但這就是祂至高無上的權能,祂的恩典,總是高於我們的錯處。

今年一整年,我都在休息之中。

沒有工作的日子,對於過去追求他人讚賞和自我讚賞的我來說,是如此的不同尋常。

我花了很多時間經歷自己的屬灵低谷,但祂從未離棄我。

當我放下了手裡緊攥著的那些能讓我的事業「更上一層樓」的資源、人脈、成就之後,我忽然找到了自己的價值。

是的,因為祂,我才有了價值。我是祂所創造,祂所愛的,所以,我有了價值。

我的事業看上去好像「失敗」了,因為我既沒有跳槽到更優渥的公司,也沒有在離職後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我只是回歸了默默無聞的生活,過往的諸多夥伴也不再聯繫我,但感恩的是,也有很多夥伴開始跟我的關係更加真實和緊密。

原來,我的價值,也從來不建立在他們的身上。

至今,我仍不知未來會走向哪裡,但我的擔憂卻越來越少,因為我知道,祂一直與我在一起。

祂將我帶離「埃及」,必定也會負責任地帶領我穿過曠野,走嚮應許之地。

我也不再為自己建立虛假的「應許之地」,那看似可以讓我們更完美的巴別塔,卻並不能為我們帶來幸福。

因為我們的福祉,永遠是與祂緊緊相連。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一代的聲音!www.ya-mi.org」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