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Bernice Yap          翻譯:奇奇         有聲播讀:以晨

 

一切都是從有一天我的肩膀疼開始的。起初我以為只是我脖子僵硬造成的,但很快情況就惡化到我無法轉動脖子了。所以我去看了醫生,醫生給我開了一個月的理療。但治療並沒有效果,以至於我痛苦到無法起床,更不用說去上班了。

我不得不無限期休假,直到解決我肩膀的問題。所以我請了大約兩周的假,休息並等待醫生給出最終的治療方案——也就是手術。然而,這期間工作上的事情發展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以至於我不得不立即辭職。

碰巧當時我丈夫剛辭去牧師的工作去植堂。我們之前並不擔心他會沒有收入,因為我確信我的收入可以養活我們倆。而失去工作意味著我們現在完全沒有收入,而且我的傷病讓我無法重返工作崗位(我連胳膊都不能動,怎麼做廚師呢?)。

手術後,我在家呆了一個月。我在房間里獨自哭了很多天,拒絕與任何人見面或交談。我滿腦子想的都是我們要如何支付賬單。這樣的焦慮導致我做噩夢,以至無法入睡。

我無法獨自完成最簡單的任務,比如穿衣、洗澡,甚至梳頭,這也加重了我的焦慮。我不是感覺到太痛,就是太累,如果我用力過猛,我的左側胳膊就不得不代償,這可能會導致新的問題。對於我這樣一個習慣做很多事情的人來說,這一切讓我感到自己又無用又無助。

我的丈夫試圖敦促我花時間與主同在,但我拒絕了。相反,我選擇在網飛刷劇來麻木我的思想。我對自己說,現在跟主說話會更痛苦。 「我的生活一團糟。我對上帝很生氣,我不想和祂說話。」

儘管我知道事情的發生是有原因的,而且上帝是至高無上的,但我拒絕接受祂給我的新計劃。事實上,我不敢問祂為什麼會允許這一切發生。因為在內心深處,我覺得是因為我把我的工作和事業當成了偶像。

拒絕被安慰

因為我不想讓上帝干預,所以滿腦子只有自己的想法。我感到自己十五年的生命付諸東流了。一想到要在同一個行業工作,我就退縮了。那要轉行嗎?恐懼又吞沒了我。想著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令我驚恐不已。

然後謊言開始湧入我的腦海:

你不會做任何其他事。因為你只會做廚師呀。

因為你想按照自己的方式行,所以上帝希望你受苦。

你的家人會對你很失望。

你很失敗。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失敗的。

當我想到導致我辭職的原因時,怨恨也隨之而來。

這公平嗎?這其中的正義在哪裡?我應該反擊嗎?

上帝,你的公義在哪裡?你不打算為發生在我身上的不公做點什麼嗎?

即使在我繼續掙扎的時候,我的丈夫仍然盡了最大努力來服侍我。每天早上,在吃過早餐後,他都會打開他的聖經到詩篇,然後選擇一篇帶我一起讀。起初,我只是聽著,因為我還沒準備好回應。

一個周日晚上,當我獨自在家時,我又去讀了詩篇 77 篇:

我在患難之日尋求主;我在夜間不住地舉手禱告;我的心不肯受安慰。我想念上帝,就煩躁不安;我沉吟悲傷,心便發昏。(2-3節)

這裡詩人說到他是如何拒絕被安慰的,我太理解這一點了。詩人還問了我想問的問題:上帝,你忘記了你的慈悲嗎?難道你要丟棄我,不再施恩嗎?

哀痛,悲傷,但不要忘記主。

我丈夫一直提醒我,我可以為自己失去的哀痛。所以我哭泣,我傷心,我哀痛。

然而,縱使詩人們再悲痛絕望,他們最終還是在談論主所做的事。他們提醒我,即使在我的沮喪和痛苦中,我也可以回到主身邊並相信祂的作為。

我要提說耶和華所行的;

我要記念你古時的奇事。

我也要思想你的經營,

默念你的作為。

你是行奇事的上帝;

你曾在列邦中彰顯你的能力。 (11-15 節)

這些經文提醒了我:我的生命中已經得到了多少主的祝福,以及有多少事情已經讓我看到並證明祂沒有忘記我。

我的父母一直很支持我的工作。我去過很多人沒有機會去的地方旅行和工作。主也回應了我對生命伴侶的禱告。

仇敵要我相信的謊言比不上主的作為。

所以當我在向主傾訴我一切的傷痛、痛苦和憤怒時,我也告訴祂,我要拚命抓住祂的應許,我想要相信祂仍然良善,祂仍在掌權,祂仍然是我的上帝。

儘管對我來說未來仍然未知,但我緊緊抓住我被上帝認識和愛著的應許。

恢復和重新經歷上帝的供應

在我焦慮的日子裡,我就想起主。每當我們擔心自己的財務狀況時,我丈夫都會鼓勵我為我們的日常所需禱告。而主也回應了我們的需要。祂供應了足夠的金錢來付賬單,買房子,甚至還供應了我們一次宣教旅行的費用。

我經常提醒自己,一切都是主提供的。不是我,不是我的工作,而是主。

在我感到悲傷襲來的日子裡,我記得主給了我喜樂,讓我能夠在祂面前安息。我找到更多的時間來學習聖經,閱讀我一直渴望閱讀的書籍,休息和從受傷中恢復。

到目前為止,我有一部分已經恢復了。我現在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儘管仍有一些事情做不到(比如無法伸手去抓我的背)。

我的一位醫生建議我繼續烘焙,因為我在擀麵團時可以鍛煉到肩膀。所以我又開始烹飪和烘焙了,並慢慢地在測試看哪些任務是我可以在沒有幫助的情況下完成的。另外,我還在教會裡教青少年們如何烹飪和準備食物並出售它們,以使他們能夠自己賺取零用錢。

除了在教會做義工,我偶爾也會做諮詢,上帝也時常供應我某份短期工作。

我意識到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意味著我可以自由地追求新的冒險。我記得每當我的孩子們很難放手時,我都會跟他們說: 「想像上帝接下來為你預備了什麼,為之興奮吧。」

我也有過重新學習或嘗試新職業的想法。各樣的計劃在我腦海中來來去去,很令人激動卻也有點讓人害怕。我還在猶豫要做什麼工作,但我知道主會帶領我到某個地方。

我生命中的一個章節已經結束,新的篇章即將到來。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一代的聲音!www.ya-mi.org」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