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Radish,中国

 

这周我看了一部电影,电影是这样的:威尔天生得了一手好牌。麻省理工学院数学教授想了两年才解出的难题,他可以随手写出答案;他可以跟哈佛学生讨论经济学,让对方听得哑口无言。

他还可以透过一本书或者一幅画分析出一个人的经历及秘密。不是他多么勤奋努力,实在是因为天赋异禀,他天生绝世聪明。

 

但是威尔出场时是个清洁工,打架后把工作丢了,后来在建筑工地上干活。酒吧、球场是他和朋友们常呆的地方。

被遗弃、被收养、被虐待,喝酒、打架、袭警,这是威尔的成长史。威尔,一个被罪伤害的孩子,一个心灵没有被爱触摸过的孩子。

他的自我定义是卑下、自我贬损。他害怕亲密关系从而紧闭心门,他也不知道人生该往何处,如何结局。

直到数学教授蓝勃发现了威尔的才华。蓝勃专门保释了他,并安排威尔看心理医生。但是威尔一连气走了5个心理医生。
痛心的蓝勃没有放弃,他找到了心理学家肖恩。虽然肖恩第一次照样被威尔弄得暴怒,但是肖恩也没有放弃这个孩子。

他向威尔敞开自己,在肖恩这里,威尔看到一个似乎失败的生命,一个不完美的人生,一段真实而不肤浅的经历。在肖恩这里,他是完全被接纳的。

而向来和他一起打架玩乐的朋友查克,也指出威尔是在浪费天赋。这对威尔来说是当头棒。

影片后来,威尔从逃避世界、害怕以及愤愤不平中将自己释放出来,他的心灵被爱摸着,得了安慰,也终于有了勇气去追求所想所要。

当我看到影片中肖恩一遍一遍又一遍地对威尔说:“这不是你的错(It’s not your fault)”时,我开始痛哭。威尔对待自己的态度不正是我生命的写照吗?

在这20多年的生命里,我用自己的言语、行为、穿着,眼神去裹挟内心的恐惧,不安和自卑。
在生活、工作的选择、与父母的关系、朋友的关系以及与恋人的关系中,我都不断地自我责备。而这些责备都变成了对自己和他人的伤害。

于是我变得更加敏感、多疑、自卑。可是在外显出来的却是骄傲,不屑,以及无数深夜里的夜不能寐。

一个周末,我偶然看到一个视频,才发现自己是严重的讨好型人格,在人际关系中我会尽力与人保持和睦,遵从别人的意愿却总是忽略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即使内心有一万个不愿意都不愿意表达出来。

比如在工作中一味地迎合别人的想法和意见,却不愿意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或在服侍中一有失败,就把所有的错误都归结于自己……

看起来我会妥协,情商高,但实际上我暗自神伤,不停地内耗自己,把所有的罪责都归结到自己身上,并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不停地自我否定,直到自己筋疲力竭。

威尔很幸运,遇到肖恩教授带他走出内心的牢笼。而我,何尝不是在每一天,每一次自责时需要被上帝温柔地提醒,祂爱我,祂已经赦免我,所以我可以在祂里面坦然无惧地生活呢?

当我因自己的罪害怕,自责,我需要被提醒,祂的慈爱高过我的罪责:“耶和华有怜悯,有恩典,不轻易发怒,且有丰盛的慈爱。祂不长久责备,也不永远怀怒。祂没有按我们的罪过待我们,也没有照我们的罪孽报应我们。

天离地何等的高,祂的慈爱向敬畏祂的人也是何等的大。东离西有多远,祂叫我们的过犯离我们也有多远”(诗篇103篇8-12节)。

当我觉得自己的人生没有盼望,没有未来,我需要被提醒,我可以过崭新的生活: “……祂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哥林多后书5章15-17节)。

我有信实慈爱的上帝,祂的爱永不改变,因此我不用再逃避或遮掩我的罪,而是完全地向祂敞开;上帝宝贵的独生子已经用自己的生命为我赎罪,我就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罪责超过祂可以救赎的数额。

相反,我可以不再紧盯自己的缺陷、过失和不完美,不再去在意别人的眼光,而是定睛耶稣,单单为祂而活,活出祂在我里面的生命,活出我崭新的生命。

愿你我都被上帝的爱触摸,不再自我贬损,自我逃避,也愿我们每天都被提醒,我们这崭新的生命是多么宝贵,又是多么真实。

 

《心灵捕手》1997年上映,获第70届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原创剧本奖。中文名字翻译的非常特别,但是英文更为直白,我也更喜欢《God Will Hunting》,图片版权声明:文中视图片来自网上,所有版权皆属原创者所有,如果认为本平台侵犯了您的版权,请告知我们会立即配合修改。

 

*此文章由雅米事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自“雅米——听见年轻基督徒的声音!www.ya-mi.org”


投稿