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anel Breitenstein       翻譯:奇奇

 

幾年前,我有幸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女性共度了三天,這要歸功於致力於為在海外服事的女性提供喘息和退修機會的事工組織 Thrive。

在排隊取餐的時候,我和一位 20 多歲的女士聊天。她在瑞典服侍多年後剛剛離開那裡。當我伸手去拿新鮮的莓果(我想念烏干達的莓果!)時,我問到了她的名字,她服侍的國家,以及她待了多久。

我:「所以你現在回來了?」

她:「是的……過渡期很不好過。」

我:「是的,確實。」

「周六真的很討厭」——等候的不確定性

在我生命中,我自己最討厭的部分就是等候的日子。我想,這大概也說明不了什麼。畢竟,我們生活中的很多時候都在等候著什麼。

在我等候一位基督徒朋友回到上帝身邊時,我感覺到了這一點。她離開上帝越遠,我看到她靈魂被腐蝕而受的傷害就越多,讓人悲嘆的行為方式也陷得越深。但即便我努力灌溉,也為上帝預備道路,喚醒人心還是祂自己的工作,不是我的。

上帝通過其他等候的日子堅固了我的信仰。大概在我腦海中印象最深刻的是等待通知我們在烏干達的工作許可是否會被取消的 11 個月。

等候中最難的部分是面對心中的疑慮,「如果……會怎樣」的各樣想法纏繞在我的胸口,壓得我無法大口呼吸。這是對於我無法控制的事情的快速縱覽,真實地暴露了我的恐懼,甚至是不信。

有時我只是對不確定性感到厭煩。因為實在無法忍受自己的恐懼和不適,我已經準備好要自己採取行動了。

但是當我開始逃避等候、掙扎,不去利用上帝高興地賜給我的選擇時,我會時常想起Peter Scazzero的警示:「我和亞伯拉罕一樣,為了更快推進上帝的計劃而生了許多以實瑪利。」

我認為,等候很像那個介於基督受死和復活之間的星期六。如果我活在那個時候,我會確定基督會復活嗎?

我想過,當馬利亞和馬大的弟弟重病要死,而那個唯一可以幫助她們的人卻故意晚來時,她倆是怎樣的感受。

然而,祂完全清楚這一切。祂晚來是因為祂想讓她們看到一些新東西——一些會徹底改變她們對祂認識的事。

等候會練就特有的肌肉

我認為等候就像是鍛煉的時候保持某個動作不動——感受那種酸痛感蔓延到你緊繃的核心肌肉群、二頭肌或四頭肌。教練的要求往往讓我們覺得超出了自己的能力範圍。

與任何一種鍛煉一樣,肌肉首先需要被分解。而要到看得見或者享用等候的結果還需要經歷一陣子。

在一個經歷了失業又要照顧新生兒的沉重夏天,上帝使我的等候肌肉變得強壯起來。我那個時候要應對抑鬱和焦慮,我等待多年的出書合同也以失敗告終,我只有帶著失望的心禱告。

祂甚至通過讓我等候一些說「暫時不行」的穆斯林難民學生認識耶穌來建立我。在與懷疑、害怕和失落的爭戰中,我屬靈的肌肉變得更發達,這讓我現在的信仰更加堅定不移。

上帝在等候中與我們同在

對於我們這些處於等候幽谷中的人,上帝給了各樣的應許。

祂等著向我們施恩(詩篇123篇2節);憐憫我們(以賽亞書 30章18節)。

對那些仰望等候祂的人,祂供應他們(詩篇145篇15節)。

等候祂的必不羞愧(詩篇 25 篇)。

我們必從新得力,如鷹展翅上騰(以賽亞書 40章31節)。

祂是我們的幫助和盾牌(詩篇33篇20節)。

祂施恩給我們(耶利米哀歌3章25節)。

沒能與之前的出版商合作最終使我有機會與另一家給我做出了很不一樣的編輯和願景的出版商簽約,這讓我經歷了祂的信實。當我聽到我們拿到了前所未有的4年烏干達工作許可時,我和朋友站在非洲一條塵土飛揚的車道上高興得蹦跳起來,我也由此知道了上帝的良善。

很有可能,你現在正在等候著某事成就。就像我所經歷的一樣,這需要你在每次恐懼襲來的時候,一遍又一遍地選擇信靠祂和從祂得平安。

對我來說,這意味著花時間讀經和禱告,讓我的心一點點品味上帝的良善,以去除我的恐懼。我學會了寫日記,這使我能夠表達內心的恐懼,這樣我才能真正來到上帝面前處理它們。而且我智慧的朋友們在我處在等候的低谷時會提醒我上帝的真理。

也許這就是何西阿說要不斷等候上帝的原因。也許,就像我一樣,當祂出現並帶來更新時,你會驚訝無比。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自「雅米——聽見年輕一代的聲音!www.ya-mi.org」


想第一時間收到我們的新文章?那就快按此鏈接或搜索我們的賬號@ya-mi加我們LINE吧!

Add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