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Jane Lim,菲律宾 

翻译:Cindy Wang, 澳大利亚

有声播读:Joya,中国

 

大约五年前,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固定参加小组以后,我终于加入了教会新成立的女子查经小组。记得刚加入时的一次小组学习后,大家谈起各自的祷告请求,其中一位姐妹说:

“ 请大家为我祷告,我感觉自己有点购物上瘾。花了太多钱去买不需要的东西。”

我听了后,心里突然有股难掩的沮丧。不是因为她的祷告请求有什么不对,而是因为我发现我无法像她那般的坦诚。从“ 请大家为我祷告,因为我感觉自己有点购物上瘾”到“ 请为我祷告,因为…..我戒不掉色情片和手淫…… 这让我如何启齿?

高尚的罪与不那么高尚的罪

美国作家Jerry Bridges写了一本书叫《高尚的罪(Respectable Sins)》。我虽然还没读,但却一直记得这个让人印象深刻的书名,因它太适合用来形容大多数能说得出口的罪了——比如没耐心、批评论断/八卦、非法下载东西、工作狂——基本上是每个人都比较可能做的事情。 

当我们准备“不失面子”地向他人认罪时,往往会不由自主地言语婉转,让自己看起来不要那么糟。

所以本来是,“我今天早上对我妈大吼大叫”,会变成“我和我妈吵架了”;本来是“昨天晚上我看了色情片/读了一本低俗的爱情小说”,我会说,“我常常有不纯洁的念头。”如果连这都说不出口,我可能会挑个“较轻”的罪来认。或者干脆什么都不说。

有时候,我们不愿认罪的背后,也许是因为:

我们太骄傲了,不愿承认自己内心深处的挣扎和自己需要恩典;我们比较担心别人的想法,而不是上帝的想法;或者我们在上帝面前并没有真心悔改——也就是说,我们可能缺乏对上帝的敬畏, 或者言辞中没有丝毫悔改之心,所以我们仅仅是“告诉上帝一下”我们的问题,好像这就够了一样。

我并不是说,我们应该不分对象地向任何人坦白一切。但当我们思考罪和认罪的必要时,我们必须回到圣经,来查验我们的内心。我们是在试图将自己的罪合理化,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糟呢,还是愿意谦卑,看到自己迫切地需要上帝呢?

认罪的好处

作为信徒,我们被召做“光明的子女”,“那暗昧无益的事不要与人同行,倒要责备行这事的人” (以弗所书5章8-13节),这样我们才能长久活在光中。

但是,对于那些守着秘密,挣扎在难以启齿的罪中之人来说,我们知道鼓起勇气认罪是多么困难—— 即使这些暗中的秘密让我们痛苦不堪:

“我闭口不认罪的时候,因终日唉哼而骨头枯干。

黑夜白日,你的手在我身上沉重,我的精液耗尽,如同夏天的干旱。”(诗篇32篇3-4节)

色情成瘾的确消耗了我的精力,提不起精神做任何其他事情,尤其是那些会使我良心受到责备的事情 (比如读圣经,听讲道,祷告等)。

那样的日子里,我只能完成最基本的日常——上班、吃饭、洗澡——然后直接带着笔记本电脑上床,“放松”身心。但是不管怎么“放松”,我仍旧是很累。这个习惯时间越久,就越难“摆脱”;我越是设法保守这个秘密,它就越发辖制着我。

圣经告诉我们,真正的悔改是承认我们得罪上帝的严重性,和罪对我们身体和灵魂带来的伤害之大,因此,我们不能轻视。我们承认自己罪性的丑陋,不再设法粉饰和遮盖仿佛自己没那么糟糕,因为我们深知上帝看到也知道这一切,也只有上帝能把我们从罪的深渊里拉出来。

但是正如我们需要向上帝认罪一样,圣经也告诉我们需要彼此认罪。作为肢体的一员,我们应相互依赖。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哥林多前书12章26节)。雅各书5章16节说:“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可以得医治。”

帖撒罗尼迦前书5章12-14节和加拉太书6章1节提醒我们彼此认罪有助于我们建立教会,这样我们可以互相鼓励,相互监督,并“用温柔的心”把落入罪中的人“挽回过来”(加拉太书6章1节)。

如何认罪

如何在所处的团体当中建立健康、合乎圣经的认罪习惯呢?

首先,我们需要找到那些在信仰上成熟的,并熟知和理解上帝话语的信徒,因为他们能用爱心说诚实话,并陪伴和监督我们。

其次,我们也要努力成为这样成熟的信徒,主动在教会里制造安全的空间,便于会友敞开心扉。有时,这意味着做团体中第一个认罪的人,勇敢展示自己脆弱的一面。有时,可能需要我们斟酌口中的话和对别人的判断,并始终保持谦卑和感恩,记住我们都是蒙上帝怜悯的人。

最后,符合圣经教导的认罪并没有停留在承认罪这一步,而是带我们进一步悔改。缺乏对圣经教导的认罪可能导致我们陷入不健康的自怜、同情的情绪起伏里,却没有真正经历饶恕、医治和恢复。

所以当我们认罪时,我们也要准备好接受谴责, 要坚决对付自己想要为犯罪做辩护或合理化的本能。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请他人在圣灵的带领下向我们提一些针对症结的问题,陪我们一起祷告,宣告上帝的话语,并在需要的时候问候督促我们。

坦白认罪

回到我在文章一开始讲的当时的状况,因为我刚加入这个小组,我觉得立刻和她们谈我的挣扎也许时机不恰当。不过,圣灵不断催促我向她人说出我的挣扎,并让我明白单凭自己的力量,想默默地战胜这罪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做了两件事:

第一,我向我最好的朋友认了罪,她是一名成熟的基督徒,也理解我的挣扎。我问她能不能监督我,她同意了。所以我们几乎每天都联络彼此,要么她会问候我,问题克服得如何;要么我会在受到诱惑时联系她,她就会立刻为我祷告。

第二,我参加了教会组织的治愈性祷告课程,上了几次课之后,我了解到自己挣扎是一个长期问题,需要特别的医治性的祷告。每星期,祷告事工的同工们会邀请有需要的会友预约,所以我报了名。因为祷告事工的领袖们都接受了专门的训练,并采取措施,为认罪和祷告创造了一个安全的空间,所以这个医治祷告课程对我有很大的帮助,也让我得了医治。

向其他的基督徒认罪的经历,让我认识到与罪做斗争不需要自己单枪匹马,到头来徒劳无功。尽管我仍有时顶不住诱惑,又试图遮盖,但行在暗中的时间越来越短,因为我知道隐藏的事,迟早会被显露出来,而我越早承认就能越早获得代祷,也能越早回到光中。

并非每一个认罪的经历和过程都一样,但符合圣经的认罪是非常必要的。所以作为基督的肢体,让我们一起来祷告,愿大家都得着勇气,谦卑地承认自己犯的罪;也求上帝赐给我们智慧和辨别的能力,让成熟信徒们来帮助我们,同时自己也要竭力在基督里长大成熟,也能帮助其他有挣扎的基督徒,彼此聆听,在信心里经历基督在我们身上恢复的工作。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