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Priscilla Goy,新加坡

翻译: Cindy Wang, 澳大利亚

人生的转折点常常在我们最不经意的时候出现。对于24岁的 Heidy Quah来说,那发生在2012年。18岁的她中学毕业,只想利用上大学前的空档期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Heidy和她最好的朋友Andrea Prisha查询了很多志愿服务的机会,最后决定在马来西亚吉隆坡Sungei Besi镇的一所缅甸难民学校教四个月的英语。当时,Heidy喜欢的是艺术、手工艺、烘焙、和跟朋友出去玩,也打算攻读会计和金融学位后在“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上班。

但是,Heidy说,恰恰是这所学校的孩子们“教会了我如何像耶稣爱我们一样去爱”。

“我只是一个老师,但他们个个争先恐后地把最好的给我。他们喝自来水,却给我买瓶装水。有一次,一个8岁的小女孩,从她带在手上的手镯里选了一支最漂亮的给我。虽然价值微小,但她把自己最好的给了我。”

*Heidy 和 RFTR联合创办人Andrea Prisha

这与一些给学校捐赠的公司形成了鲜明对比。“他们捐的是不要的衣服,有月经、咖啡、各种各样的污渍;还有过期的奶粉、旧内衣。也许对他们来说,给总比不给强。”

“当我们说‘我爱你’时, ‘爱’字脱口而出,说得很随意,但对那个人的真心又有多少? 孩子们的爱却那么真切,那么不同。”

在她为期四个月的工作接近尾声时,校长告诉她和Andrea,因为无法继续得到联合国难民署的资助,学校将关闭。Heidy说:“我马上要开始接受高等教育,这里的孩子们唯一的教育机会却将被剥夺。”

于是,两人通过社交媒体开始挨家挨户地推销饼干,为学校筹措资金。不到一个星期,她们竟筹到了维持学校六个月运转的资金。接着她们注册成立了“难民避难所(Refuge for the Refugees,以下简称 RFTR)”

2018年9月,RFTR庆祝了它的六周年纪念日。目前,该组织正资助35所学校——10所在马来西亚,25所在缅甸——照顾儿童共计2000名。RTFR为学校提供帮助和资源,如志愿教师、教学大纲和筹款等。

 

克服孤独感和自我怀疑

去年,Heidy因为在难民问题上的工作而成为马来西亚唯一一名领取享有盛誉的“女王青年领袖奖(Queen’s Young Leaders Award)”的获奖者。她是60名获奖者之一,这些获奖者是从英联邦数千名申请者中挑选出来的。Heidy在白金汉宫接受了伊丽莎白女王二世亲自颁发的奖章。

今年6月,她加入了政界,成为民主行动党(DemocraticAction Party,以下简称DAP)的一员。她与 “女王青年领袖奖”其他获奖者的对话激发了她对政治的兴趣,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希望能够从政而给自己所在的社区带来改变。

但是,Heidy帮助难民工作的开端却不乏孤独感和自我怀疑,更别提大人们喋喋不休地问,什么时候能找一份“真正的工作”。建立和注册一个新组织对Heidy和Andrea来说都是第一次,也不能求助别的同伴来处理大量的文书工作。

他们还必须克服语言障碍,学习缅甸地方方言和官方语言,以便与孩子们交流。“为了和孩子们沟通,我常常熬夜预备双语教材。看到他们现在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多年的付出终于有了成果,我觉得很欣慰。”Heidy说。

Andrea 和Heidy经常要面对缺乏经验的挑战。Heidy说: “我需要说服人们,相信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可自己独处时,却要面对自我怀疑的挣扎。我们是认真的吗?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那些时刻,她会紧紧抓住上帝对她的呼召。“重要的是明白自己的身份和价值是取决于人们的评价还是来源于上帝的呼召?”

