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essie     有聲播讀:以晨

 

前不久我心血來潮,去報了個陶藝體驗課。

朋友說陶藝是大人的「捏泥巴」遊戲,我想也是,不只是孩子,大人也愛玩泥巴的。

親自動手做個碗碟盤杯是我一直心心念念想做的事,做好了無論是自己用還是送給別人,都會意義非凡吧。

圍上圍裙,坐在凳子上,老師把一團厚重的泥土「啪!」地拍在拉胚機上,然後讓我給它拍緊,確保它在轉板上穩固,免得到時旋轉的時候甩出去。

腳輕踩踏板,拉胚機便轉了起來。隨即給泥土加水使其濕潤鬆軟。

接著就來到了關鍵的一步,給它有個基本的定型。我學著老師用左手握著泥土,右手推揉泥土,一會兒提升一會兒壓平。

老師最常對我說的話就是:「慢……慢……不要用力……輕一點……」,有時候我還會因為緊張,不小心踏到踏板,結果拉胚機就停止轉動。

我總是不自覺就會加重力度,好像潛意識裡覺得只要我加重力度,就可以加快定型的過程。

然而這在陶藝裡面是不成立的。

泥土其實很柔軟,當我的手掌握著它,即使我不用力,它都會慢慢跟著我手掌的凹凸起伏而塑形。

如果我太快或太用力,泥土就會來不及定型,底座也就會不穩固。

好幾次,我就因為底座不穩固,當我要塑形的時候,泥土鬆軟無法成型。

這時,老師就會直接把它打爛,從轉盤上拿走,我會得到另一塊新的土,而原來的那個又得重新捏成一塊土。

定型好了後,就可以開始提升,提升就是把胚土拉高。這時候就更考功夫了,不能太重、也不能太輕。

太重,提升的時候內壁就會一下子變得太薄;但是太輕,就無法自由地塑形。

時間就在轉盤上,隨著轉盤一遍一遍地旋轉、時間一點一滴流走,如果不用點力塑形,泥土就會變硬,到那時候我再想塑造成我想要的樣子,就更難了。

塑形好了,成了我心目中想要的樣子,這時候要拉開一段距離遠看,看看里外是否有些砂礫或者小石子在裡頭,若是有就得把它摳出來。

砂礫和小石子在陶土裡,不僅影響美觀,在之後燒制的時候還會使陶器形成裂痕,若是這樣,就無法成為器皿了。

前前後後仔仔細細地查看一番後,就能把陶土從轉盤移除,等待之後上色、上釉、燒制。

固定底座、定型、塑形、上色、檢查、燒制。製作陶器的過程看似簡單,卻一點都不容易。

我作為體驗的學生,除了享受在拉胚過程帶來的療愈感之外,最興奮的莫過於看著手中的成品。

這是屬於我的陶器,是我親手給它立定根基,按著我心目中對它的期待塑形、彩繪上色、簽上我的名,最後經過烈火燒窯,成為我的器皿。

當我看著它們,撫摸我的器皿,我忽然想到,我就是它啊!

我們不都是上帝手中的泥土嗎?上帝不就是創造我們的窯匠,我們就是窯匠手中的泥土。

親自經歷了製造陶器的過程,我更深刻體會了經上提到窯匠和器皿的比喻,例如以賽亞書64章8節:「耶和華啊,現在禰仍是我們的父!我們是泥,禰是窯匠,我們都是禰手的工作」。

我們是上帝手中的工作,這個「工作」在以弗所書2章10節也提到:「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穌里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上帝預備叫我們行的」。

原來我是祂親手的工作,被祂撫摸過無數遍,祂的目光落在我身上,仔細檢查著我,看看我裡面有什麼砂礫還是小石子沒有。

有什麼罪、有什麼不合祂心意的地方需要去除。

器皿的高貴在於造它的人,一位名畫家筆下的名畫就是價值連城,更何況我們是那永生上帝的傑作?豈不更加榮耀?

拉胚最關鍵的環節就是要穩固底座,只有根基穩固了,才能自由地按照窯匠心中喜好的去塑形。

我們生命的根基也必須要穩固,根基若不穩固,塑了再好的形,最終也會崩塌碎裂。

在泥土鬆軟濕潤的時候,在人幼年還願意順服和聆聽的時候,一定要給他們建立穩固的根基,使他們學習敬畏上帝、認識真正的智慧。

這樣,無論將來會被陶造成什麼形狀,就都不會搖搖欲墜,輕易碎裂。

作為製作陶器的人,我有權決定手中陶器的用途。

我要是不願意上釉,就拿它做個花盆也行;要是想要彩繪、上色、設計得漂漂亮亮地做個紀念也行,或者上釉了做個盛湯盛菜的碗碟也罷,這些作品都沒法向我抗議什麼。

因為我是那個製造的人。然而當上帝是我們的創造主時,我們卻老愛運用自己的「自由意志」去質疑和違抗祂在我們身上的心意。

一個盛湯的碗質問窯匠為什麼不把它用作花盆的用途,我要是窯匠也會哭笑不得吧。

還是羅馬書說的好:「你這個人哪,你是誰,竟敢向上帝強嘴呢?受造之物豈能對造他的說:『禰為什麼這樣造我呢?』窯匠難道沒有權柄從一團泥里拿一塊做成貴重的器皿,又拿一塊做成卑賤的器皿嗎?」(羅馬書9章20-21節)

上帝是主權的上帝,同時也是慈愛的上帝。

罪玷污我們的理性,所以我們每次聽到「上帝的主權」時,總覺得我們會得到不公平的對待、我們無法施展我們的自由,

但其實若我們顛倒過來想,上帝是我們的創造主,祂的主權決定了獨一無二的我。

我沒有被忽略、被遺忘。祂雙目如炬地看著我們,目光從我們身上的每一處經過,祂要使我們成為貴重的器皿,所以祂有時會下重手,因為若不如此,我們就無法形塑成高貴美好的樣子;

但祂也會溫柔地托住我們,慢慢地、輕輕地將我們提升、開展,偶爾加些水潤澤我們。

這過程輕柔但也充滿力量。我們最後形成的樣子,是祂手裡的紋路和起伏,也許還存著祂的溫度。

然而那一刻我們不會怨恨祂,而是會充滿著被愛的喜悅,因為那是我們真正的樣子,這世界上絕無僅有、獨一無二的自己。

塑形之後的烈火燒窯,就是一場考驗。考驗我的陶器造得是否結實,泥土的質量如何。

經過燒制的器皿如果還完好無缺,沒有裂痕也沒有碎裂,那麼這陶器就是上佳的。

但在製作過程中有些失誤,也許起初看不出,但是在燒制的過程中就會暴露出問題。

我們的生命也是如此,若是不經過火的考驗,如何能看出我們真實的光景呢?

所以有時候,上帝會讓我們置身烈焰,堅忍到底,在烈焰後我們定能看見祂的雙眼未曾離開。

窯匠如何盯緊燒制過程,上帝也如何看著我們被熬煉。

陶藝課體驗很有趣,從中也讓我領悟了許多信仰的道理。但願我們都能成為貴重的器皿,蒙主使用!

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就必做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摩太後書2章21節)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一代的聲音!www.ya-mi.org」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