“我很清楚我们服务难民的工作是上帝的呼召。我们见证了上帝的工作,知道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当我们怀着孩子般的信心,愿意顺服时,祂永远不会让我们束手无策。只要顺应上帝的旨意,祂就会供应。”

果然,上帝差派许多人去帮助他们,跨越种种障碍,打开多扇大门。例如,尽管这些创建人年轻、无经验,对如何注册非政府组织一无所知,但RFTR的注册过程很顺利。

 

克服“错失恐惧症(FOMO)”

注册RFTR后,对Heidy来说,运行RFTR更是任重道远,尤其是起步的第一年。Heidy说:“我和同龄人之间有很大的脱节,有时这让我非常沮丧。他们的谈话大都围绕着J-Pop、K-Pop展开。

“RFTR的工作遇到过很多困难。我有时会觉得自己错过了其他年轻人的生活追求——他们有更多的空闲时间,应付的压力也少一些——有时我也会感到孤独。我有时会看朋友们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生活片段,然后就觉得自己除了做这些事情之外简直就没有生活,并且太久没有休息了。”

“但这是我的选择,确实有牺牲,但也不失精彩。我享受和孩子们在一起,融入社区的时光。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我也没有错过太多。”

对于Heidy来说,有了志愿者团队的加入后,RFTR的工作现在已经不那么孤独了。许多支持她的朋友们也陆续加入他们的志愿服务。

她承认, “错失恐惧症(Fear of Missing Out,以下简称FOMO)”的挣扎和RFTR的挑战都是真实的。“但每次花时间和上帝在一起时,祂都会重新调整我的眼光,提醒我祂会带我度过难关。”

*Heidy和RFTR的核心同工们

 

实现梦想

回顾一路走来的经历,Heidy 说在她11岁接受基督之前的一年,曾反复梦见自己站在舞台上。

“当时我不知道演讲也是站在台上的。我以为将来会成为歌手或舞蹈家一类的表演者。接下来的六七年,我一直在琢磨这个梦。”她小时候少言寡语,以至于父母以为她需要语言治疗。

Heidy现在明白这些梦的含义了。她不仅有机会发表关于人口贩卖、难民和青年赋权的演讲,而且有机会传讲和分享基督的爱。

上帝不断带领她领导RFTF的工作。她说:“我每天花时间和上帝在一起,祂会赋予我工作的新愿景,提醒我需要做什么,需要和谁说话。”

她说,愿景变得越来越大。“每次我觉得工作已到了极限,因为已经做得很多了时,祂就提醒我要谦卑顺从,这是祂的计划,不是我的。”

多年以来,她也觉得上帝在引导她参与政治,以便与当局合作来改变法律和政策。

 

从非政府组织的创始人到政治家

马来西亚“人民行动党(DAP)”政治家杨巧双的生活对Heidy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鼓舞。2013年,34岁的杨巧双成为马来西亚首位最年轻,而且身为女性的州议会议长。在2018年5月的大选中,她赢得了Segambut议会席位,现在是该国负责妇女、家庭和社区发展的副部长。

*Heidy和杨巧双

 

Heidy说:“巧双做的每一件事都让我印象深刻;都是惊人之举。但最激励我的是她扎根于信仰,清楚自己的呼召。巧双是在对政治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进入政界的。这体现了她在追随上帝时的顺服。”

但Heidy对政治也有她自己的怀疑:她是在两次受邀后才同意加入“民主行动党”的。

“第一次,我得到了确认,但没有内心的平安。很多朋友支持我,但我觉得上帝说‘时间还没到’”。她花了一年时间考虑,直到内心有了平安后才同意加入政界。她希望“提高难民的呼声”,影响保护难民和移民工人的政策,解决人口贩卖、虐待儿童和童婚等问题。

当让她给年轻人一些建议时,她说可以归结为听从上帝的召唤。“在基督里找到你的身份,明白你的价值所在。知道你存在的原因。我们许多人都在追逐世人想要的东西,而不是问上帝想让我们做什么。”Heidy回答。

“要有为基督做更多事情的紧迫感。不要只等星期天;我们还有那么多可以去做的事情,也永远不会因为太年轻而不能有所作为。”

 

此文章译自雅米英文网站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出品,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阅读相关主题文章:新的旅程


投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